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生參考台灣太陽花學運

  • 湯惠芸 香港

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的「太陽花學運」,在立法院長王金平探視學生,並回應學生訴求,宣佈對於《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服貿)將會「先立法、後審查」。學運領袖決定上星期四(4月10日)晚,撤出立法院,結束為期24日的佔領行動,並宣佈學運進入下一階段,在全台各地「遍地開花」。

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的行動,受到香港各界廣泛關注,前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秘書長陳樹暉與同學,上星期三(4月9日)台灣學生撤出立法院前一日,到台北觀摩學運的組織及分工安排。


陳樹暉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太陽花學運對香港有可能發生的佔領中環爭普選行動有參考價值,雖然議題截然不同,台灣是反服貿、香港是爭民主,但有些經驗、特別是運動的方向上香港可以學習。

如何動員民眾參與

陳樹暉說:第一就是面對政府不斷拖延,究竟我們可以用甚麼方式,令到更加多在核心外圍的群眾,本身想支援的群眾,如果給予更多的工作、讓他們去自發進行一些東西,如何去進行一些佔領行動以外的組織,這些都是我們可以學的。而且剛剛說的那些,就是譬如他們有媒體組、甚麼甚麼組,充電組都有,這些我們可以直接去可以說複製下來香港那邊,日後去建立這些東西。


陳樹暉並表示,港、台兩地的公民社會有很多不同,香港的公民社會可能在2003年50萬人上街的7-1遊行後才開始活躍發展,往後香港應該加強公民社會的團結及合作。他認為去年香港的貨櫃碼頭工人罷工,是類似太陽花學運的小型佔領行動,很多公民團體都參與其中分工合作,相信碼工罷工加上太陽花學運的經驗,例如行政上如何完善,對日後的佔領中環運動有幫助,尤其是控制秩序,運動規模及群眾交流。

不過,陳樹暉也認為,過去差不多一年,香港不同的團體或者政黨在爭取真普選的議題上只是集中在方案,而政改方案其實是一些很技術性的問題,在知識上要有很充足的準備;而目前很多政治圈以外的群眾對佔中行動、或者最近泛民的絕食爭普選行動反應越來越冷淡,他個人認為應該參考台灣的群眾抗爭意識。

不能抽象談政改

陳樹暉說:接下來其實談政改,以我個人來說,是不可以純粹政改的問題來討論,譬如應該串連到劉進圖(遇襲)事件,等等社會自由倒退的事去談論、告訴市民,嘗試用一種、好像台灣那樣,是有一些力量干預我們、我們要抵抗這種的意識,我們要讓人看到,才有抗爭的意識。因為現在講方案,只會產生一種意識,就是談判的意識,那種其實與抗爭扯不上關係。譬如說泛民的絕食其實沒有太大的反應,我覺得就是不能讓市民有一個感覺就是他們在抗爭,其實你們只是找一個位置去談判而已。

陳樹暉表示,台灣學生突發式的佔領立法院行動,令很多香港人都認為佔中行動不應再拖延,但目前佔中行動的確還未有一個爆發點,他認為6月22日佔中全民投票選出一個普選方案後,就要全力向當局爭取這個方案的落實,不應該進行第二輪全民投票,再決定是否佔中。陳樹暉並表示,港、台兩地公民社會的力量越來越緊密連結,兩地的民眾都有拒絕中國化的意識,估計北京面對這些公民運動,會越來越收緊對港、台兩地的政策。

要讓同學參與全民投票

陳樹暉說:其實我覺得中央對佔領中環是有準備,而且其實不是很怕,它最估不到的就是無原無故台灣佔領了一次,令到整個香港突然之間對佔中沒有熱情的人,都認為應該快些佔中,這是它估不到的地方。但我們也要有一種意識,就是其實我們每一次搞完一些大型的社會行動,反國教也好、甚麼都好,其實中共對於每一個層面的滲透都會加緊,它不會放軟,所以接下來又會做一些滲透的工作,即是一些組織工作,但我們這方面就是要做一些反它們組織的工作。所以就是為何要跟同學談,讓同學投票,這些都是令他們有參與的原因,要給他們議論讓他們記得。

