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上海訪民期待會見聯合國人權小組未果

  • 申華

187名上海訪民對未能與聯合國人權小組對話表示失望,敦促國際社會關注中國人權現狀。中國訪民求助國際社會司法援助,同中國國內司法救助不利、律師隊伍良莠不齊有很大關係。

這些上海公民日前對未能見到來滬訪問的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人權問題專家組深表失望。中國官方新華社曾報導,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法律和實踐中對婦女的歧視問題工作組”12日至19日訪問中國。中國外交部表示,聯合國的這個人權小組,除同中方主管官員及專家、學者交換意見外,還要訪問上海和雲南等地。

這批上海訪民聯名簽署,歡迎聯合國工作組訪問上海,希望有機會同工作組自由交流,或者關注自己的個案。顯然他們的希望已經落空,按照官方公佈行程,這個代表團已於19日結束訪華,訪民未能在上海同聯合國人權問題專家組接觸。簽名人許國棟對美國之音說:“國際社會應該對中國施加壓力,中國的人權狀況是沒有人權。”

187名上海公民還特別希望,以弗朗西斯拉道伊女士為首的聯合國歧視婦女問題工作組,特別關心中國諾貝爾獎得主劉曉波的妻子劉霞被非法軟禁的處境,以及人權捍衛者倪玉蘭﹑曹順利﹑劉萍以及大批中國訪民的情況。

很長時間以來,中國訪民一直試圖借助國際社會和國際組織,尤其是聯合國人權專門機構的影響力,推動改善中國人權狀況。上海訪民聯署簽名是這類努力的最新嘗試。上海維權律師鄭恩寵日前撰文說,187名上海市民簽名行動,是上海市民維權的又一大進步,一個人參加維權隊伍後,不僅要關注自己的命運,也要關注他人命運。

不過,鄭恩寵律師強調,中國訪民維權需要得到國際社會幫助的同時,還需要得到中國國內律師的鼎力司法幫助。他贊揚一批道德水準高尚的律師,不計報酬,仗義執言為弱者辯護。不過同時表示,中國訪民艱難上訪過程中,並非每次都能有“頂級中國律師自願挺身而出”。他說, 律師靠訪民出名,應無償為訪民服務。

上海訪民沈永梅對美國之音說:“律師本身是靠律師工作吃飯的,他們要(費用)錢,是要(和別人)分,這是真的。現在中國流傳一句話,律師,法官,吃了被告,吃原告的錢,這個官司就是打不贏。他們是一個政府,一個領導,一個政法委書記,統一下來的”。”

報導顯示,中國訪民尋求聯合國以及國際社會司法援助的動因之一,就因為在中國尋求司法救助非常艱難,好律師數量不多,一般律師費用也不菲。中國律師的辯護成效,除受政府控制的司法制度制約外,本身也受商業經營模式影響,“有理無錢莫進來”。

上海訪民沈永梅說,好律師在中國往往被當局打壓:“這個司法救助途徑,看上去是救助,但是得不到真正的救助,是假的,只是名義上的救助。很多公民律師,例如北京的律師高智晟,他們很有名,為訪民案件打官司。可是現在他們怎麼樣了呢? 營業執照都被沒收了。在中國得到司法救助?不要去想。”

報導顯示,中國訪民求助聯合國以及國際社會的司法救助,反映訪民對中國司法制度失去信心,對國內現有司法救助體系缺乏信任。

不過也有輿論認為,西方國家請律師也要花錢;有錢請到善辯名嘴律師,他們所做出的顛倒黑白辯護未必為社會輿論接受;法院免費指派律師的辯護能力,也要靠求助人的運氣。不少訪民認為,解決大批中國訪民冤情的有效途徑,首先在於在中國建立起獨立的司法體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