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最後一個佔領區 完成清場

  • 湯惠芸 香港

17位示威者在銅鑼灣佔領區靜坐等候警方拘捕,完成公民抗命 (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17位示威者在銅鑼灣佔領區靜坐等候警方拘捕,完成公民抗命 (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持續79日的香港佔領行動星期一結束。繼旺角及金鐘兩個佔領區先後被清場,警方星期一上午出動約800警力,完成銅鑼灣佔領區的清場行動,開通被佔領的一段馬路,過程順利,沒有遇到示威者的反抗,拘捕了17名靜坐留守完成公民抗命的示威者,包括一名90歲的老伯。另外,立法會示威區星期一下午完成清場,有佔領者轉移到政府總部附近繼續佔領。有立法會議員表示,佔領區全部清場,不代表抗爭結束。

我們接通香港的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報道,雨傘運動最後一個佔領區清場的最新情況。

主持人:湯惠芸,你好。你現在的位置在哪裡﹖請你報道星期一香港銅鑼灣及立法會示威區清場的最新情況。

記者:我現在在立法會示威區外,這裡是9月26日晚學界發動重奪公民廣場行動後,首批示威者在這裡留守,佔領的時間超過80日。星期一下午2時,立法會行政管理委員會宣布清場,呼籲佔領人士帶同㩦來的物品離開,限時1小時,如果有人拒絕離開,會採取行動協助他們離開。

下午3時立法會保安員逐一將留守人士送走,有示威者手持標語,高叫口號,在多名保安員包圍下自行離開,期間並無反抗。一名示威者用蝸牛的速度,超慢動作步出示威區,喻意香港的民主進程都是一樣緩慢,比烏龜更慢。整個清場行動順利,至下午4時多,所有留守者全部離開,由清潔工人清理現場垃圾,整個清場過程無需警方介入協助。部份留守者轉到附近政府總部公民廣場對出的行人路,繼續紥營佔領,爭取真普選。

香港警方出動約800警力,星期一早上在銅鑼灣佔領區展開清場行動,過程順利,由於佔領區的範圍較小,一批戴上頭盔,身穿藍色制服的「特別戰術小隊」以鐵鉗剪開路障上的索帶,移除鐵馬、卡板、物資站帳篷等。歷時約45分鐘就完成清理障礙物,下午1時正式開通一段被佔領的怡和街東行線。為期超過兩個半月的佔領運動,3個佔領區都被清場告終。

主持人:有示威者留守在銅鑼灣佔領區等候警方拘捕,情況如何﹖

記者:警方星期一早上在銅鑼灣佔領區清場期間,17位示威者在佔領區內靜坐留守到最後,等候警方拘捕,完成公民抗命,包括兩名90歲及接近79歲的年長伯伯。另外55歲來自北京,曾經參與89六四民運的王登耀,繼上星期四在金鐘佔領區被警方拘捕,他在銅鑼灣也留守到被拘捕,他對傳媒表示,可能會即時被遣返中國大陸。而陳家洛是唯一留守到被警方拘捕的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

示威者在清場期間完全沒有衝擊警方,整個清場過程相當順利。

主持人:自願在銅鑼灣佔領區被拘捕的示威者包括兩名年長的老伯,他們為何自願被拘捕﹖

記者:接近79歲的吳伯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上星期四金鐘佔領區清場時,他與200多位留守者靜坐到最後,被警方拘捕。星期一早上,他與90歲的黃伯伯一起,到銅鑼灣佔領區聲援,與另外10多位示威者一起靜坐留守到被警察拘捕。吳伯伯表示,不怕多次被警方拘捕,可能會正式被落案起訴,他願意負上刑責,完成公民抗命,為自己及下一代爭取沒有篩選的真普選。

吳伯伯說:盡我們所能,這是最後的機會,最後的機會來作出犧牲,為我們這個運動作出犧牲,最後一個機會在最後一個佔領區,以後沒有機會的了。

90歲的黃伯伯曾經在7月2日預演佔中,以及上星期四金鐘清場被警察拘捕,黃伯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不怕多次被拘捕可能會被判入獄,他下這麼大的決心,是要因為港府79日以來一直沒有回應佔領人士的訴求。請聽黃伯伯的談話。

黃伯伯說:未有回應我們的訴求,所以我一定要它回應,我們的訴求就是真普選。

主持人:香港立法會議員陳家洛上星期四在金鐘佔領區清場時被拘捕,星期一又在銅鑼灣佔領區留守到最後被拘捕,他認為被警方拘捕有何意義﹖

記者:香港立法會議員陳家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在銅鑼灣佔領區留守到星期一凌晨5時,發現很多留守者都願意靜坐留守到最後被警方拘捕,完成公民抗命的使命。陳家洛並表示,不怕短期內兩次被警方拘捕,可能會被正式落案起訴。請聽陳家洛的談話。

陳家洛說:我相信我是完全沒有任何畏懼去面對我要負擔的責任,其實最緊要的是我們作為爭取民主的人,是應該無畏無懼,我們有一份正義感,有一份使命感,其實真真正正要害怕的是梁振英政權,害怕為何這麼多香港市民,願意為了民主行出來,行得這麼前,去到這麼盡,是不是他應該要害怕香港市民將來一波又一波的抗爭﹖

陳家洛並表示,雨傘運動的佔領行動暫告一個段落,不代表運動終結,可以說是另一個階段的開始,泛民主派的立法會議員將會在議會內延續抗爭行動,特首梁振英必須要面對立法會議員,例如下月中將要到立法會宣讀施政報告。請聽陳家洛的談話。

