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非建制搶攻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 冀守住關鍵議席

  • 湯惠芸 香港

多名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候選人組成聯盟 (VOA湯惠芸攝)

多名香港泛民主派立法會選舉功能組別候選人組成聯盟 (VOA湯惠芸攝)


香港立法會換屆選舉即將在星期日(9月4日)舉行,全體70個議席有一半由功能組別選舉產生。有非建制候選人表示,今屆立法會地區直選非建制碎片化影響選情,搶攻功能組別才能夠守住議會3分之1議席的否決權。

距離新一屆香港立法會選舉還有倒數4日,全體70個議席有一半由地區直選產生,另一半的35席,其中30席由28個傳統功能界別,以及5個俗稱「超級區議會」的區議會第二界別選舉產生。

功能組別選票份量不均等

28個傳統功能界別包括金融界、法律界、飲食界等等,今屆的登記選民包括接近16,000個團體及接近224,000的個人票,總數接近24萬人。而地區直選35個議席,今屆登記選民約377萬人,即是接近11萬個選民才有一位立法會議員,而傳統功能組別平均約8千人就有一位立法會議員,即是功能界別選民一票的份量,約等同於13.75票地區直選選票的份量。

今屆立法會選舉有10個傳統功能界別,共12名候選人在沒有競爭之下自動當選,包括鄉議局的劉業強,接替父親劉皇發的議席。劉皇發由1985年港英時代的立法局,一直出任鄉議局功能組別議員超過30年。

除了部份傳統功能組別的議席沒有競爭,有些功能組別的選民只有公司或者團體票,例如今屆漁農界的選民,只有154個團體票;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的選民,包括所有法律指定的體育、藝術、電影、出版或電視相關團體或公司的代表,總數2,920人,但是香港的運動員包括里約奧運單車選手李慧詩,都不能夠登記成為這個界別的選民,而一般音樂人、電影、電視從業員也都不能夠登記成為選民,因此選出來的立法會議員代表性令人質疑。

非建制候選人搶攻功能組別

由於功能組別選票的份量,與政治權利嚴重不平等,泛民主派一直主張廢除功能組別,開放立法會全部議席由直選產生。不過,今屆立法會選舉,多個非建制派候選人搶攻功能組別的議席,除了長期由泛民佔優勢的法律界、教育界及社會福利界等界別,今屆民主黨的區諾軒參選批發及零售界;音樂人周博賢參選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學者姚松炎參選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界;任職法國菜主廚的「傘兵」伍永德參選飲食界,希望打破建制派壟斷的局面。

香港立法會選舉飲食界功能組別候選人伍永德 (VOA 湯惠芸攝)

香港立法會選舉飲食界功能組別候選人伍永德 (VOA 湯惠芸攝)

立法會選舉飲食界功能組別候選人伍永德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屆立法會選舉非建制派參選功能組別的重要性相當大,因為非建制陣營的碎片化,令地區直選出現嚴重的內部競爭,要靠傳統功能組別的議席,才能守住最少24席的議會3分之1議席否決權。

伍永德說:你見到在(選舉)論壇上面,非建制陣營的一些對罵,的而且確相當令人擔心。地區直選我都從來沒有一屆覺得這麼擔心,因為的而且確地區直選相信是泛民,以及非建制派入面很重要取得議席的產生方法,所以今屆功能組別的而且確重要性很大,我們的而且確首先要保住我們現任的議員,我們能不能夠再搶多一、兩席去保住、守住3分之1(議席),我想這個是令到功能組別會愈來愈重要的一個方向。

非建制靠功能組別守住否決權

上屆2012年立法會選舉,泛民主派在地區直選的議席只有18席,僅僅過半數,比建制派多一席,要靠6個傳統功能組別包括法律界、教育界、社會福利界、會計界、資訊科技界及衞生服務界,以及3個超級區議會,合共9個功能界別議席,加上18席地區直選,才有超過3分之1的27席,守住重要議案否決權。

伍永德表示,他參選的飲食界,由2000年開始,一直由自由黨的張宇人連任這個席位,至今已經16年,過去兩屆張宇人都是自動當選。伍永德表示,這次參選沒有計較勝算有多大,目標是希望為中小企、獨資經營的飲食業者,改善營商環境。

伍永德說:即是中小企那班朋友其實是最慘的在社會上,基層有基層的社會福利去保障,大商家有一些政策去保障他們,但是那班朋友(中小企)其實他們又要依然交稅交這麼多,但是我看不到社會上有甚麼政策去保護這班人,甚至乎有些朋友是會覺得,他們是可以被犧牲的。所以這次我自己很希望可以在政策上去幫助到他們,因為如果我們香港本身整個營商環境不好的話,到最後大家都只會被大財團壟斷所有東西。

當選功能組別以廢除功能組別

伍永德表示,今屆立法會選舉飲食界的登記選民超過5,500個,全部都要有飲食業牌照才可以登記做選民,變相只有老闆才有機會投票,他參選的另一個目標,是希望擴大飲食界的選民基礎,讓所有從業員可以一人一票選出飲食界的立法會議員。

伍永德並表示,長期以來非建制陣營都忽略了功能組別的戰場,很多議案都是被一班沒有足夠民意授權的功能組別議員左右大局,他今次參選更大的目標,是希望成為功能組別議員去廢除功能組別。

