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現場連線報導:香港13萬人參加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 湯惠芸 香港

今日是六四事件26周年紀念日,也是港人經歷去年底爭取真普選的雨傘運動後首次六四紀念日,香港支聯會一如以往在維園舉行燭光悼念晚會,今年主題是「全民團結爭民主、平反六四一起撐」。學界方面,港大學生會首次在校園自行舉辦六四悼念儀式及論壇,反思六四與港人身份認同;本土派則發起巴士巡遊、18區街站悼念,將六四集會在香港遍地開花。我們接通在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為我們報導香港支聯會悼念六四26周年燭光集會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裡﹖香港支聯會悼念六四事件26周年燭光集會的最新情況如何﹖

記者:我現在在香港支聯會舉行六四25周年燭光晚會的維多利亞公園附近,目前燭光集會已經開始超過1小時。今晚天氣良好,沒有下雨,不過,比較炎熱,燭光晚會可以順利舉行。

晚會的流程一如以往,一開始播放錄影片段,跟著由支聯會常委及青年人代表向六四死難者獻花、燃點火炬、致悼辭、默哀一分鐘,播放天安門母親代表講話,唱民運歌曲等等。

主持人:據支聯會的統計,去年有18萬人參與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初步估計,參加的人數有多少﹖

記者:目前尚未公佈,但到晚上8點時,維園6個足球場已經坐滿,估計超過10萬人。[大會9點50分公佈人數為13萬]

主持人:現場會眾的反應如何﹖有沒有受到親北京團體在附近擺設街站影響﹖

記者:沒有收到什麼影響。現場相當平靜、守秩序。反而本土派人士到維園踩場,與支聯會的糾察人員發生衝突。

主持人:今年支聯會的六四26周年燭光集會,與以往比較有甚麼分別﹖

記者:今年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由於多間院校的學生會,不滿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等綱領,學聯及港大學生會20多年來,首次不參與維園六四燭光悼念晚會,港大學生會也另起爐渣,在校園內舉辦悼念儀式及論壇,探討六四與港人身份認同。

雖然學聯沒有派代表出席,不過4間大學的學生會,包括香港中文大學、樹仁大學、城市大學及香港理工大學生會,都有派代表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晚並上台講話。

為扣連雨傘運動及中國民運人士,今年支聯會在六四燭光晚會聲援約200名中國大陸支持香港雨傘運動被捕人士(簡稱傘捕者),支聯會表示,現在仍有20人被覊留。

主持人:大會介紹中國大陸支持香港雨傘運動被捕人士,他們有甚麼講話﹖

記者:大會介紹其中兩位傘捕者家屬的講話,詩人王藏妻子王意行表示,王藏從2014年10月1日晚,因支持香港佔中被捕至今已7個多月,王藏被捕後,妻子王意行的所有通訊工具都被限制,一直到現在。他們甚至被上門抄家,王意行及當時不到兩歲的女兒都被送到派出所,非法拘禁10多小時,後來又被房東逼遷。

王藏被捕後兩個月,妻子王意行才見到律師,知道王藏在看守所被酷刑。王意行呼籲各界繼續關心及支持王藏。

另一位傘捕者追魂的妻子表示,追魂是一位藝術工作者,律師說追魂在看守所裡造了一個行為藝術作品:《半果》,意思就是因佔中失去自由,無論當局以甚麼名義定追魂的罪,都是因為香港的佔中。追魂妻子認為,這個行為藝術代表,在沒有徹底結束之前,所有的過程都是結果的一半,要不放棄,要堅持下去。

主持人:今年六四26周年支聯會維園燭光晚會的主題是甚麼﹖大會宣言的主要內容是甚麼﹖

記者:今年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悼念晚會的主題是「全民團結爭民主、平反六四一起撐」。大會宣言表示,八九民運經歷了26年,隨著中港矛盾日益嚴重,從「恐共」到今日國民身份認同的懷疑等,進一步加劇港人對「愛國」及「中國人身份認同」的審視及反思。回憶的淡忘可能成為今日香港新生代對六四屠殺的表態。

大會宣言表示,面對中共政權,言論及新聞自由收窄,民運及異見人士被迫害恫嚇,社會貪污腐敗,加上香港民主前程未卜,維園六四點點燭光再次喚醒心底的良知,激起港人的熱情,面對種種惡劣的局面,港人要告別犬儒,拒絕認命,向極權說不。

大會宣言表示,六四至今仍未平反、六四在中國更是敏感詞,討論及悼念六四隨時成為階下囚。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前學運領袖于世文,北京維權律師蒲志強等,因參與悼念六四活動以莫須有罪名被逮捕。中共以國家安全之名,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定封殺香港真普選,中港人民面對同一個專制政權,必須團結一致,為自由民主奮鬥。

主持人:學聯今年沒有參加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但仍然有就六四26周年發表《致社會書》,內容是甚麼﹖