與陳樹暉一起到台北觀摩太陽花學運的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四年級學生尤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以前有參加中大學生會,也是學聯成員,這次到台灣觀摩學運,主要是認為台灣學生佔領立法院的行動,反映他們的組織能力很強,會場內的分工及動員外圍群眾的支持都很迅速,這些對於香港有可能發的佔中運動都很值得學習。

台灣學生組織能力強 尤同學說:至少現在來到(佔領立法院)兩、三個星期,其實他們做的事情很有秩序,大部份現場需要的物資、各樣支援其實都有,這些是香港、尤其是我們有時會討論為何不能搞些激進一點的行動,為何這麼快就散﹖我想如果沒有這些支援,或者我們不認識這些技巧的話,可能一直搞下去可能都會陷入那種覺得行動不夠激進,但又沒辦法再進一步的困境。

很多支持太陽花學運的台灣學生及群眾,都不希望台灣步香港中國化的後塵,立法院內也有「不要成為第二個香港」等標語。尤同學認為,與其不要讓台灣成為第二個香港,寧願正面、積極去思考如何令香港成為下一個台灣,令更多香港人願意並且做到另一次像佔領立法院這樣大型、並且成功地動搖當權者的運動。

如何令香港成為下一個台灣

尤同學說:今次佔領立法院都影響到很多台灣人,令到他們比以前更加關心政治,更加願意為了令社會更好而付出,我想這件事情是為何我想香港成為下一個台灣的意思。

在香港出生、最近移居台灣15年的衛理神學研究院代理院長龐君華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這次太陽花學運不是任何政黨可以動員、或者促成全台灣這麼多不同院校的學生匯集,他認為是由於過去一年多各種不公義的社會事件,包括反對中資壟斷媒體等,各種社會事件曾經出來抗爭的學生,因為反對當局黑箱作業、違反民主程序企圖強行通過服貿的自發性匯集。

身份認同問題引起民眾及學生疑慮

龐君華並表示,這次學運表面上是反服貿,但當中也涉及身份認同的問題,台灣支持統、獨的聲音都各有支持者,但當中最主流的是維持現狀,如果任何一方的聲音過激,就會激發到另一方的醒覺。馬英九總統執政接近六年,他積極開放兩岸交流的政策,以及傾向財團利益、追求自己歷史定位等政策,都引起很多台灣民眾及年輕學生的疑慮,而香港與中國簽訂《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CEPA)超過10年,產生的負面影響也受到台灣民眾關注。

龐君華說:簽訂CEPA之後,香港社會的地價高漲、物價高漲,譬如最近有個牛雜店要來台灣開店,都引起一些人的危機,即是覺得會不會我們太快走到另一邊呢﹖反映到普遍地台灣的下一代、現在的青年,現在在大學、研究所,將來要踏入社會的青年,普遍對這個身份認同的緊張,他不一定要台獨,但是起碼他們覺得現在的文化、價值、生活、制度,很可能會受到改變。

北京可以如何消除台灣的疑慮

龐君華表示,北京不應把這次學運視為藍綠或統獨之爭,他希望北京可以嘗試展現大國的風範,消除台灣年輕人對中國有意併吞台灣的疑慮。

龐君華說:如果中國出來說,既然你們這麼擔心,這次服貿條約特許給你們再談一次,可能是宗教人比較理想化,表示我們不是要趁這個機會吃掉你,我給你們時間去談,為了你們社會的安定,我們建立一個長久交往的機制,如果中國這樣做,會讓台獨人士、抗拒中共的人可能無話可說,可能幫台灣政府解套。

龐君華認為,香港可以複製台灣太陽花學運的機會不大,因為港、台兩地的社會背景有很大差異。他希望兩岸年輕人可以多交流,台灣的年輕人不會以為中國只想拼吞台灣,中國的年輕人也不要以為中國讓利給台灣、香港,兩地的年輕人仍然不知感恩,他期待太陽花學運暫時完結後,台灣可以建立朝野互信,中、港、台民眾的交流可以消除陰謀論。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