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權觀察稱 中國殘疾人受教育阻礙重重

  • 美國之音

人權觀察稱 中國殘疾人受教育阻礙重重

人權觀察稱 中國殘疾人受教育阻礙重重


中國政府2008年簽署了《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承諾朝著“把所有殘疾兒童納入中國九年義務教育”的目標努力。但是時隔5年之後,人權組織人權觀察最近在中國進行的調查發現,中國政府的承諾和中國殘疾兒童的受教育狀況存在巨大反差。人權觀察7月15日在華盛頓召開記者會,發布了題為《中國殘疾人受教育阻礙重重》的人權報告,對中國殘疾人受教育狀況進行了說明。

中國政府在2008年批准了《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因此也就有義務發展全面接納的教育系統,使九年義務基礎教育系統充分無障礙地向殘疾兒童敞開大門,讓所有兒童在共同學習和玩耍中獲益。而科學研究結果顯示,有殘疾和沒有殘疾的學生在一個有足夠支持的全面接納的環境中共同學習,可以有更好的學習成效。
中國的殘疾兒童得不到受教育的資源。

中國的殘疾兒童得不到受教育的資源。


但是時隔五年之後,人權觀察組織7月15日在華盛頓發表的題為“只要讓我們繼續上學:中國殘疾人受教育阻礙重重”的報告卻指出,中國的殘疾兒童在獲得教育方面遇到重大障礙,許多這樣的兒童得不到任何教育。在高等教育方面,中國政府的指導意見甚至允許大學限制或者不予錄取某些身體或者精神殘障的考生和學生。

根據中國官方的統計,中國至少有8千3百萬殘疾人,而他們當中有超過百分之40的人屬於文盲。雖然中國政府的數據顯示,初等義務教育幾乎達到全面普及,但是殘疾兒童方面卻存在極大落差,百分之28的殘疾兒童沒有獲得他們有權享受的基本教育。

人權觀察這份報告的發表,是基於2012年12月到2013年5月間在中國的12個省份對62名
受訪者的訪談記錄。受訪者主要是殘疾兒童或者年輕人及其家長,並同時參考了中國政府發布的資料和專家的政策評估文件。雖然中國政府已經制定了關於殘疾人教育的法律法規,承諾要提高殘疾兒童的入學率,並且減免他們的學雜費,但是人權觀察的報告詳細說明了中國的很多學校是如何拒絕殘疾學生入學,或者施加壓力讓他們退學,或者未能提供合理的課堂便利以協助他們克服與殘疾有關的各種障礙。

根據《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以及中國的《義務教育法》以及《殘疾人保障法》,中國政府有義務確保各個學校為殘疾學生提供“合理的便利”,以減少障礙對殘疾
學生表現的影響,除非這種便利對政府而言過於困難或者昂貴。但是人權觀察在調查訪談中發現,在各個教育階段,普通學校很少甚至完全沒有為殘疾學生提供便利。

一位家長告訴人權觀察,校方明確告知她,既然她的孩子來到一個“正常的環境”,那就應該由這名殘疾孩子去適應學校,而不是相反。還有一位家長說,她必須整天背著孩子上下樓,因為教師和衛生間不在同一樓層。有些兒童乾脆完全被忽略,原因是中國普通學校的老師很少或者沒有受過全面接納教育的訓練,根本不懂如何適應殘疾兒童的需要。

主持此次發佈會的人權觀察中國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女士告訴美國之音VOA衛視,對於中國殘疾人教育的這種現狀,中國政府教育部和準官方組織中國殘疾人聯合會都難辭其咎。

理查森女士說:“我認為中國的政界和教育界對殘疾人的全面接納教育究竟意味著甚麼,需要為此做些甚麼,仍然缺乏很好的理解。同時我們的研究結果也顯示,中國制定政策、培訓教師或者評估學校等相關權力部門,現在就可以採取步驟實現為殘疾學生提供‘合理便利’的條件,這些步驟並不複雜,也不會花費太大。短期內就可以取得顯著進展。我同時認為,長遠來看,中國政府需要投入更多的資源,致力於破除社會對殘疾人的偏見和歧視,确保創建一個包納寬容的社會,讓殘疾兒童真正得到在正常學校學習的機會。”

索菲理查森表示,中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簽署批准《聯合國殘疾人權利公約》五年後的今天,仍然在殘疾人教育方面沒有多少作為,這無論如何是說不過去的。她說,對於中國殘疾人教育的現狀,人權觀察願意同時也有很多建議願意提供給中國政府。

理查森女士說:“我們在報告中提出了很多詳盡的建議,這些建議包含了實現殘疾人全面接納教育的方方面面。這其中包括教師培訓、确保讓家長和孩子參與接受教育的探討,讓學校的管理者擔負起責任,讓殘疾兒童在他們的學校就學更為容易。可以很快採取相當多的措施,來減輕目前的殘疾兒童的受教育問題,如果中國政府願意堅持去做,為所有兒童提供9年義務教育,我們認為在很短的時間內,在殘疾人教育領域見到很顯著的進展是可以實現的目標。”

據悉,人權觀察組織在撰寫《中國殘疾人受教育阻礙重重》的人權報告的同時,還在5月20日分別致函中國教育部部長袁貴仁以及中國殘聯主席張海迪,就中國的殘疾人教育事業提出一些希望得到答覆的問題,但是至今沒有任何回復。人權觀察組織希望中國政府能夠高度關注中國的殘疾人教育事業,做出和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相稱的努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