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佔中運動發起人﹕北京始終誤解佔中本質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獨立評論人協會舉辦政改論壇,探討北京人大常委決定的啟示以及政改「袋住先」等議題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香港獨立評論人協會舉辦政改論壇,探討北京人大常委決定的啟示以及政改「袋住先」等議題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將於本月底就2017年香港行政長官普選辦法作出決定。香港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星期六表示,如果人大規定特首候選人必須獲過半數提委支持,或者限制候選人數目為2至4人,就必然會發動佔中。另有時事評論員表示,北京領導人的左傾政策對香港的政改有影響。

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7月中向北京人大常委會提交政改報告,正式啟動2017年香港普選特首的政改首部曲。人大常委會星期一開始,一連7日開會審議梁振英的政改報告,預料下星期日(8月31日)就2017年香港特首普選辦法作出決定,也就是政改第二部曲。

香港獨立評論人協會星期六舉辦政改論壇,探討北京人大常委決定的啟示、普選「袋住先」,以及中國大氣候對香港的影響。

針對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李飛最近在深圳與香港社會各界人士座談,並發表有關香港落實普選的講話,出席政改論壇的和平佔中發起人戴耀廷發言時表示,聽完李飛的講話之後心情沉重,估計下星期人大常委的決定「差不多寫在牆上」,如果見到兩個指標,佔中就必然會進行。

**戴耀廷﹕能有真普選機會非常少**

戴耀廷說:“第一個指標就是人大常委的決定當中,提委會提名(特首候選人)過半數這個規定;第二就是限制候選人數目。這兩個規定一出,and(以及)還是or(或者),其實or都已經會是(發動佔中),因為見到限制候選人數目,在兩個到四個我想能夠有真普選的機會非常之少。”

戴耀廷表示,如果人大規定候選人須過半數提委支持,或限制數目為2至4人,就必然會發動佔中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戴耀廷表示,如果人大規定候選人須過半數提委支持,或限制數目為2至4人,就必然會發動佔中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戴耀廷並表示,李飛最近對佔中的批評,是一年多以來北京官員對佔中最嚴厲的批評,包括是策動大規模違法活、癱瘓香港國際金融中心、損害香港繁榮穩定;如果屈服只會換來更多、更大的違法活動,香港和中國都永無寧日。

戴耀廷認為,北京官員對佔中的本質始終有誤解,佔中的出現是因為香港沒有普選帶來管治危機,處理了佔中不代表處理了香港沒有普選帶來的管治危機。戴耀廷表示,如果一個社會沒有人願意犧牲自己的權益,為社會守望,只會講領導人喜歡聽的說話,這個社會不會有希望,有的只是掩耳盜鈴、建造在沙堆上的和諧。

戴耀廷並表示,佔中未必有即時的社會影響力,逼使北京在政改問題上讓步,最重要是看香港中間派如何回應,「務實認命,還是犧牲抗命」,以及「後佔中」帶來甚麼影響。

戴耀廷說:“不知道跟著的後續,後續就是看我剛剛一直說,中間的他們在這件事(佔中)的取態,跟著他們的取態就會影響到後續會否出現,後續如果出現整個社會大規模的不服從、不合作運動的時候,所產生的就是派解放軍來都解決不到的問題,這個就是佔中會不會帶來改變的就是,不是看佔中那一下,而是看後佔中的時候是甚麼情況。”

**前港府官員﹕不應接受「袋住先」方案**

前香港公務員事務局局長、時事評論員王永平在論壇上表示,港府目前大力宣傳「有票真的不要﹖」呼籲港人接受2017年普選特首。不過,王永平認為,目前港府還未公佈普選特首方案,將來港府推出的方案,即是不講國際標準,但從制度上是否讓港人有真正的選擇才是標準,他認為港人不應該接受「袋住先」的普選特首方案。

王永平表示,港人不應該接受「袋住先」的普選特首方案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王永平表示,港人不應該接受「袋住先」的普選特首方案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王永平說:“當然要面對的一定會是未來一段相當困難,甚至動蕩的日子,但是起碼我們保留住《基本法》最終普選目標未達到,於是我們仍然有一個爭取的空間。但是如果現在我們接受了一個其實是不公平、無選擇的方案,從中央政府的立場來看,一定是表示它履行了《基本法》第45條,最終普選目標,未來的所謂任何改善,第一會不會做、幾時做、甚麼改善,那個主導權按照白皮書,完全是由中央全權去決定。”

王永平並表示,佔中的殺傷力可能高估了,無論北京人大常委的報告怎樣寫,北京的立場不變的情況下,他不排除香港可能會「被袋住先」。

王永平說:“如果是中央推出某一些類似我剛剛說的方案的時候,可以在泛民拿到足夠的票數通過。為甚麼呢﹖因為表面上你都是有得選擇,即是沒得選,以及現在政府不斷宣傳「有票你真的不要﹖」你看看反佔中那麼多人簽名,我不排除有相當部份的市民,覺得總之給幾個出來,不要個個都樣衰,甚至可能找一個泛民、甚至何俊仁我覺得都OK,因為他一定選不到。”

