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藝術團體 喚起各界關注六四史實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藝術團體六四舞台連續第5年公演

香港藝術團體六四舞台連續第5年公演

多個香港藝術團體最近以不同的表演方式,用戲劇以及歌聲的感染力,喚起各界了解及關注六四事件的史實。有劇團導演表示,受到去年的反國教絕食及今年的碼頭工潮等社會事件影響,今年觀看六四話劇的中學生,較過去幾年對六四事件更易產生共鳴。

為了讓香港年青一代有興趣了解及尋找六四事件的史實,一群志願人士在2009年六四20周年,成立「六四舞台」,首度創作及公演話劇《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以藝術表演介紹八九民運及六四事件,把國情和戲劇教育共冶一爐。

六四舞台導演李景昌表示,希望以舞台藝術啟發學生思考,讓六四薪火相傳

六四舞台導演李景昌表示,希望以舞台藝術啟發學生思考,讓六四薪火相傳

六四舞台導演李景昌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該劇團連續第5年演出《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而2011年劇團編製了80分鐘的校園版,在全港中學巡迴演出,並舉行演後座談會,與學生分享戲劇藝術以及對六四、中國民運的看法,希望啟發學生讓六四事件薪火相傳。

李景昌說:原來藝術這個媒體其實是很到位的,因為裡面牽涉了情感,我們希望藉著話劇的創作,希望將我們自己對六四這件事的情感貫輸進去,當然我們的情感不是濫情,我們是經過了很多資料搜集。

六四舞台最近在香港城市大學公演《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約有8成入座率

六四舞台最近在香港城市大學公演《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約有8成入座率

李景昌指出,今年《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將會在全香港超過20間中學巡迴演出,不過幾年來,巡迴演出的中學不夠100間,佔全港中學的比率不高,反映部份學校例如有親中背景可能比較保守,不歡迎帶有政治訊息的話劇在校內演出。李景昌並表示,近年發現部份公立學校採取較開放的態度,不只讓他們在校內演出,演後座談的內容也沒有限制,可以談及藝術、政治、六四史實等等,他發現有些學生的思考非常敏捷,發問的問題不是一時之間可以詳細解答。

李景昌說:竟然有學生提出就是說,如果我們推倒中國政府,那麼哪個政府來再領導這麼多億的人口呢﹖其實他是提出一個質疑,他覺得看完我們的劇,是覺得我們想推倒中國政府,當然我們不是,我們其實是想做一個引子,你喜不喜歡中國政府是你自己的事,但有同學會問我們,這麼多億的人口由誰領導。我們不是說回答不了,但如果在舞台上對著全校學生去說,又怕我們的回答太過引導性,我們會說交給你們自己去想,可能有一天是你,由你去領導這麼多億的人口。

六四報哀音除了以歌聲分享六四訊息,在表演場地並設有展板及留言板,讓觀眾透過文字及圖片分享感受

六四報哀音除了以歌聲分享六四訊息,在表演場地並設有展板及留言板,讓觀眾透過文字及圖片分享感受

李景昌認為,今年在學校宣傳六四話劇的巡迴演出,較易引起學生的共鳴,可能由於去年反國教絕食的畫面,與24年前天安門廣場學生絕食的情況類似,加上今年貨櫃碼頭工潮等社會事件,令學生較易有今昔對照的切身感受。

香港藝術團體「沒有製作」組織多隊「哀音隊」,今年計劃在全香港各區以歌聲傳承六四精神

香港藝術團體「沒有製作」組織多隊「哀音隊」,今年計劃在全香港各區以歌聲傳承六四精神

今年六四舞台並會公演另一齣六四話劇《讓黃雀飛》,跨時代以1989年香港人營救參與六四事件的民運人士,以及2010年由香港年青人帶領的反高鐵運動作背景,帶領觀眾反思愛國及個人身份認同。李景昌表示,7月底公演的劇場版,會加入佔領中環的元素,未來六四舞台的創作,不只局限六四的題材,並會加入中港的社會議題,並有歌曲、錄像等多媒體的混合,讓觀眾有更廣泛的政治覺醒。

參演《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的張滿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該劇只有3個演員,他飾演的角色是由四川到北京參與89民運的外省大學生,與劇中的北京大學生,以及一名由香港到北京採訪89民運的女記者,代表當時3種人對民運有不同的價值觀以及看法。

參演《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的張滿源表示,該劇主要是反映89民運不同人有不同價值觀及看法

參演《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的張滿源表示,該劇主要是反映89民運不同人有不同價值觀及看法

