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新一代是否應該繼續悼念六四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大專學生自發組成「哀音隊」在街頭演唱 (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香港大專學生自發組成「哀音隊」在街頭演唱 (美國之音湯惠芸攝)


今年六四27周年紀念,香港專上學生聯會首次退出支聯會,不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11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另辦論壇,思考六四與香港前路。香港新一代是否應該繼續悼念六四,也成為最近討論的焦點。有大專學生自發組成「哀音隊」在街頭演唱,以歌聲喚起各界悼念六四的意義;也有3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在六四前夕舉辦論壇,邀請支聯會代表出席,探討六四與新一代的意義。下面請聽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從香港發來的報道。

一如過往幾年,今年六四27周年前一星期左右,多間大專院校、包括香港理工大學、浸會大學及樹仁大學的社工系學生,自發組成「聯校哀音隊」,今年以「民主覺醒,世代共爭」為題,在全香港多個地區街頭演唱,以歌聲喚起各界悼念六四的意義。

聯校哀音隊演唱:那一年我們曾經走到街上,那一年我們曾經見證血淚在淌,然後在燭光中靜靜的坐著,看著神像在倒下,彷彿注定了終結。

聯校哀音隊成員在演唱歌曲之餘,也會分享他們對六四事件與香港新一代意義的看法。

街頭演唱

聯校哀音隊成員說:因為經歷過雨傘(運動),我覺得恐懼,我發覺原來共產黨同我是很接近,我怕他們血腥清場,放催淚彈當晚我怕他們熄了燈,甚麼事我們都見不到。正正因為這樣,我發覺我們同六四當年的學生面對的是同一道崇立的高牆,因此我們是更加不可以遺忘。

聯校六四哀音隊籌委會成員許峰接受傳媒訪問表示,今年聯校哀音隊希望以報哀音的方式,連結香港不同的世代,喚醒他們對六四的記憶,也希望年輕人在今日香港這個混亂的環境,尤其是面對社會、經濟不如意的環境當中,喚醒不同世代的香港人站出來,一同爭取民主、自由及公義。

對於今年學聯首次退出支聯會,十多間大專院校學生會不贊同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以及不滿支聯會每年悼念六四的燭光集會「行禮如儀」,六四當晚不參與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集會,在香港大學及中文大學另辦論壇,探討六四與本土及香港前路。許峰表示,聯校六四哀音隊沒有反對支聯會或者有不同意見,但是他認同香港新一代年輕人與上一輩,例如支聯會、民主黨對六四的想法會有不同。

另辦論壇

許峰說:上一代可能對於民主的認識、甚至覺醒是基於六四、89六四這件事情、整個民運以至它(北京)最後屠城,其實對於我們新一代來講,我們無經歷過,但是今日我們其實經歷過例如雨傘(運動),經歷過好多不同形式的社會運動,其實對於新一代來講,同上一代之間可能最大的不同,就是大家對於民主的理解及出發點是不一樣。

聯校六四哀音隊籌委會成員許峰 (VOA 湯惠芸攝)

聯校六四哀音隊籌委會成員許峰 (VOA 湯惠芸攝)

許峰表示,無可否認很多香港的年輕人對於六四會覺得很無力、距離很遠,可能是一場屠殺、一個歷史上的黑點,但他認為六四其實對於今日的香港是有借鏡的意義,也是團結香港不同世代,對於民主或者其他社會公義的追求,一個最大公約數。

許峰說:我們今日見到無論是香港的新聞自由被打壓,我們見到香港民主的政制永遠都是停滯不前的時候,到底去到今日這個同一個政府、同一個政權,其實是對於香港今日來說可能有相近的意義,甚至去到市民本身,自己對於政權的恐懼,好可能都是基於六四的時候,大家目睹一個這麼血腥的事實。所以到我們今日這一代人來說,我們更加不能夠令到所有人去忘記六四這件事情,希望大家能夠記著,我們香港人面對這件事情的時候,曾經是多麼團結、曾經是多麼滿腔熱誠地一起去爭取民主自由,我認為這件事情是不能夠被忘記。

今年學界與支聯會就悼念六四的形式,以及是否支持建設民主中國的理念,爭議愈來愈大,香港大學生會第二年自行舉辦悼念活動,會長孫曉嵐表示,支聯會燭光集會悼念沒有意義,相信未來一兩年,悼念六四未必會再放入學界的議程中。

爭議愈來愈大

聯校哀音隊成員、樹仁大學社工系代表呂晉賢表示,互相指罵會令到愈來愈少人爭取平反六四,不過,他贊成悼念六四遍地開花,不同的團體以自各希望表達的形式,為六四事件發聲。呂晉賢並表示,樹仁大學社工系學會將會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也不否認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理念。

聯校哀音隊成員、樹仁大學社工系代表呂晉賢 (VOA 湯惠芸攝)

聯校哀音隊成員、樹仁大學社工系代表呂晉賢 (VOA 湯惠芸攝)

