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89民運學生代表 講述親身經歷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學民思潮等組織合辦「重回六四現場」講座,回顧六四史實並展望中、港民主運動發展

香港學民思潮等組織合辦「重回六四現場」講座,回顧六四史實並展望中、港民主運動發展

今年是六四25周年,89年曾到北京支援民運的香港學生代表,最近在一個六四講座上表示,六四事件令當年相信北京政府會聆聽民意的學生希望幻滅,變成憎恨;另有香港中學生表示,同學對政治及六四事件莫不關心,呼籲支聯會加強到學校宣傳六四史實。

為傳承六四史實及89民運精神,香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華人民主書院及天主教正義和平委員會最近合辦「重回六四現場」講座,邀請1989年香港學運及民運代表出席,講述當年支援北京民運的親身經歷,並展望中國與香港民主運動的發展。

1989年曾經到北京支援民運的學聯中央代表陳清華在講座上表示,第一批學聯成員是當年4月底到北京支援學生,並提議北京示威的學生可以效法印度聖雄甘地,以絕食表達反貪腐、要求政府改革的訴求。陳清華表示,他5月底到北京聲援學生,當時天安門廣場只有幾千名學生留守,他認為示威學生並不激進,以絕食表達訴求,是相信北京當局會聆聽民意,希望中國可以步向民主,並不是搞革命推翻政府。 1989年曾經到北京支援民運的學聯中央代表陳清華表示,有人爭議也是傳承六四史實

1989年曾經到北京支援民運的學聯中央代表陳清華表示,有人爭議也是傳承六四史實



*以絕食反貪腐*

陳清華表示,六四事件發生前,中國曾經出現一段短暫的言論開放,令當年絕食示威的學生,以為當局真的會聆聽民意,不過他們的父母青壯年時期經歷過10年文革,會懷疑政治氣氛的開放只是假象,很多父母都會阻止子女參與學運。陳清華認為,就算經歷過文革的父母,都沒有估計當局會開槍鎮壓。

陳清華說:即是要明白那個狀態,文革無錯是死了很多人,很多是人禍導致的,政策的錯誤導致饑荒,有些是被人迫死、跪玻璃之類,但不是拿衝鋒槍去射,你明白我意思嗎﹖不是用坦克車入城,不是人群擋著、打算和平示威做路障的時候,坦克車會衝過人群。就算持著那種心態覺得要小心些的人,他們所估計的迫害,都是以為文革式那種,他們估不到會是赤裸裸的開槍、估不到是赤裸裸的衝擊,所以就著那一點的失望和幻滅,我估計無論是死亡或者受傷的學生,還有他們的父母,都同樣那麼震撼。

陳清華表示,六四事件令當年相信北京政府會聆聽民意的學生希望幻滅,變成憎恨,不再相信政府。當年很多北京市民,甚至海關人員知道他是來自香港的學生代表,都希望他回到香港之後,告訴全世界他目睹的六四鎮壓。 參與六四講座的香港青年呼籲港人反思,每年只是參與支聯會燭光悼念,是否足夠傳承89民運精神

參與六四講座的香港青年呼籲港人反思,每年只是參與支聯會燭光悼念,是否足夠傳承89民運精神



參與講座的香港青年提問表示,港人有責任傳承89民運精神,不過近年北京以致港府都有意淡化六四事件,最近又有親北京團體質疑支聯會揭露的六四史實,他認為港人應反思,每年只是參與支聯會燭光悼念,是否足夠傳承89民運精神﹖而且六四事件已經過去25年,如何將六四事件與港人聯繫,有切身感受,令更多香港人願意盡力推動平反六四。

*設館對抗淡忘*

陳清華回應表示,北京當局最希望人們忘記六四事件,雖然很多人批評支聯會每年只是辦六四燭光晚會,今年才設立永久六四紀念館,但這些行動起碼可以令六四事件不會完全被淡忘,而最近有親北京團體質疑他以及支聯會揭露的六四史實是說謊,陳清華認為,有人爭議也是一個傳承。

陳清華說:有人提起就會有人爭拗,有人爭拗呢,就可以談。這是一種過程,所以我見到這個是,雖然覺得傷感,有人這樣說,但同時我覺得這也是一種傳承,他們聽到不同版本會思考,如果這些都不做呢,只是得一個版本就是官方版本。所以現在支聯會正在做的事,或者我們在這裡做的分享,起碼的功能,就是讓那些人會反思,讓六四這件事不會那麼容易被淡忘。

陳清華並表示,想不到更具體的方法推動平反六四,唯一可以做就是繼續去講,他認為香港是一個寶地,仍然有爭取民主、自由的空間,而香港目前仍然有價值的原因,就是與中國大陸的城市不同。

*香港仍有爭取民主空間*

陳清華說:如果香港有一天,我們變到跟內地城市一樣,那香港要來幹甚麼﹖如果香港變到同深圳言論自由一樣,我為甚麼還要來香港,我不去上海﹖香港的存在價值在於,有那種自由去發聲,雖然不是每次都成功,這個自由是我們去拼摶的空間,這個自由當年在北京很短時間出現過,但已經創造了這麼多不同,雖然很悲慘地被鎮壓,但這個自由的心,大家今天傳承了,繼續去爭取,繼續去找多些人支持,有足夠的聲音的話,政府會讓步,我們在香港見到、在台灣見到、很多地方都見到,所以這種精神的承繼,大家現在正體驗。 1989年香港支聯會常委何俊仁表示,不應該輕視支聯會每年舉辦的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

1989年香港支聯會常委何俊仁表示,不應該輕視支聯會每年舉辦的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