伍永德說:這個是很荒謬的制度,但是大家就一直都忽略這件事,只是覺得我不要功能組別,所以我就不進攻功能組別,但是如果我們依然還是處於一個死守的狀態,我們根本沒有辦法可以重奪議會的話,其實香港人的未來是堪虞。所以我們為何在今屆會有很多朋友,用自己的時間、金錢、精神,去進攻功能組別,就是因為我們很清楚知道,如果我們再死守,我們再不(進)攻,我們就甚麼都沒有。

選舉不公層出不窮

今屆立法會選舉出現很多前所未有的狀況,包括選管會新增「確認書」;選舉主任以政治立場否決多位主張港獨的候選人;有自由黨地區直選候選人宣稱受到威脅,不想身邊人「惹上更高層次麻煩」而棄選;當局在投票日前可能再否決某些港獨候選人;有傳媒報道資訊科技界功能組別選民,懷疑有種票的情況。

伍永德表示,面對種種選舉不公的狀況,不知道這次是不是最後一次香港有民選立法會,但仍然會堅持下去。

伍永德說:其實正正就是已經告訴我們,整個選舉制度已經開始出現了很嚴重的崩潰,我不知道4年後你還會不會見到伍永德,你還會不會見到、可能連自由黨你都不會再見到,可能好像我這樣的獨立候選人你不會再見到,因為我們連入閘的資格都沒有了,這樣還是不是一個公平、公正、廉潔的選舉呢﹖

泛民功能組別候選人合組聯盟

多位泛民主派功能組別候選人最近舉行記者會,宣佈組成聯盟,並發表4點共同政綱,包括捍衞專業自主,拒絕政治干預;堅持一國兩制,捍衞司法獨立;要求重啟政改,落實真普選;反對梁振英連任特首。

香港立法會選舉法律界功能組別候選人郭榮鏗(VOA湯惠芸攝)

香港立法會選舉法律界功能組別候選人郭榮鏗(VOA湯惠芸攝)

聯盟成員之一的公民黨法律界功能組別候郭榮鏗表示,希望聯盟成員一旦當選,可在議會繼續合作,避免單打獨鬥。郭榮鏗並表示,泛民在功能組別要寸土必爭,否則永遠都不夠力量取消功能組別。

郭榮鏗說:因為功能組別往往就是被建制派否決絕大部份議案的地方,如果我們現在不開始盡量搶多些議席回來的話,我們永遠都不會打破到這個系統,永遠功能組別只會繼續存在,千秋萬世。

超級區議會泛民混戰

除了30個傳統功能組別議席,民主黨2010年支持港府的政改方案,在上屆2012年立法會選舉,首次新增5個「超級區議會」議席,由全香港300多萬沒有傳統功能組別選票的選民選出,令到每一個登記選民都有「一人兩票」,一票選地區直選,另一票選「超級區議會」或者傳統功能組別。

上屆超級區議會,泛民派出3張名單,結果排名單第一位的民主黨何俊仁、涂謹申,以及民協的馮檢基全部當選,建制派派出3張名單加上獨立的白韻琹,結果只有民建聯的李慧琼及工聯會的陳婉嫻當選,民建聯的劉江華落選。

今屆超級區議會,泛民出現混戰的情況,有6張名單參選,包括民主黨的涂謹申、鄺俊宇;公民黨的陳琬琛、街工的梁耀忠、新同盟的關永業以及民協的何啟明,在激烈的內部競爭下,不容易守住上屆的3席。而建制派汲取上屆的經驗,今屆只是派出3張名單,包括民建聯的李慧琼、周浩鼎,以及工聯會的王國興。

由新界西地區直選轉戰超級區議會的街工候選人梁耀忠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由於有泛民政黨不願意進行初選,因此泛民主派協調破局,出現超過3張名單的候選人角逐超級區議會議席,能否「坐二望三」要看選民的智慧。

梁耀忠冀超區泛民坐二望三

香港立法會選舉超級區議會候選人梁耀忠(VOA湯惠芸攝)

香港立法會選舉超級區議會候選人梁耀忠(VOA湯惠芸攝)

梁耀忠說:而我自己堅持會在「超選」參選,我仍然都希望能夠「坐二而望三」,因為我不是說自己很有自信,因為「超選」怎樣都要看知名度,講你在社會上能夠建立到一些形象,這個較為重要,涂謹申和我在這方面,比其他的朋友是有多一點成份,我希望這兩個坐了二,而希望可以博取第三席。

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星期三(8月31日)公佈的最新滾動民意調查,超級區議會的選情,民建聯的李慧琼及民主黨的涂謹申同樣有25%的支持度,排名前二;工聯會的王國興以13%的支持度排第三;街工的梁耀忠以12%的支持度排第4;民主黨的鄺俊宇及民建聯的周浩鼎,分別以8%及9%的支持度,較大機會競逐超區第5席,緊隨其後的是公民黨的陳琬琛有6%的支持度,民協的何啟明及新同盟的關永業,分別只有2%及1%的支持度。

港大民研由本星期起,每日調查的樣本數增至每天500至700個或以上,星期三(8月31日)公佈的最新滾動民意調查,在8月26日至30日共訪問2,181人。

以上是美國之音特約記者湯惠芸從香港發來的報道。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