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80後與90後社會運動的差異

  • 湯惠芸 香港

2012年,香港90後青年發起的反國民教育運動,希望在意識型態上保護香港本土文化及身份認同

2012年,香港90後青年發起的反國民教育運動,希望在意識型態上保護香港本土文化及身份認同


發起反國民教育運動的香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最近舉行座談會,邀請兩位80後及90後的社會運動參與者,分享兩個世代的香港社會運動有何異同。兩個世代的社運人士都認為,反高鐵、反國教等社會運動,都是保護本土文化及港人身份認同、抗拒赤化。

今年持續接近3個月的反國民教育運動,至10月初香港特區政府宣佈擱置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暫告一段落。反國教運動的主要發起組織、學生團體「學民思潮」最近舉行座談會,邀請曾參與反高鐵等社會運動的80後社會運動參與者蔡芷筠,及學民思潮成員、90後社會運動參與者黃莉莉出席,討論兩個世代的香港社會運動有何異同及意義。

*80後參與社運受六四影響*

80年代出生的蔡芷筠在座談會上表示,她從小關心社會,以至長大後從事視覺藝術創作的靈感來源、以及參與社會運動,主要都是受六四事件影響。

香港80後社運參與者蔡芷筠

香港80後社運參與者蔡芷筠

蔡芷筠說:因為我自己小時候是7歲的時候看到六四事件,當時這個對於我來說是很大衝擊,因為你看著電視畫面有人殺了人,跟著殺了人是真的。所以我是由當時開始,我已經不是覺得這個世界很簡單,如果你問我會不會變回普通的純美學的創作,或者甚至是不是一個OL(辦公室女職員),我覺是沒有可能。不是因為創作的媒介轉換了,而是本身的人由那一刻(六四事件)開始已經不同了。

蔡芷筠2006年發起「保育天星鐘樓藝術行動」,以連串行為藝術喚起社會大眾對保育議題的關注,她也是首批衝進工地阻止拆卸中環天星碼頭鐘樓的抗爭者之一;2009年蔡芷筠加入反高鐵運動,成為「80後反高鐵青年」主力之一,負責宣傳設計,讓一般香港市民也更能關注政治和城市發展。

*90後學民思潮遊行較有秩序*

蔡芷筠在座談會上分析,80後及90後社會運動的主要差異,尤其是她參加過學民思潮發起的反國教遊行,她認為90後的學民思潮發起的遊行比較有秩序。

蔡芷筠說:完全是好像受過訓練的軍隊一樣,這樣是不會發生在80後。你知道嗎,我們試過搞一個示威,開會的時候有10個人,舉手誰人明天會出席,跟著只有我一個人到現場,因為大家會睡過頭,忘了帶東西,還未吃飯之類,即是沒有秩序。雖然我們好像很有想法、很有計劃,但是沒有秩序。

蔡芷筠表示,80後的社運欠缺秩序,有時忽發奇想要衝擊,但又欠缺準備,容易引起危險,甚至造成參加者被警方拘捕。而90後由學生發起的社會運動,由於有秩序,容易感染一些理性的人加入。

上世紀90年代出生的學民思潮成員黃莉莉,今年8月底是首批發起絕食反國教的絕食者之一,也是學民思潮絕食宣言的作者。黃莉莉在座談會上表示,90後發起的社會運動比較有秩序及理性,也是由於吸收了80後的經驗。

黃莉莉說:我們有一個即是外面的人給的美名,就是我們是學生、很有秩序、很純潔,我們有時做的事情沒有80後那樣突出,被警察拘捕這些新聞一定會播,有時我們的東西可能差勁一些,我們就是要顧著學生的身份,我們不可以衝,我們是學生,如果衝擊別人就會定性我們是激烈份子,所以我們覺得自己要冷靜些,我們不可以衝、不可以怎樣、怎樣,有些界線給自己。

美國之音在座談會上提問指出,80後青年發起的社會運動包括保護天星、皇后碼頭這些英國殖民地時代的建築,以及反對興建連接深圳的高鐵,而90後年青人發起的社運,主要是反對實施洗腦式國民教育,兩個世代的社會運動是否都是要都是保護本土文化及香港人身份認同、抗拒赤化﹖

蔡芷筠回答美國之音提問表示,80後的社會運動主要是空間上保護香港本土文化,包括抗拒消滅一些香港的歷史建築,而反對興建高鐵,就是抗拒香港與中國大陸有更緊密的連接。

蔡芷筠說:最初是空間上去處理,但到了反國教已經到了意識型態,即是我們不要這種教育,我不要被洗腦這樣。然後將來大家在爭取多一個(免費)電視台的時候,其實都是一種抵擋、意識型態上,即是我們已經由空間上捍衛香港人的本土的身份及文化,轉變到意識型態上都是捍衛自己的身份及文化。

黃莉莉回答美國之音提問表示,反國教運動爭取的是現今世代不會看到的轉變,也就是要捍衛下一代香港人的思想自由的空間。

香港90後社運參與者黃莉莉

香港90後社運參與者黃莉莉

黃莉莉說:就算香港真的變到很差,甚至中共完全入侵之後,我都是不會移民,因為我覺得留在這裡才有希望,就是不斷的離開、要移民,說香港沒有希望,我們走吧,子女當然送到外國,在這裡會被洗腦,我是絕對不會這樣做,我覺得留在這裡,他們(下一代)被洗腦的時候,就是我要告訴他們到底以前發生甚麼事,我覺得你一定要留在這裡,才可以令到這個地方改變。

有現場觀眾提問,兩個世代發起的社會運動有何成果﹖黃莉莉回答觀眾提問表示,她認為反國教運動已經暫時停止,不過最終不是學民思潮訴求的撤回國民教育科,可能當局的字眼仍然很隱悔,之後還有後續的事情會發生。

黃莉莉說:事件(反國教)進行了這麼久,到那個階段,其實是滿意,但你說對現在香港的政治局勢會不會真是滿意,其實我覺得不會滿意,我覺得還有很多的事情要做,可能就是剛剛蔡芷筠提到的,一些事件的累積,或者就是越來越多人去關注,為何事件(反國教)會發展得這麼快,就是現在香港有更多人關注這些政策。

*社會成敗要累積經驗分工*

蔡芷筠回答觀眾提問表示,社會運動的成敗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而是經驗的累積,甚至是分工。

蔡芷筠說:我覺得共產黨的入侵是無孔不入的,不是在某一兩件政策或者某一兩個人下台就可以處理到,而是大家都要很充份裝備好自己,然後每個人去分工對這些事情做反應,這才是更理想。我覺得現在開始有這種狀態,譬如有些人會比較關注(新界)東北發展,他們去組織,有些人關注水貨客,有些人會自己做,這個是我很樂於見到,即是不用所有事情都是某一個團體全部處理或者發起。

蔡芷筠並表示,80後發起的社會運動,有些是因為警方清場而終止,包括保護天星及皇后碼頭,令她留下痛苦的回憶,需要一段時間去恢復,後來發展出一套快樂抗爭的方式,以表達一種生存的勇氣,以及生活的信心,去感染更多的人參與社運,因為悲情的社運會給人絕望的感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