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港警週三強行清場拘捕學生領袖

  • 海彥

香港高等法院執達主任早上8點左右在彌敦道和亞皆老街交界處宣讀臨時禁制令,要求佔領人士立即離開,並宣佈半個小時後展開清理障礙物行動。現場已有 大批員警 在附近和彌敦道其他地方戒備。據悉,警方調配六千警力配合清場,其中包括許多佩戴警牌的便裝員警。佔領區內數以百計的佔領人士等待清場,少數人則與在場的 一些反佔領人士爭論和相互指責。現場也聚集了大批媒體記者。

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和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等人在現場一個臨時檯子上,要求執達主任解釋禁制令內容,包括阻礙執達主任工作等的解釋和定義。

執達主任上午10點前宣佈,禁制令的原告代理人開始清除障礙物行動,並再次呼籲在場的佔領人士立即收拾物品離開。隨後,十幾個身穿白色T恤、戴紅帽的的士業 團體代理人,開始清拆彌敦道佔領區的路障,但是開始後不久就有代理人與示威者口角,其中一位手拿工具刀的代理人在爭吵中向示威者揮手,而另一位則用紅帽子 揮打示威者,受到執達主任的制止。由於現場出現混亂,執達主任示意暫停清除行動,並後撤,警方隨即接手佈防,大批防暴警員到場。隨後警方宣佈,任何人妨礙 或干擾清除障礙物的工作,可能違反法庭命令,構成藐視法庭及簡易程式治罪條例23條「抗拒或阻礙公職人員罪」。 約10點15分左右,警方發出最後警告,呼籲示威者離開,否則警方將不再作警告而使用最低武力制止。隨後大批戴頭盔的警員進入佔領區範圍,開始清除障礙 物。現場有示威者與警員理論期間,被警員抬走拘捕。

在彌敦道南行線上的學聯副秘書長岑敖暉和學民召集人黃之鋒等人被警方包圍,在他們低頭商 討時,一群便裝員警突然衝過鐵馬將他們衝壓在地,抬走拘捕。警方隨後派出大批藍帽子衝鋒隊員和防暴員警強行清場,將彌敦道上所有人一路向尖沙咀方向驅趕, 並在山東街路口再次警告所有人立即離開,否則展開拘捕行動。

到上午11點半左右,警方將數百名示威者一路驅趕至登打士街,並在該處設置了另一道警方警戒線,試圖將示威者趕離彌敦道。

到下午 1 點15分左右,警方清理彌敦道的障礙物行動接近完成,並要求所有人離開彌敦道,多數人聽從。隨後,南行的一條行車線重開。到下午3點以後,彌敦道全部行車線恢復通車,現場仍有大批員警戒備。

警方強力清場旺角彌敦道佔領區,引發現場許多佔領者質疑警方以協助執行禁制令為由,進行清場。一直在現場的社民連副主席吳文遠對美國之音表示,他個人認為警方執法有違反程式的地方。

他說:“他們沒有根據程序來做,用禁制令的藉口來清場。我多次地問警方,叫他解釋一些問題,譬如說,他們執行禁制令,執達主任在不在,他不知道。然後禁制令裡清理障礙物,包括不包括示威的市民,他也沒答覆。”

媒 體報導,立法會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表示,警方應清楚交代,是清場或是協助執行法庭的禁制令,如果是執行禁制令,警方應按照禁制令條款,向在場人士清楚解釋禁 制令內容,如在場人士仍不遵從,才可作出拘捕,但警方在彌敦道的行動,並無按照法庭程式做,是借禁制令清場,對法庭和法治都不尊重。

郭榮鏗還表示,警方一時執行禁制令,一時運用警方執法的權力,令在場人士不知道因何理由被捕。

不 過,對於有意見批評警方星期二協助執行亞皆老街禁制令的行動,已超出法庭禁制令範圍,律政司司長袁國強星期三回應說,警方的行動不存在是否超出禁制令範 圍。他強調,因為高等法院原訟庭及上訴庭都已表明,禁制令相關條文不影響警方原有在法例下的權力,因此,警方可以根據法庭授權執行禁制令,並在有需要時行 使法例下擁有權力。

袁國強還表示,警方在全港各地點有絕對的執法權,希望公眾不要被誤導認為警方只可根據禁制令辦事。

最新消息:

數以百計的香港市民在旺角佔領區星期二、三被清場之後,週三晚開始聚集在旺角銀行中心附近的西洋菜街、奶路臣街和山東街彌敦道至女人街一帶,其中尤以山東街附近人數最多。大批軍裝和便裝員警在場戒備,在道路上築起防線,將示威者擋在行人道上,防止有人衝上馬路。

據自擊說表示,警方此前7點左右在銀行中心附近為防止人群聚集曾截查過往市民,並在隨後的行動中拘捕多人。
此外,警方在彌敦道靠近亞皆老街的地方也不讓人群聚集,不停也讓行人離開。
在 8點半左右,在山東街上等路口的員警開始整隊撤離,警方封鎖線也解除,部分員警已經離開現場。不過,因現場幾位便裝員警拘捕一位男子,引起市民圍堵,要求 放人,雙方發生擁擠,場面非常混亂。已經撤離的員警又返回,重新封鎖西洋菜南街,並從山東街彌敦道方向將市民推後。過程中,有數人被員警拘捕,至少一個受 傷,臉上帶血。

到晚9點半左右,局勢逐漸緩和下來,雙方持續對峙。現場市民不停高呼"我要真普選"和讓警方開路。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