記者:學聯星期三在社交網站發表《學聯六四致社會書》表示,六四的本土意義在於,一整代香港人與它扣連上情感印記,埋下「抗共」的政治土壤。六四後,香港曾經引發移民潮,亦滋養著香港民主派的興起。紀念六四要從八九開始,理解整個民運的前因後果,分析當時的社會脈絡和背景,傳承當年民運精神,堅持民主、法治、人權、自由,追求公平公正的社會,在日常生活展現抗爭意志,才是民運最珍貴的信念。

《學聯六四致社會書》並表示,六四和雨傘運動都是香港歷史的轉捩點,六四後北京全面為接收香港密謀盤算,修改基本法草案,剝奪港人公投自決及普選政治架構的權利。雨傘運動後,中共操控特首選舉和候選人,摧毀過往「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政治想像,真普選遙遙無期,此時此刻,抗爭是港人唯一的道路。

《學聯六四致社會書》表示,「命運自決」由八九中國走到2015年的香港,抗命不認命。修改基本法,落實公民提名,全面直選立法會,是時代的責任。

主持人:就你在現場的觀察是不是一如大會估計,有相當多的大陸遊客、學生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記者:見到89民運人士王登耀來到維園。還有來自四川的自由行的余先生,今年第一次來香港,很激動。他說他不滿中共一黨專政,當年學生沒有錯,錯的是下令開槍的人。他還說不怕會去被秋後算賬。香港有不少學生穿校服來參加燭光晚會。他們接受美國之音採訪說,他們去年參加香港雨傘運動受到啟蒙,覺得現在來參加燭光晚會,依然可以向北京施壓。

主持人:除了支聯會在維園的六四燭光集會之外,今晚是不是還有很多團體同時舉辦悼念六四的活動﹖

記者:過往20多年一直參與支聯會燭光悼念集會的香港大學學生會,今年因為不滿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等綱領,首次在校園自行舉辦六四悼念晚會,主題是「守住香港、毋忘六四」。在型式上與支聯會最大的分別是,港大的晚會不會叫口號及唱歌。浸會大學學生會也會參與港大的悼念六四晚會。

香港大學星期四舉行的悼念六四晚會,首先會進行悼念儀式,並會播放短片,連結雨傘運動與六四關係,以香港人為本位,思考香港民主進程。論壇主題為「從六四看香港人身份認同及香港民主進程」,嘉賓包括1989年六四在北京採訪的記者謝志峰、《城邦舊事》作者徐承恩、《香港民族論》編者之一、《學苑》前總編輯梁繼平及香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

去年本土派團體普羅政治學苑及熱血公民,在尖沙咀鐘樓舉辦六四集會,有7千人參與,今年他們計劃6-4當晚發起巴士巡遊、18區街站悼念,將六四集會在香港遍地開花。晚上9點會在尖沙咀鐘樓舉行集會,將六四悼念扣連香港政改,並宣傳否決假普選的訊息。約有3千人參加。

除了兩個較大型的悼念六四集會,本土派網絡電台主持人辛比及森麻,星期四晚在九龍公園進行社區悼念六四活動,他們希望港人將悼念六四的燭光在自己的社區遍地開花。

值得注意的是,本土派團體由兩年前開始同支聯會同一時間舉辦六四悼念集會,他們兩年前不滿支聯會「愛國」的口號,而今年主要是質疑「建設民主中國」等綱領。

主持人:面對學界及本土派的質疑,支聯會有何回應﹖

記者:為回應年輕一代的學生組織及本土派團體,對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等綱領及透過六四燭光晚會悼念的質疑,支聯會今年首次印製一本六四問答小冊子,解釋「愛中國不等如愛政府或愛共產黨」以及為甚麼要平反六四等疑問。小冊子有網絡版及實體印刷版。

面對新世代大學生和本土派的批評,有人另起爐灶,舉辦六四悼念晚會。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星期四早上出席電台節目,呼籲港人毋忘六四,他表示六四是人類悲劇,有良心的人都會為被打壓人士發聲,希望港人珍惜自由,在六四26周年繼續站出來。何俊仁表示,支聯會六四晚會是簡單、莊重和嚴肅,他尊重各人其他的選擇,但不應批評支聯會晚會是「行禮如儀」,因為參與集會的人都是有心而來。

學界及本土派批評支聯會主張的「建設民主中國」和香港無關,何俊仁表示,當年下令六四鎮壓的政權就是為香港政改設下8-31框架的政權,兩者當然有關。

主持人:最後,請你再跟進一下香港支聯會六四26周年燭光悼念集會,有沒有最新的特別情況﹖晚會結束後,會不會有團體發起後續行動﹖

記者: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悼念晚會結束後,大專政改關注組、青年重奪未來、學聯及社民連第四個團體將會遊行到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遊行團體會帶同基本法道具,抵達中聯辦後將道具焚燒,以示命運自主、港人修憲的決心。

警方如何因應遊行、遊行人士會不會有激烈行動,值得關注。

以上是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從香港發來的報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