無障礙鏈接

香港反洗腦教育團體佔領政府總部第8日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民間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佔領政府總部行動,連續4晚有接近1萬人參加集會

香港民間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佔領政府總部行動,連續4晚有接近1萬人參加集會

香港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佔領政府總部,以及接力絕食抗議當局推行洗腦教育的行動星期四進入第8日。絕食者當中包括一位小時候曾經在中國大陸接受黨國教育的社工,他表示要擺脫洗腦教育的枷鎖過程非常痛苦,不希望香港的下一代有同樣經歷。


香港學生團體學民思潮上星期四下午(8月30日)發起佔領香港特區政府總部,3名學生宣佈絕食,抗議當局在今年9月的新學年開展洗腦式國民教育科,要求當局立即撤回科目。

截至9月6日晚仍有十多位絕食者抗議香港當局推行洗腦國民教育

截至9月6日晚仍有十多位絕食者抗議香港當局推行洗腦國民教育

由於當局沒有回應訴求,佔領政府總部及接力絕食抗議的行動,漸漸演變為全民行動。上星期六(9月1日)4萬人參與的反國民教育大集會結束後,10名民間反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的成員,宣佈加入接力絕食,至今陸續有各界人士加入絕食抗議,也有多名絕食者因身體不適退出。

擔任社工的黃邦豪,星期一下午加入絕食抗議的行列,他連續絕食約45小時的時候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1993年14歲的他與家人從廣東汕頭移居香港,由於小時候在中國接受染紅的黨國教育,在香港讀書及工作都曾經遇到很多思想衝擊。他認為要擺脫洗腦教育的枷鎖過程非常痛苦,在學民思潮3位學生發起絕食抗議後,黃邦豪也加入這個行列,要求當局立即撤回國民教育科,避免香港的下一代要接受洗腦式國民教育。

任職社工的絕食者黃邦豪不希望香港下一代接受洗腦教育

任職社工的絕食者黃邦豪不希望香港下一代接受洗腦教育

黃邦豪說:一定不可以讓他們有這樣的經歷,因為中間轉化的過程是很痛苦的,我覺得我們這個是政府,這個是教育制度,你不可能明知這個教育會讓小朋友經歷這個痛苦,經歷這個混沌、經歷這個無知、不懂思考的時候,你還要去做這件事情,我覺得這是一個很不負責任的政府。

黃邦豪表示,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他9歲與家人住在汕頭,當時電視新聞有報導北京學運的消息,但是內容都是對學生的負面評論,黃邦豪的母親就算心知報導的內容失實,當時都不敢在家中評論北京當局的缺失,而他因為受染紅教育的影響,不懂分辨是非。

黃邦豪說:這個染紅教育帶出來的,小時候跟你說毛主席、黨、雷鋒,這些東西貫徹到你對周圍的東西不懂思考,你是完全聽話就可以,覺得你很好。所以當時(1989年)電視說甚麼我真的信甚麼,對一個小朋友來說,但我媽媽當時是一個成人,所以她知道說謊,但沒有辦法。

黃邦豪表示,在大陸的政治環境及教育制度的培養之下,他小時候接觸的大陸民眾,都是明知政府做得不對,但都不敢反抗,因為反抗的後果可以很嚴重。黃邦豪移居香港之後,到近年接受基督教信仰才讓他真正擺脫小時候洗腦教育的枷鎖,不過,媽媽對他參加絕食抗議仍然非常擔心。

黃邦豪說:其實媽媽對我這個(絕食)行動都會比較擔心,因為她擔心好像六四。因為我們家是1993年才移民來香港,我在大陸生活了13年、媽媽在大陸生活了30多年,所以中共的手段、中共的欺壓,其實我家人是很清楚,所以到了這些大是大非的時候,他們想的不是這件事你值不值得去做,而是做了這件事你要付出代價,而做了這件事你在大陸付出的代價可能是你的性命,可能是你各方面的東西,所以這個恐懼帶到來香港。

黃邦豪表示,希望藉著個人的親身經歷,以及絕食抗議的行動,喚起各界關注當局推行的洗腦國民教育,可能是執行北京的政治任務,避免中國的黨國式教育滲透香港,維護下一代的思想自由。

63歲的韓連山是絕食者當中年紀最大的一位,至星期四下午,已經連續絕食超過108小時。韓連山在絕食超過91小時的時候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覺得身體比較弱、疲倦,不敢大聲叫口號,但精神狀況良好,希望盡力堅持下去,直至當局撤回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才會結束接力絕食抗議的行動。

63歲的絕食者韓連山(中)絕食超過100小時,妻子(左)及女兒到場支持他

63歲的絕食者韓連山(中)絕食超過100小時,妻子(左)及女兒到場支持他

韓連山表示,2004年曾經參與24小時絕食抗議當局削減教師職位,這次是他生平最長時間的絕食抗議行動,而最辛苦的時間是絕食進入第二日,需要轉移注意力,減輕胃部的痛苦以及忘記肚子餓的感覺。

韓連山說:叫你的胃出來跟它對話,如何跟胃對話呢﹖就是胃啊胃,我用了你60多年了,我現在讓你放假,你就休息一下吧。我的胃就會有反應,是啊可以休息了,不用運動、不用吃東西了,果然真的胃部就不煩我了,餓的感覺也消失了,這是其中一個方法。

香港城市大學社工系三年級學生李澤民,星期三晚絕食超過90多小時後,因身體不適結束絕食。李澤民在絕食進入第92小時的時候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絕食的過程雖然很辛苦,但是一直堅守做對的事情的信念,認為絕食是一個正確的途徑與當局抗衡,相信絕食行動是成功。

絕食者李澤民認為,絕食行動感召到很多人支持反對洗腦國民教育科

絕食者李澤民認為,絕食行動感召到很多人支持反對洗腦國民教育科

李澤民說:你看到我們每一天都是「逼爆」政府總部,(星期三)下午五時人群已經「逼爆」,反映我們的絕食行動是感召到很多朋友加入這個抗爭行列,其次是你看新聞知道梁振英沒有離開香港,即是他要留下來處理及回應。這將會是我們的勝利,9月11日其實大專學生都宣佈會罷課,我相信全民反洗腦教育科是真的出現,而我們一定會成功。

這場持續超過1個月的香港反洗腦國民教育科的運動,是由學生團體學民思潮發起,召集人黃之鋒是一位現年16歲的中學生,他星期三晚在集會現場發表講話指出,身邊很多朋友都問他擔不擔心帶頭與當局抗爭會影響將來的前途,例如考不上好的大學,或者找不到好的工作。

黃之鋒表示,發起反洗腦國民教育的行動,不是用後果去判斷,而是用應不應該這樣做去判斷。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表示,發動社會運動不是考慮自身利益,而是盡該做的公民責任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表示,發動社會運動不是考慮自身利益,而是盡該做的公民責任

黃之鋒說:我們不是用投資回報的方式去衡量我們的社會運動,我們是用我們應不應該盡我們的公民責任去衡量我們的社會運動。

9名1970年代活躍香港社運的人士,包括演藝界的岑建勳等,星期四下午加入民間反國民教育科大聯盟在政府總部的絕食行列,他們全部年過60歲。他們發表絕食宣言表示,獨立思考非常重要,必須站出來保護香港的孩子,並感謝學民思潮重燃他們的學運心火。至星期四晚間,仍然有10多位絕食者,抗議當局推行洗腦國民教育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