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多間大學 要求學聯改革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浸大、學聯前路討論會」,有幾十名學生出席 (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舉辦「浸大、學聯前路討論會」,有幾十名學生出席 (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由香港8間大學組成的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在去年底雨傘運動結束後,香港大學學生會不滿學聯的決策等問題,今年2月透過公投通過退出學聯。最近多間大學都有退聯行動或關注組成立,要求學聯提出改革,包括普選秘書長,以及改善財政混亂及透明度低等問題,否則將會在校內發動退出學聯公投。有學聯常委表示,正商討改革。

繼香港大學學生會今年2月中透過公投通過退出學聯,多間學聯成員大學的學生組織,最近相繼成立退聯行動組或關注組,退出學聯成為校園熱門話題。

浸會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行動組成員湯偉圓表示,學聯在雨傘運動的決策問題,是引發多間大學學生考慮退出學聯的導火線 (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浸會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行動組成員湯偉圓表示,學聯在雨傘運動的決策問題,是引發多間大學學生考慮退出學聯的導火線 (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星期四傍晚在校園內舉辦「浸大、學聯前路討論會」,有數十名學生出席。浸會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行動組成員湯偉圓在討論會表示,行動組在討論會前提出學聯架構四大流弊,包括透明度低:財政報告沒有在學聯的網頁上或透過其他途徑定期公佈,浸大學生本年度繳交接近1萬美元會費,學生不了解會費的實質用途;小圈子選舉:學聯秘書長不是由8間成員大學的學生直接選出,而是由代表團選出,不過,代表團也不是由學生選出,而是由評議會或幹事委任。

湯偉圓表示,學聯在雨傘運動的決策問題,例如有學生認為學聯錯失行動升級的時機等,是引發多間大學退出學聯的導火線,但並不是唯一的理由。

雨傘運動學聯決策是導火線

湯偉圓說:要退聯不是因為雨傘革命,我覺得一直以來學聯有一個引導,就好像想令大家覺得,要學聯改革是雨傘革命才有,但其實不是,我們浸大退聯行動組、我沒有見到任何一個關注組,是因為雨傘革命所以就要退聯作為唯一的理據,雨傘革命只是作為導火線,剛剛這些問題就因為這條導火線,讓大家看到原來學聯的架構是有這麼多問題,大家才說要退聯。

湯偉圓引述香港時事評論員李怡最近在《蘋果日報》撰寫的社論表示,如果說雨傘運動帶來民主運動轉折的時代,那麼港大退聯就帶來一個民主政團轉變體質的時代,所有爭取民主的政團都應該好好思考。轉型是痛苦的,也可能在一段時期拖慢了民主力量的匯集,但所有的進步都要付代價。

要改變抗爭模式

湯偉圓說:現在很明顯經過雨傘運動之後,香港的抗爭模式已經是永遠地改變了,好可能以後主導抗爭的團體都要跟著改變,現在你(學聯)跟不上時代、即是已經脫節了,你又要大家等你、先不要走,我就不明白你在說甚麼﹖

現任學聯常委、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王瀚樑在討論會上表示,他個人反對浸大學生會退出學聯,他表示,學聯秘書處包括正副秘書長沒有實質的職能,有如一個公務員單位,因此沒有普選秘書處的必要。王瀚樑並表示,8間大學的學生會退出學聯仍然可以各自有效運作,但他認為學聯有存在的意義。

現任學聯常委、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王瀚樑表示,他個人反對浸大學生會退出學聯(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現任學聯常委、浸會大學學生會外務副幹事長王瀚樑表示,他個人反對浸大學生會退出學聯(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王瀚樑說:學聯的存在是提供一個很好的渠道和平台,很好的方式令到學生會的外務工作得以推展,包括不只政改議題上,政改議題上學聯及浸大學生會,在這兩年裡透過學聯與不同的學生會有聯絡工作,令到學生會在政改議題上有很多參與,包括一年前的學界諮詢日,例如學界公投,以及去年4月推出的學界政改方案、622投票有30多萬港人支持學界方案。然後到7月1日留守遮打道,或者再之後發動罷課,其實學生會透過學聯這個平台,與不同的院校合作當中,得以推展的外務工作發揮了很多。

即將接任學聯常委、浸會大學學生會候任外務副幹事長張崑陽在討論會表示,退聯行動組主張退出學聯,主要是因為前任學聯成員承諾的改革做不到,但張崑陽認為,需要思考退出學聯之後的後路,他認為學聯可以凝聚學界的聲音,這是8間大學學生會分散的話不能做到,因此退聯是弊多於利。