張滿源說:其實我們不想對於政府或者學生一方,給太多的主觀意見進去,其實當然有,但也反映實際的環境是,學生是有不同的磨擦,想反映實際的環境就是這樣,不想一面倒讓觀眾覺得學生一定是好的,其實沒有說好或不好,也反映出實際的情況,就是當六四的事情開始發生的時候,究竟你會離開廣場還是留在廣場﹖這些都成為學生不同的看法及想法。

參演《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的李欣怡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用話劇的方式向公眾傳遞六四的訊息,比傳統的燭光晚會之類的方式,更容易讓公眾接受。

參演《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的李欣怡認為,劇場有一種魔力

參演《在廣場放一朵小白花》的李欣怡認為,劇場有一種魔力

李欣怡說:劇場有一個很特別的魔力,就是比較聚焦,每個人進入劇場都會見到這個環境,就會更聚焦這個事件,我覺得我們演一些戲劇會比較立體化、生活化,令人更容易接受及明白。

香港藝術團體「沒有製作」在2009年六四20周年成立,剛開始以話劇傳播六四的訊息,前年開始組織「哀音團」,在香港街頭獻唱民運歌曲,以及勵志的流行曲,藉著「六四報哀音」的活動,傳承六四精神。哀音團的成員除了獻唱歌曲,並向途人講述1989年六四事件的經歷或者感受。

現場歌聲:看吧人群在挽手,爭取正義和自由,歌聲裡群情似火滿溢激昂震撼著四周,捍衛人權護眾生,不分社會還是個人,方可見無限理想每日每天漸近。

哀音團成員阿Miu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在中國大陸出生,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只有兩、3歲,後來她7歲左右與父母移居香港,長大後對六四幾乎沒有印象。阿Miu向父母問及六四事件的看法時,父親很激動地說,都是學生的錯,要不是學生在北京搞亂,不會發生這樣的事,而母親的態度較溫和,只一直重申不要再提起這件事情,父母的反應令阿Miu相當震撼。

六四報哀音成員阿Miu認為,街頭報哀音比演六四話劇更貼近觀眾,更生活化

六四報哀音成員阿Miu認為,街頭報哀音比演六四話劇更貼近觀眾,更生活化

阿Miu說:當時我聽完之後其實很震撼,為何你們(父母)當時(六四)明明身處其中,你們會這樣去看、這樣去想﹖尤其是我媽媽,相信是代表一大部份人的意見,就是知道都好,都不想再提及這些事,因為他們的反應,觸發了我真的很想去了解這件事(六四),甚至想以自己的方式來回應,所以我參加了六四報哀音的運動。

阿Miu表示,參加哀音團之前,也有參加話劇演出,她認為街頭報哀音更貼近觀眾、更生活化,可以與圍觀的途人或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分享他們的歌曲及對六四事件的看法,也會激發她以理性的角度不斷尋找六四的真相。她希望明年可以背著結他,遊走中國大陸,與各地的人分享歌聲以及六四事件。

90後的曹倩彤今年首次參與六四報哀音活動,她認為90後的年青人雖然不是六四事件的見證者,但可以是傳承者,她會盡力將所知的訊息傳揚,將來也會跟自己的兒女分享六四史實。曹倩彤認為,用歌聲分享六四訊息較易讓人接受。

90後的六四報哀音成員曹倩彤表示,用歌聲這種較和平的方式,分享六四訊息較易讓人接受

90後的六四報哀音成員曹倩彤表示,用歌聲這種較和平的方式,分享六四訊息較易讓人接受

曹倩彤說:一種比較和平的氣氛或者方法,希望香港人會容易接受一些。因為如果從來沒有接觸過政治,或者對政治沒興趣、政治冷感的人對於一些很激進,每日在新聞見到有人拉拉扯扯的人,可能覺得比較反感,如果我們用這種方式邀請人們來看,喜歡看的可以看,不看可以離開,這種方法可能他們會接受些。

觀看六四報哀音的大陸遊客肖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第一次到香港旅遊,也是第一次看到香港街頭公開悼念六四的活動,覺得很感動。

肖先生說:年青時候的感想比較激烈,現在人到中年的話就沉澱下來了,但是看到那個情景(報哀音),對他們很佩服的、一種深深的佩服之情。

肖先生表示,89年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他是高中生,覺得當時的學生是愛國的,這種愛國情懷值得宣揚,但是北京當局過去24年來不讓民間對六四有太多公開的悼念活動,所以他佩服香港人仍然願意公開悼念六四,傳承89民運精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