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民思潮 "倒梁" 集會爭取普選

  • 湯惠芸 香港

多個香港民間團體代表參與學民思潮舉辦的「倒數跨越末日 - 倒梁爭民主起動晚會」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多個香港民間團體代表參與學民思潮舉辦的「倒數跨越末日 - 倒梁爭民主起動晚會」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發起反國民教育運動的香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星期五晚舉行「倒梁」集會,呼籲香港人爭取普選,要求小圈子選出、誠信受質疑的特首梁振英下台。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表示,最近中國社科院藍皮書點名批評他,反映北京可能藉此收緊香港的網絡言論自由。

學民思潮舉辦「末日倒梁」集會,要求誠信受質疑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下台,有超過一百人參與。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學民思潮舉辦「末日倒梁」集會,要求誠信受質疑的香港特首梁振英下台,有超過一百人參與。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去年5月成立、以反對當局推行國民教育科為主要訴求的香港學生組織學民思潮,星期五晚在香港島主要購物區銅鑼灣舉行「倒數跨越末日 — 倒梁爭民主起動晚會」。

​學民思潮發言人周庭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星期五即是12月21日是民間流傳的世界末日,在當日舉行晚會,呼籲香港人平安度過世界末日之後,就要決心改變香港一次,並且向公眾傳達爭取普選,要求小圈子選出、誠信受質疑的香港行政長官梁振英下台的理念。

周庭說:要求梁振英下台首先是因為他不是由普選產生的一個特首,我們的制度是非常不民主及不公義,當他沒有人民受權的時候,他也不懂得去尊重人民的意見,我們在國民教育、新界東北、龍尾等等的議題都可以看到。另外,這個特首在處理自己的違建問題上其實說了很多謊,有絕對的誠信問題,如果一個特首在立法會議事廳說謊都敢的話,他還有沒有資格做我們的特首呢﹖

學民思潮發言人周庭表示,參與「倒梁」行動,不會計較成功的機會。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學民思潮發言人周庭表示,參與「倒梁」行動,不會計較成功的機會。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周庭表示,學民思潮星期六(12月22日)開始,一連6日在全香港各區擺設街站,派發單張,呼籲公眾參加1月1日由民間人權陣線舉辦的「倒梁爭民主、重奪普選權、元旦大遊行」。周庭認為,參與「倒梁」行動,不會計較成功的機會。

周庭說:我們參與社會運動是絕對不會用機會去衡量,即是當初我們要求當局撤回國民教育科的時候,我們純粹是因為這件事不對我們就去做,而不是說這個機會率高我們才去做,只要我們努力的話,我相信是會有成功的一天。

今年香港反國民教育運動有9萬人上街遊行、12萬人佔領香港特區政府總部,最終迫使當局宣佈擱置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直屬中國國務院的中國社會科學院,最近發表2013年《社會藍皮書》,首次將十多萬人參與反國教運動,官方定性為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等3名成員利用互聯網發動。

黃之鋒在星期五晚的集會上發表講話指出,去年5月成立學民思潮及社交網站專頁,沒有想過成為超過十萬人參與的社會運動,到最近被中國國務院直屬機構點名批評,更令他感到愕然,因為中國社科院認為,香港的反國教運動只是一小撮人的偏激意見,反映北京當局未能準確了解香港民意。

黃之鋒說:今日黃之鋒站出來是告訴香港市民,原來中學生,或者十多歲的小伙子,都可以站出來跟大家說,學生運動是無畏無懼,不只是一句口號,而是一件實實在在可以執行、可以行出來的事,可以實現的。同樣地,今日我更要堅持下去、站出來,因為我記得在李旺陽的遊行有一句說話,「今日不站出來、明天站不出來」,我很擔心中共的管治,會滲透來香港,北京會打壓或禁錮一些維權人士,我會覺得很遠,但我不知道甚麼時候,連香港都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擔心,中國社科院最近點名批評他,北京當局會藉此收緊香港的網絡言論自由。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擔心,中國社科院最近點名批評他,北京當局會藉此收緊香港的網絡言論自由。 美國之音湯惠芸拍攝

黃之鋒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一開始知道被中國社科院點名批評,有擔心及驚訝,但是會堅持參與社會運動,不希望香港有更多社運人士被北京當局點名。黃之鋒並表示,反國教運動演變成12萬人包圍政府總部,主要不是靠互聯網動員,而是梁振英一直漠視民意,激發出巨大的反對聲音。

​黃之鋒說:我一看到中國社科院親自點我名,還將我的名字由金字旁的「鋒」,寫成山字旁的「峰」,其實我很驚訝,驚訝不在於他們寫錯我的名字,而是為何中國國務院的直屬機構要這麼高規格去寫一份藍皮書,親自點我名,還將學民思潮的反國教運動與烏坎村的維權事件相題並論,更將整個(反國教)運動定性為一小撮人的動亂,這個與20多年前的學生運動的定調有何分別﹖我擔心未來的網絡自言論由會不會有越來越多監控。我們看到國民教育的推行,是源自胡錦濤、溫家寶訪港,說要增加香港人的身份認同,今日中國國務院直屬機構這樣的定調,會不會促使我們香港的網絡自由漸漸被收窄,我們很擔心。

有參與星期五晚「倒梁」集會的香港市民王女士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以往從來沒有參與群眾集會,這次參與「倒梁」集會,主要是因為梁振英的誠信有問題,而中國社科院最近點名批評黃之鋒,也令她擔心將來中國箝制言論自由的手法會運用在香港。

王女士說:這個是很嚴重的,香港將會有很多很多李旺陽、將會有很多很多劉霞,會因為身邊的人犯了甚麼罪就被軟禁、被消失、被滅聲。

黃之鋒對美國之音表示,學民思潮由反國民教育,走到「倒梁」運動,主要由於反國教運動讓他們學習到,國民教育的推行不是一個單純的教育議題,科目的推行手法在一個不民主的制度下,一切諮詢和委員會的成立,只是政治花瓶,即使民意非常清晰,當局仍然可以在12萬人佔領政府總部後一個月,才宣佈擱置國民教育科課程指引。所以他們認為,在一個不民主的制度下,政府不會重視民意,因此,「倒梁」爭取普選,令香港的政治環境變革才能解決很多制度的問題。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