學聯的凝聚功能

即將接任學聯常委、浸會大學學生會候任外務副幹事長張崑陽表示,退聯弊多於利(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即將接任學聯常委、浸會大學學生會候任外務副幹事長張崑陽表示,退聯弊多於利(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張崑陽說:如果外務上我們沒有學聯這個平台,或者在一些議題我們去處理的時候,剩下我們一間學校去做的時候,是否真的有以前這麼大的影響力﹖或者是否真的做得更好﹖是否有這麼多資源去做﹖這個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問題。

有浸大學生在台下發問表示,去年雨傘運動爭取真普選,其中一個重要議題也是學界政改方案的重要元素,就是公民提名普選特首,這位學生質疑現任學聯常委王瀚樑表示,不可能普選學聯秘書處。

浸會大學學生發言表示,學聯架構有如北京提出的提名委員會及選舉委員會選舉特首(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浸會大學學生發言表示,學聯架構有如北京提出的提名委員會及選舉委員會選舉特首(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浸大學生說:它(學聯)秘書長的架構其實根本與我們現在普選特首的架構差不多,根本就是有一班人幫我們代表選出來,然後幫我們再選(秘書長),即是我們選舉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你今日學聯支持我們不公義的普選特首制度,然後選秘書長,是不是一個有問題的事實。

香港中文大學本土學社發起人劉穎匡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中大本土學社最近向學聯提出,要求學聯在二月之內提出改革方案,否則中大本土學社將會在3月發動退出學聯的公投聯署。劉穎匡表示,學社質疑學聯的架構不民主、體制不透明,何時開會、有沒有會議紀錄、一般學生可不可以列席都沒有公開,尤其是財政狀況不透明,令人疑慮。

香港中文大學本土學社發起人劉穎匡表示,退出學聯毋須考慮中共是否高興(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香港中文大學本土學社發起人劉穎匡表示,退出學聯毋須考慮中共是否高興(美國之音 湯惠芸攝)

劉穎匡說:其實學聯現在是坐擁一筆數以千萬(港元,超過100萬美元)計的資金,我們學生會每年都會數以萬計美元去付會費給學聯運用,但這筆會費的財政狀況如何﹖其實現在越來越多人揭露並質疑,包括有些物業原來是由一些不是學生的人,用公司名義去持有,也有人說其實它可能動用一些錢去支助一些政黨或者社運團體去搞社運,到底這些傳言是否真確﹖我們完全一無所知。

劉穎匡表示,去年的佔領行動其間,學聯秘書正副秘書長周永康、岑敖暉聲名大噪,但同時讓很多大學生覺得學聯這個組織與學生之間距離很遠,不能代表他們所以有港大學生會退出學聯公投。劉穎匡認為,今年港府提出的政改方案在立法會表決前後,可能都會引發很多社會運動,因此目前是時候在校園內討論,是否留在學聯抑或由學生會自己發起社會運動。

本土路線vs大中華路線

劉穎匡說:整個學聯在路線上都是偏向所謂大中華、或者偏向左翼一邊的思想,與我們本土路線越走越遠,我們會思考其實會不會是它的制度上、或者產生方法上令本土的聲音不能進入,或者沒有一個民主的機會讓不同聲音的同學進去發聲,我們也沒說要一言堂的令到學聯要是某種聲音,但最起碼要有比較民主、公平、透明的公平參與,我想對不同意見的人都會是好事。

劉穎匡表示,對於有評論認為退出學聯會令學生的力量分散,令「中共最高興」,劉穎匡認為毋須考慮中共的看法。

劉穎匡說:首先中共高不高興我沒有興趣去關心,這是第一點,第二點是我們應該是為相同而團結,而不是為團結而相同,如果我們根本在理念上無辦法可以達成一致的話,為何要勉強為團結而團結呢﹖

香港大學學生會退出學聯之後,其餘7間學聯成員大學學生會最近在學聯社交網頁發表聯署聲明,表示雖然感到遺憾無奈,但會尊重結果,未來希望在目標一致議題上,能繼續與港大學生會合作捍衛香港。

繼續與退聯的學生會合作

聲明表示,學聯主權從來在於由院校同學一人一票選出的成員院校學生會,學聯絕不是也從不是獨立存在。港大、中大、理大、嶺南、樹仁、浸大、城大和科大學生聯合起來,才是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會向同學解釋疑惑,同時在過往工作之中與會眾溝通不足,作為學聯院校學生會成員責無旁貸。

香港中大學生會會長、學聯常委張秀賢星期四接受傳媒訪問表示,學聯正商討改革方案增加透明度。不過他認為退聯的學生組織提倡的一人一票選學聯秘書長,不是好方法,因為會造成壟斷。而香港嶺南大學學生會已收集了足夠聯署,將於3月9日或10日安排舉行退出學聯公投。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