呂晉賢說:因為現在的香港,無可否認我們始終都是中國的一部份,無論我們之後怎樣做都好,我們都需要更加在中國方面,去做多一些建設民主中國這件事情,我們不會否認。但是我們剛剛都講到,我們可以有更多的借鏡,怎樣套用到香港的情況,我們如何在香港去推行民主的香港,這件事情也是至關重要,我們都會著重這些。

聯校六四哀音隊籌委會成員周迎思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去年開始參與六四報哀音。中學時代政治冷感的她,升讀理工大學社會科學系之後,應師兄、師姐邀請,參加哀音隊令她更深入了解六四的歷史,並思考六四與香港新一代年輕人的關係。周迎思表示,經歷雨傘運動之後,本土思潮興起,她認為對香港新一代悼念六四有一定影響,出現很多不同的悼念形式。

聯校六四哀音隊籌委會成員周迎思 (VOA 湯惠芸攝)

聯校六四哀音隊籌委會成員周迎思 (VOA 湯惠芸攝)

周迎思說:即是雨傘(運動)之後,我們知道的事情就是,年輕人的思潮,或者他們想的事情的分野愈來愈大,愈來愈清楚、愈來愈不想被人代表,所以他們有很多細分的東西,然後有些理念不合,他們就會嘗試去尋找自己那一套、尋找自己的道路。

聯校六四哀音隊星期六(6月4日)下午將會在銅鑼灣做今年最後一場六四報哀音演出,部份成員演出後會參加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晚會。

校園六四論壇

除了香港大學學生會,以及11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將於6月4日晚,分別在香港大學及中文大學校園,舉辦六四論壇,探討六四與本土及香港前路,香港理工大學、嶺南大學及教育學院學生會,星期五(6月3日)晚即是六四前夕,在理工大學校園舉辦「年輕人談六四」論壇,邀請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孫曉嵐、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周竪鋒,以及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等嘉賓出席,探討六四事件對第五代香港年輕人的意義。

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黃澤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在六四前夕舉辧針對年輕人想法的論壇,是由於最近社會上有很多年輕對六四有很多不同的想法,希望在論壇上讓年輕人發表關於六四的多元看法。

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黃澤鏗 (VOA 湯惠芸攝)

理工大學學生會會長黃澤鏗 (VOA 湯惠芸攝)

黃澤鏗說:除了讓年輕人發聲之外,也希望參與的公眾都可以反思一下,究竟自己關於六四的看法是怎樣,甚至在6月4日他們會出席那一個論壇或者晚會,都希望藉著這個論壇做到這些事情。

黃澤鏗表示,理大等3間大學學生會與其他11間大學學生會,對支聯會同樣有所不滿,例如支聯會有一年的六四以「愛國愛民」為口號,但是多間大專院校的學生會都沒有國族情感,對於支聯會每年以放風箏、長跑等行動去建設民主中國,也認為是沒有實質的成效。黃澤鏗表示,理大學生會不認為建設民主中國與香港年輕人完全無關。

黃澤鏗說:雖然我們都覺得可能建設民主中國並不是我們(香港人)的責任,但是問題是我們現在面對的港共政權,背後還有一個中共政權,所以我們見到我們面對著暴政,其實與中國所面對的暴政其實都會有連繫,所以我覺得在追求民主的路上,不能夠完全與中共政權割裂。

黃澤鏗表示,理工大學學生會不會參與今年支聯會的維園六四燭光集會,星期六晚他們會在理大校園內自行舉辦簡單的六四悼念會,將會宣讀丁子霖發佈的已確定六四死難者名單,以及默哀,簡單的悼念儀式結束後,有興趣的參加者可以留下來,討論有關六四的問題。

對於多間大專院校另起爐灶舉辦六四論壇,也有本土派團體舉辦五區六四集會,黃澤鏗不認為會分散維園悼念六四的燭光,反而遍地開花、多元化是好事。

本土派六四集會

黃澤鏗說:我相信人數並不是一個悼念會是否成功的指標,相反我們理大學生會視悼念為一種美德,就是展現我們對當年的民主烈士的一份尊重,以及希望傳承他們當年89民運的精神,所以我不會用人數多寡來論定一個悼念會是否成功,因為我們不會用一個功能論,或者工具式的角度出發來看待悼念這件事。

本土團體熱血公民由去年開始,以「本土、民主、反共、建國」為題,舉辦五區六四集會。熱血公民表示,香港與中國只有咫尺之遙,堅持爭取民主,香港鬥爭的對象是共產黨,所以反共才是悼念六四的唯一目標。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星期五公佈最新的六四周年民意調查,顯示支持平反六四的比率較去年明顯回升至59%,反對解散支聯會的比率亦大幅上升13個百分點至51%;調查又顯示,認為有責任推動中國民主、支持「平反六四」比率,仍以18-29歲的群組最高,有77.5%的受訪年輕人表態支持平反六四,反映年紀愈輕愈傾向支持平反六四。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在5月16至19日,以隨機抽樣方式成功以電話訪問1,001名香港巿民。

以上是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從香港發來的報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