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支聯會六四27週年燭光集會與世代之爭

  • 湯惠芸 香港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與年輕人上台燃點火炬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與年輕人上台燃點火炬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今日是六四事件27週年紀念日,香港支聯會從未間斷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燭光悼念集會,今年的主題是「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香港專上學生聯會今年首次退出支聯會,學聯成員的5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全部缺席六四燭光集會,香港大學學生會以及11間大專院校學生會,星期六晚同時舉辦論壇,探討六四與本土以及香港前路。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的參與人數,會不會因為世代之爭大幅減少,值得關注。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報導香港支聯會六四27週年燭光悼念集會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裡﹖香港支聯會六四27週年燭光悼念集會的最新情況如何﹖

記者:我現在在香港支聯會舉行六四27週年燭光悼念晚會的維多利亞公園,目前六四燭光晚會已經開始超過1小時,至晚上9時半左右結束。

有家長帶同年幼子女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有家長帶同年幼子女參與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大會正式開始前,發生比較不尋常的狀況,有一名男子突然衝上大台上,高呼港獨口號,引起現場一陣混亂。多名支聯會糾察及義工合力將該名男子抬走,大會的程序沒有受到太大影響。

大會一開始,向六四死難者獻花、默哀,接著由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與數名年輕人上台燃點火炬。以往這個環節是由學聯的學生代表負責,代表六四火炬薪火相傳,今年學聯首次退出支聯會,由其他年輕人及支聯會青年組的代表接替。

主持人:據支聯會的統計,去年有13萬5千人參與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今年初步估計,參加的人數有多少﹖

記者: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在大會結束前上台宣佈,估計今年有125,000人參與維園六四燭光悼念集會,比去年少1萬人。

據記者現場觀察晚上8點左右,參與燭光集會的群眾已經坐滿維園4個足球場,至9點左右坐滿全部6個足球場,需要開放附近的草地讓陸續前來的群眾入坐。參加者點起燭光,跟隨大會司儀帶領唱民運歌曲等,悼念六四死難者。

據香港警方估計,維園高峰期有21,800人參與六四27週年燭光悼念集會。去年警方估計約有3至4萬人參加維園燭光集會。

支聯會估計有12萬5千人參與維園六四27週年燭光悼念集會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支聯會估計有12萬5千人參與維園六四27週年燭光悼念集會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主持人:支聯會發表六四27週年燭光集會大會宣言,主要內容是甚麼﹖

記者:今年支聯會紀念六四27週年的主題是「平反六四、停止濫捕、結束專政、力爭民主」。燭光集會大會宣言表示,27年來,平反六四、結束專政、建設民主,不只是支聯會的口號,更是中國不少仁人志士的追求。為此他們被囚禁、驅逐、酷刑,導致妻離子散、被社會孤立,但沒有放棄。六四毀了一代人,也造就了一代人,八九一代成為當今推動中國民主化堅實的力量。

在香港,六四同樣是一代人的啟蒙。每年的六四紀念活動,成為不少人參與社會運動的初體驗,傳遞香港人對公義的堅持、對真相的執著,從維園走出來的年輕人,參與各種社會運動,成為守護香港的重要力量。

大會宣言表示,在中國爭取民主的人,也是香港的同路人,結束一黨專政,不僅為了中國的民主,也是為了香港的自由。支聯會表示,無法承諾天明,卻能承諾同行,直到六四真相大白,劊子手面對審判的那天,直到一黨專政終結、政治濫捕止息的一日,會一直堅持。

主持人:今年學界對支聯會的燭光悼念儀式有很多批評,引起「世代之爭」,其中香港大學學生會今年為何不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

記者: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孫曉嵐最近出席電台節目時,提及悼念六四是否有意義,是否有需要繼續下去,引起悼念六四「句號論」,也引發社會上不少爭議。孫曉嵐星期五晚在理工大學出席六四論壇時表示,她是談論支聯會舉辦的六四燭光晚會是否有需要,或者是否有意義繼續舉辨。孫曉嵐強調,她的言論的意思不是說六四應該被遺忘,因為歷史無可能被遺忘,她認為年輕人不參與悼念,不代表遺忘歷史,承傳歷史不是單靠一個悼念集會。