1989年擔任支聯會常委的立法會議員何俊仁表示,不應該輕視支聯會每年舉辦的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因為持續超過20年最少有數萬人參與同一個悼念活動,是人類歷史上少有的,近年也有不少來自大陸的人士參與六四遊行及燭光集會,反映這些活動加強大陸人認識六四歷史。

*貪腐訴求一如25年前*

何俊仁並表示,北京當局封鎖六四消息,不批准民眾公開悼念死難者,是害怕民眾宣揚六四事實,他認為北京不敢處理六四事件,是因為中國目前遇到的貪腐問題,正是25年前絕食示威學生的訴求,處理六四事件與政治改革息息相關。

何俊仁說:現在楊尚昆死了,剩下李鵬,李鵬死了也不等如解決到六四,因為始終接觸到處理、根治貪污,就是要政治體制改革,好了所以這些問題是一定要解決。現在中國的問題,甚麼都不准說,它就是執行以前鄧小平所講的,鎮壓這些一切動亂於萌芽狀態,因為一講道理會輸給別人,你不夠別人講道理,於是就狂風掃落葉那樣,令你毫無抵擋,因為論述全輸、道理全輸,所以剛剛說,不只是群眾的問題,人多贏的問題,而人多再加上有道理、有事實,你還不贏﹖

何俊仁表示,中國的白色恐佈不可能長時期進行,當數以億計的人民在互聯網上收取信息,當貪污問題愈來愈嚴重,人民無可能長期忍耐,將會逼使當局進行體制改革,問題是要通過流血衝突,抑或藉著一次嚴重的經濟調整,引發大批民眾上街,爭取改革。何俊仁認為,香港的民主運動是中國民主運動的一部份,但將來的發展不一定要一體化,香港爭取2017年真普選,有條件可以打出一個缺口,首先實現民主。

*為何要佔領中環*

何俊仁說:中國是有理由,如果在極大壓力下要放給香港民主,否則香港整個金融制度出現問題,可以觸發到整個中國有金融危機,從而是經濟危機,所以佔中它是擔心這件事,所以我很多謝經濟學者雷鼎鳴那些人,常常說佔中會損失多少億,如何不妥當、那些公司要去開會,講出這些是好事,但為何我們要這樣做呢﹖如果不是這樣的話,香港真的會死、香港真的大陸化、即是赤化,只是會好像他們貪污,只是好像他們腐化,不如我們來一場轟轟烈烈去做一場。為何要佔領中環我們不想做的,但如果你迫死香港、不讓香港實現民主,這是唯一一場這樣的拼搏、這樣的抗爭。 參與六四講座的香港中學一年級學生羅同學,呼籲支聯會加強到學校宣傳六四史實

參與六四講座的香港中學一年級學生羅同學,呼籲支聯會加強到學校宣傳六四史實



參與講座的香港中學一年級學生羅同學發言表示,身邊的同學很多都是政治冷感,覺得政治、六四事件與學生毫無關係,他呼籲支聯會加強到學校宣傳六四史實,以及其他關於民主、人權的資訊,令香港的中學生接收更多正面的資訊,保持熱血,而不是只是沉迷在電子遊戲。

羅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從大陸移居香港3年,小學四、五年級的時候從父母口中得知六四事件,但是對六四史實了解不多,他說很多中學老師都不敢在課堂上講太多有關六四的史實。

*校園需要講六四史實*

羅同學說:因為他們始終都是怕某些同事,可能會有些行動,或者被校長警告,所以他們不會夠膽做這些事情(講六四史實),所以我就覺得如果是出面的人講,是一些有知名度、有公信力的人出來講,告訴我們這些正面的資訊,是永遠有效過一些老師講些不夠完整的資訊,所以我覺得支聯會是非常有需要來到校園,分解六四事情。 親北京團體六四真相發言人李顯聲,在講座播放六四事件中有軍車被焚燒的照片

親北京團體六四真相發言人李顯聲,在講座播放六四事件中有軍車被焚燒的照片



另外,由多個親北京團體組成的「六四真相」最近也舉行六四講座。發言人李顯聲在講座上播放解放軍被打死打傷的相片,以及阻擋坦克的市民沒有被壓死的影片,質疑支聯會20多年來只是公開片面的六四史實。

應邀出席的講者、全國政協委員兼港府中央政策組特邀顧問張家敏表示,當年解放軍沒有血洗天安門,爆發嚴重死傷的軍民衝突主要地點是木墀地,他認為當時有很多失實的報道,令六四事件被喧染。 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張家敏表示,談六四真相要用客觀、講道理的態度全面去了解

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張家敏表示,談六四真相要用客觀、講道理的態度全面去了解



*親北京團體 也舉行六四講座*

張家敏說:開頭我聽講都是說橡膠子彈、向天開槍,後來控制不了,有些真的向市民開了槍,我覺得那裡是會死得最多。這樣的做法,無論如何從一個問責的角度來說,當時控制不了那些軍人這樣開槍,我自己個人覺得那些軍人都應該被譴責,但就不等如整個六四就是講那些事件,因為其實還有很多很多支軍隊入城,他們是沒有帶槍、有槍都沒有子彈,就完全沒有開槍而大量受傷。

張家敏表示,近年愈來愈多有關六四史實的資料揭露出來,談六四真相要用客觀、講道理的態度全面去了解。他認為六四事件被政治人物炒作,偏幫某一方,只要有人談及質疑學運領袖有犯錯,或者解放軍是否有屠殺的言論,就會被質疑為當局的屠殺罪行開脫,遇到的壓力及道德感很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