陳家洛說:所以在議會有一個很清楚的平台,而泛民議員在這個平台當中也要連結雨傘運動,繼續針對沒有真普選的(政改)諮詢、沒有真普選的方案,我們要否決它。整個過程我們要用盡我們的空間及機會,將這個運動的精神價值再展現一次在眾人面前,我也堅信不只是議會,議會內外都有一種抗爭的精神已經很成熟,所以我肯定每一次梁振英或者與政改有關的議題,經過立法會的時候,立法會外面是會很熱鬧,有很多人會再來,會有很多人繼續延續黃傘,雨量運動在議會內外,直至我們能夠爭取到真正的普選為止。

主持人:有參與佔領行動的中學生與家人意見分歧,在3個佔領區相繼被清場後,她認為如何彌補社會撕裂﹖

記者:17歲就讀中學六年級的朱同學星期日深夜在銅鑼灣佔領區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希望見證最後一個佔領區清場前的歷史。朱同學表示,9月底大專學生罷課,她已經開始參與集會,主要是為了爭取真普選,至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她開始在金鐘佔領區參與佔領行動,留守超過兩個月,而上星期四金鐘佔領區被清場後,她轉移到立法會佔領區繼續留守,星期一立法會示威區被清場,朱同學表示,會參與「購物團」之類的流動佔領,她認為是要展示中學生都有決心爭取真普選,不怕參與流動佔領可能被警方拘捕。

朱同學表示,家人不同意她參與佔領行動,曾經為此發生爭執,在3個佔領區相繼被清場之後,她認為彌補社會撕裂,最主要是港府的責任。

朱同學說:覺得要彌補政府是要負上最大的責任,即是它充耳不聞地對待我們的訴求,我們無法可施,一直都在這裡,搞到民怨越來越多,我覺得它最主要的目的是令到一些人對我們不耐煩,要民怨去逼我們走,所以就造成這麼強大的撕裂。

主持人:3個佔領區面積最小的銅鑼灣清場後,為期超過兩個半月的佔領行動結束,佔領者認為雨傘運動有甚麼成效﹖

記者:28歲從事文員的銅鑼灣留守者李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在銅鑼灣佔領區留守超過一個月,他在這裡留守,主要是銅鑼灣是3個佔領區中留守人數最少的一個,而他參與佔領運動,主要是由於9月28日警方施放催淚彈後,覺得港府不重視市民的訴求,他認為雨傘運動可以做到公民覺醒。請聽李先生的談話。

李先生說:我覺得至少起碼喚醒大家有一個意識,去著重自己人民應有的權利。大家都會放多些時間去留意政治,雖然香港人一向都說不喜歡政治,但我覺得這件事情是你離不開的,所有的事情、身邊所有東西都會有政治的存在,這其實是好事,也是公民覺醒,我覺得可以做到,至少做到這件事。

主持人:有銅鑼灣的留守者在清場前依依不捨,不過仍然決定自行提早離開,他們對銅鑼灣佔領區有何特別的感覺﹖

記者:在銅灣灣佔領區星期一早上被警方清場前,留守在這裡的徐小姐與其他留守者擁抱道別。24歲從事高科技業的徐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在銅鑼灣佔領區經歷了很多事情,離別的時候有難以言喻的感覺。她說參與佔領是為了爭取真普選,而在銅鑼灣留守,主要是距離她的辦公室最近的佔領區。請聽徐小姐的談話。

徐小姐說:我在這裡睡了一晚而已,當我起來的時候會有一把傘遮著我,不會讓我曬傷,也會多了一張被蓋著我,其實銅鑼灣這裡是一個很有人情味,一個很溫暖,一個更能夠實現老香港、小社區的一個地方。你見到由街頭行到街尾,都不用兩分鐘,但你已經可以跟所有人打招呼,真的很有家的感覺。

主持人:香港特首梁振英對雨傘運動3個佔領區經過79日之後被清場,有何回應﹖

記者: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星期一會見傳媒表示,隨著銅鑼灣佔領區的清理工作完成後,持續兩個多月的佔領行動告一段落。他批評非法佔領行動破壞法治,而隨著行動告一段落,大家要反思及總結香港要追求的是怎樣的民主。對於有佔領人士表示,《基本法》賦予香港集會自由,梁振英認為是個好的起點,因為佔領人士能引述《基本法》。

梁振英強調,在追求訴求時也必須守法。他舉例表示,如果有人在一幢樓宇外集會,但阻礙到其他人出入及做生意,那便是違法。他表示,如果市民只講民主而不講法治,那便不是真正的民主,強調香港是法治社會,相信絕大多數市民都是守法的。

梁振英並表示,佔領行動兩個多月以來,對香港經濟影響造成的損失,情況將會陸續浮現。

主持人: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如何總結佔領運動79日,警方的執法行動﹖

記者:香港警務處處長曾偉雄星期一下午召開記者會表示,警方一直以容忍克制處理佔領行動,又形容警方忍辱負重百折不撓維護法紀。

曾偉雄表示,在佔領運動期間,共有955名人士被捕,另有75人自首,警方的目標,是在3個月內完成涉及佔領活動的調查工作,將主導涉案者歸案。

曾偉雄並表示,警方處理這次佔領活動的難度和複雜性前所未有,但在示威者出現暴力行為時,警方仍以最低武力處理。他表示,在處理佔領示威活動期間,共有130名警員受傷,另有221名示威者須送院接受治療,他強調如果在場人士不作對抗衝擊,警方毋須使用最低武力。曾偉雄表示,佔領運動期間,警方共收到超過1千宗投訴,當中106宗投訴須作調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