繼去年在校園舉辦論壇,不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今年香港大學學生會繼續在六四晚舉辦論壇,題為《五代香港人:我們的前途問題》。港大學生會不參與支聯會燭光集會的主要原因,是不認同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也認為支聯會燭光集會的形式「行禮如儀」。

香港大學學生會長孫曉嵐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香港大學學生會長孫曉嵐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孫曉嵐說:“我們講六四悼念的問題,絕對不能夠同支聯會去割裂,因為確實在過往的26年來講,他們確實是壟斷了整個所謂六四的悼念,所以你見到最近有很多言論就是說,你們學生自己出來搞,就會有很多攻擊、批評等等,但這個問題是你不能要求學生說,大家都是追隨民主,去支聯會(燭光集會)都沒有問題,因為我們不認同的就是它的綱領,我想這個很基本上的分野,是令到大家有差異存在,但是否有需要去攻擊其他學生﹖”

主持人: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孫曉嵐是不是認為香港人對六四事件的看法有「世代差異」﹖

記者:孫曉嵐表示,六四事件在香港的教科書沒有詳盡的記載,她建議爭取將六四事件加入中國歷史科的教育。孫曉嵐並表示,不同年代的香港人有不同的政治啟蒙,希望探討六四事件對香港人前途問題的影響,因此,港大學生會今年自行舉辦晚會,是希望聚集不同年代的人,透過六四事件去談論香港前途問題。而論壇也有為六四死難者默哀的悼念儀式。

孫曉嵐說:“其實對於某一代香港人來說,他們有親身參與其中的話,六四對於他來說有一個很強的情感在當中,而可以召喚、召集或者啟蒙到很多人出來。但是對於我們這一代人來講,或者其實近期很多例如反國教、雨傘革命等等,其實對於我們來講,政治啟蒙更加大的時候,我們會真的去想,到底我們在香港,我們追隨民主自由,我們應該做甚麼﹖我想我的答案會是,透過實踐或者討論前途問題,而去傳承這一步。”

主持人: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與其他10間大專院校學生會,星期六晚聯合舉辦論壇,他們論壇的主題是甚麼﹖為甚麼不參與支聯會燭光悼念集會﹖

記者: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周豎峰星期五晚在理工大學出席六四論壇時表示,星期六晚舉辨題為「重鑑六四意義、構思香港前路」六四論壇的11間大專院校學生會,基本上都支持各有各辦活動,六四要討論、悼念,或者甚麼都不做也好,完全是個人選擇也不能強迫。

周豎峰表示,悼念是唯心的,就是自己有心,而今年超過10間大專院校不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也對支聯會有很多批評,其中最大的原因是大家喜歡做甚麼就做甚麼。周豎峰並表示,由於時間緊迫,聯校六四論壇沒有悼念六四死難者的儀式。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周豎峰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香港中文大學學生會會長周豎峰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周豎峰說:“支聯會這麼多年的口號都說,薪火相傳、薪火相傳,但問題就是,你有沒有問過新一代的年青人,或者新一代的政治思潮,他們有沒有想過想傳承呢﹖或者他們根本就不想理你這個薪火呢﹖我想必須要坦白一件事就是,我們無權也無能力,更加無任何的道義,可以阻止上一屆的人,或者阻止支聯會,或者阻止其他人去繼續在維園那裡悼念六四,我們也無權去阻止任何人,繼續回去建設民主中國。但是我想相反而言的就是,你抱持著建設民主中國責任的人,你抱持著這個政治綱領的人,支聯會也好,其他泛民主派的朋友都好,也無任何道義或者任何的能力,可以綁架我們下一代人,一齊去悼念六四。”

主持人:有三間大學的學生會也舉辦六四悼念活動,他們的活動形式是怎樣﹖

記者:香港理工大學、嶺南大學及教育學院學生會,星期五即是六四前夕,在理工大學校園合辦「年輕人談六四」論壇,星期六即是(6月4日)下午,他們在銅鑼灣時代廣場舉辦街頭六四展覽,也會派發1989年報道六四事件的香港報紙的影印(複印)本。

街頭展覽之後,理工大學及嶺南大學學生會,會在理工大學校園舉行簡單的悼念儀式,宣讀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發佈的已確定六四死難者名單,以及默哀,簡單的悼念儀式結束後,有興趣的參加者可以留下來,討論有關六四的問題。

