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灣民眾慰安婦紀念日 要求日本正式道歉與賠償

  • 莉雅

台灣目前倖存的慰安婦只剩下6人。(資料照片)

台灣目前倖存的慰安婦只剩下6人。(資料照片)

8月14日不僅是二戰結束68週年紀念日的前夕﹐也是第一屆國際慰安婦紀念日。台灣一些民間團體和個人在日本駐台灣代表處前舉行集會﹐抗議日本政府至今不承認二戰期間曾強徵慰安婦的史實﹐並要求日本首相代表其政府﹐給予慰安婦公開的道歉和正式的賠償。

8月14日星期三上午10點左右﹐台灣從事慰安婦運動的民間團體“婦女救援社會福利事業基金會”(婦援會)會同其他一些民間團體和民眾﹐聚集在日本駐台灣辦事處日本交流協會前﹐抗議日本政府至今不願承認二戰期間曾強徵慰安婦的歷史事實。

抗議活動的組織者﹑婦援會執行長康淑華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表示﹐她們以往每年都會在8月15號左右與日本﹑韓國﹑菲律賓﹑美國和德國等國家舉行同步的抗議活動﹐而今年更具有特別的意義。

康淑華說﹕“那今年更有意義的是因為今年8月14日也是第一屆國際慰安婦紀念日﹐我們紀念1991年8月14號韓國的慰安婦金學順女士﹐她第一次站出來﹐向全世界揭露當年日軍的一個暴行。因此我們選在今天﹐希望能夠透過國際的串聯行動﹐要求日本政府能夠正視他們過去所犯下的歷史罪行﹐提出一個具體的道歉跟賠償計劃。”

康淑華在集會上發表致詞時說﹐歷來各界日本首相及政府官員針對二戰期間慰安婦所發表的談話﹐至多僅只是對慰安婦所受到的“不人道對待”表示遺憾和道歉﹐但他們卻對當年日軍曾強徵誘騙慰安婦之史實絕口不提﹐更以閃爍﹑曖昧含混的話術誤導各界的認知﹐讓世人誤以為日本已針對慰安婦事件致歉﹐實際上是企圖以迴避的手段﹐推諉政府所應肩負起的罪行與歷史責任﹐而安倍首相發表了當年日軍強徵慰安婦一事“缺乏證據”的論述更是令人遺憾。

台灣前立法委員黃淑英在集會上駁斥了大阪府知事橋下徹有關慰安婦的說法。

她說﹕“每一年到這樣一個時候心裡都非常難過。那更難過的事情是﹐日本大阪府知事橋下徹說﹐慰安婦的制度是戰爭必要的措施。是戰爭時所犯下的罪行。對慰安婦的不公平﹑虐待﹐歧見以及剝削是不可以有任何理由的﹐戰爭更不是它的一個理由。”

在二戰期間﹐總共有20萬婦女被強徵或是誘騙為日本軍人充當慰安婦﹐台灣至少有2千人成為慰安婦﹐而目前倖存的只有6人﹐她們的平均年齡高達88歲﹐最年長的已經92歲。

台灣婦女團體全國聯合會秘書長何碧珍呼籲日本政府拿出勇氣﹐在這些阿嬤們的有生之年﹐以最真摯的誠意還給她們一個道歉與公道。她還呼籲有良心和勇氣的日本人民站出來﹐對日本政府施加壓力。

立法委員尤美女國會辦公室主任蔣月琴也表示﹐日本政府以為慰安婦的問題會隨着這些慰安婦的去世而消失的想法是錯誤的。

她說﹕“我們這些阿嬤們都在日漸凋零﹐那麼凋零之後﹐歷史就不再了嘛﹖事實就不見了嗎﹖我相信﹐這是我們身為下一代台灣人應該要持續追究的一個責任。 ”

蔣月琴說﹐在韓國國會議員日前發起了譴責日本對慰安婦態度的聯署之後﹐立法院以尤美女議員擔任會長的國際人權促進會也發起了跨黨派的聯署行動並獲得不同黨派議員的簽字。

為了喚起年青人對台灣籍慰安婦的了解﹐婦援會今年還特別與台灣大學學生合作﹐協助他們成立“阿嬤的紙飛機”團隊﹐希望為進行了20餘年的慰安婦求償活動注入新的活力。

“阿嬤的紙飛機”發起人﹑台大學生郭家祐呼籲年青人繼續為這些慰安婦發聲。

她說﹕“所有的活動也不會在今天的抗議活動結束後就結束。今天回去之後﹐希望你們可以告訴你們的朋友﹐不管是你們的台灣朋友還是外國朋友﹐告訴他們這些阿嬤們的崇敬。我們每個人一定都有一點力量去改變這個社會的不公不義。”

參加抗議的一位年青人對美國之音表示﹐他是在網上看到有關這個活動的消息﹐覺得很有意義。

他說﹕“覺得說做錯了事就要道歉﹐這是很小就知道的一個道理。”

在婦女團體和學生代表致詞後﹐組織者還安排了名為“揭穿日本政府的假面具”的行動劇﹐譏諷日本極右政客的言行。隨後抗議代表提出了他們的訴求並進入到日本交流協會大樓前面﹐要求日本方面的代表接受陳情書並道歉。一開始﹐代表處只派了總務處的一個低級別的工作人員出來﹐後來在民眾的壓力之下﹐交流協會指派副代表級別的官員出面致意﹐但是仍然一如既往的不發表任何意見﹐並旋即離開﹐在場的抗議民眾便一同把手上所拿的白色面具擲向日本交流協會﹐以表示她們的不滿與憤怒。

台北市警察局派遣了幾十位警察在抗議現場維護秩序﹐整個集會過程平和理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