時事評論員程翔在論壇上分析中國大氣候如何影響香港的政改。程翔表示,每當香港的政治發展到關鍵時刻,往往很不幸地遇上北京出現一種比較嚴重的左傾勢力,例如80年代末期草擬《基本法》的時候,不幸地發生六四事件,令整個草擬工作從形式到內容都發生很大的變化。目前香港面對2017年普選特首的政改關鍵時刻,又遇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左傾路線。

**程翔﹕左傾對香港政改相當不利**

程翔認為,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對香港的政改相當不利。因為左傾的問題就是脫離實際,在香港問題上,左傾造成敵情觀念太高。

程翔說:“經常覺得有很大的敵人要將香港拿走,譬如李飛最近講一句說話,他說17年來一直有人要謀求恢復英國的殖民地統治,我看來看去都看不到這個現象,我不知道香港曾經何時要恢復英國的統治,龍獅旗也是最近一兩年才出現的。左的另一個表現就是立足於鬥爭,而且是由上到下、由領導去鼓勵、去發動的一些鬥爭,我們看到今次反佔中張曉明出來公開表示欣賞,李飛在深圳會見香港代表,高度讚揚反佔中、希望多些人來反佔中,這個我覺得就是左的一些表現,即是發動群眾鬥群眾。”

程翔表示,北京領導人的左傾政策對香港的政改有影響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程翔表示,北京領導人的左傾政策對香港的政改有影響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程翔表示,最近是鄧小平誕辰110周年紀念,香港應該研究鄧小平當年反左傾的思想,應對目前中國大氣候影響下的政改困局。

程翔說:“他說為何香港定50年不變,不單是為了安定人心,而是考慮到香港與中國的發展有密切關聯,即是中國到下個世紀的中葉即是差不多2050,香港到2047,他就說差不多2050就是經濟上要繁榮,政治上又要實行普選,所以他就說這個發展軌跡,香港與中國的發展是同向不同步,即是不同速度,香港可以行先一步,香港可以先行一步有普選,中國普選2050年可以實行,既然這樣,香港還需要變嗎﹖”

**潘小濤﹕中共承對許下諾通常都是撒賴**

論壇主持人、時事評論員潘小濤表示,最近香港立法會議員何秀蘭會見李飛時,送上一份1944年2月2日《新華日報》的社論,是中共執政前批評國民黨有篩選的選舉,其實是將選民當作投票工具,諷刺今日中共執政後在香港搞有篩選的普選,何秀蘭因而紅爆網絡。

潘小濤表示,中共許下很多承諾往往沒有「找數」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潘小濤表示,中共許下很多承諾往往沒有「找數」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潘小濤說:“中共當年許下很多的承諾,似乎都沒有找過數,對香港也是許下很多承諾,現在是要找數的時候,那些欠債人通常如何賴債,通常都是撒賴、找借口等等。對香港,當我們繼續向它追數時,它會怎樣賴債呢﹖”

出席論壇的時事評論員劉銳紹接受美國之音訪表示,目前的局勢是他跟進港澳問題數十年來最嚴峻,按現在種種跡象,包括他接觸到的各種渠道,現在北京沒有任何彈性處理香港政改,以致妥協的氣氛。

劉銳紹說:“如果好似2010年,能夠通過2012年(政改方案)的跡象是甚麼時候看到呢﹖是在(立法會)投票之前大概兩至3個月,就開始看到,跟著他們操作是投票前1個月操作,所以現在距離那段時間仍然有大概9個月的時間,所以從策略上我想北京不會這麼快亮出它可以調和,或者可以彈性處理的底線,所以未來幾個月裡面仍然是一個僵持的局面。”

劉銳紹表示,目前局勢是數十年來最嚴峻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劉銳紹表示,目前局勢是數十年來最嚴峻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劉銳紹並表示,目前難以估計北京人大常委會下星期就2017年香港特首普選辦法作出甚麼決定,目前有兩種意見去到北京最高領導人,一種是與其拖拖拉拉,不如快些作出決定,讓外界消除幻想,是一種很強硬的意見;但也有另一種意見認為,公民提名連溫和民主派都未必堅持,在公民提名上可以先否決,而其他方案則可以留有空間,留待未來9個月再去討價還價,關鍵是北京領導人的思維到時如何考慮他的利害。

另外,最近有份出席深圳政改座談會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劉迺強,星期六出席一個政改研討會表示,北京已將政改問題定性為香港管治權的爭奪戰,他認為政改被否決,最壞的打算好可能一國兩制沒有了。至於是否要出動解放軍應付佔中,劉迺強表示,如果有一萬人佔中,連監獄都不夠,可以借解放軍軍營囚禁被拘捕人士。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