嶺南大學學生會會長鄭沛倫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在銅鑼灣舉辦六四街頭展覽及派發報紙,是希望接觸一些被動的、不會主動參與燭光集會或者學生論壇的群眾,將六四追求民主、自由的訊息帶給他們。鄭沛倫並表示,不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的原因,主要是希望在悼念儀式之後,也有參加者之間的交流。

鄭沛倫說:“支聯會晚會是比較單向式,是台上發言、台下接收,但就沒有一個雙向的溝通那樣,我們希望做到就是,就算我們是組織者,我們都會同我們的群眾去溝通的橋樑,即是我們要做到這個效果。”

主持人: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六四前夕也在校園內舉辦悼念六四儀式,他們會不會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集會﹖

記者:香港教育學院學生會會長朱鑒漢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教育學院學生會與教職員工會,傳統上會合辦六四悼念活動,由於6月4日是星期六,校園的師生不會太多,所以改在星期五舉行,也可以讓教師及學生自由選擇,參與星期六晚多個有關六四的悼念活動或者論壇。

朱鑒漢表示,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是一個低門檻,讓市民參與的活動,他也認同六四燭光晚會有薪火相傳的作用,一些對六四認識不深的市民,參與六四燭光晚會,有助加強他們對六四事件的認識。朱鑒漢並表示,支聯會的晚會可以讓對六四事件了解不深的市民參與,而學界論壇可以讓對六四事件有較深入了解的人士參與討論,他認為兩者沒有衝突,他個人會參與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

朱鑒漢說:“我作為一個教育學院的學生,其實我認為歷史是一個很重要的成份,對於教育我們未來的學生也好,或者教育我們身邊的人都好,所以這個我們每年都可以聽到當時學運人士的聲音,其實這個也是對於我們這些未親身經歷過當年89民運的年輕一輩來講,其實都重要,因為我們聽不到當時的第一手的史料,其實始終沒那麼大的投入感。”

主持人:支聯會對於學界的批評以及多間大專院校另辦六四論壇,不參與六四燭光集會有甚麼回應﹖

記者: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星期五晚亦出席理工大學六四論壇時表示,悼念六四的儀式可以討論,她強調悼念不是必要也並非著重儀式,而是要對六四的死難者「有心」、有這樣的情感,是佩服他們當年的付出也好,為他們的遭遇難過也好,想向他們致敬,只要香港社會上還有人對89民運的烈士「有心」,支聯會都會繼續舉辦六四燭光集會,提供一個表達致敬的平台。

鄒幸彤並表示,支聯會堅持在維園舉辦大型的公開悼念六四,是一種政治表態,不只是個人感情,也是一個對中共政權宣示的重要渠道,表達還有很多人要追究當年屠城的責任。對於學界不認同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綱領,鄒幸彤表示,可以「兩條腿走路」,不一定要先爭取中國民主香港才有民主。至於學界另辦論壇,鄒幸彤表示,其實支聯會在六四前後都有舉辦論壇,探討中國人權等問題,她認為學界論壇值得辦,但強調支聯會有必要繼續舉辦維園六四燭光集會。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香港支聯會副主席鄒幸彤 (美國之音特約記者 湯惠芸拍攝)

鄒幸彤說:“但是我們會維持悼念這個儀式,因為我們覺得這個儀式也是有它的重要之處,就是它是一個跨階層的情感交流,你去一些學術討論,其實那個範圍是一些能夠參與學術討論的朋友,但是很多人是用一個很純樸的心態去支持平反六四,去參與當年一個支援民運的活動的時候,有個儀式是可以讓不同階層,不同立場的人, 或者不同身份、不同喜好的人,去溝通他們共同的感情。

主持人:除了支聯會六四燭光悼念集會之外,星期六還有那些關於六四事件27週年的活動﹖

記者:星期六下午在銅鑼灣分別有「聯校六四哀音隊」,以及行為藝術重演六四的街頭表演,支聯會也會在維園舉辦「香港人的六四」座談會。而星期六晚與支聯會維園六四燭光集會同時舉行的活動,包括香港大學學生會以及11間大專院校學生會的六四論壇。維園燭光集會結束後,社民連及大專政改關注組,將會發起遊行到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抗議,「向中共政權在香港的代理人,宣示港人對民主的堅持」。

以上是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從香港發來的報導。

顯示評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