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法律窗口:無證移民的子女能否享受州內學費待遇?

  • 亞微

申請移民的墨西哥青年身穿畢業禮服遊行,要求在美國學完課程。(資料圖片)

申請移民的墨西哥青年身穿畢業禮服遊行,要求在美國學完課程。(資料圖片)


在美國,就讀本州大學者均可享受州內學費待遇,這對美國公民,甚至綠卡持有者來說,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但對有些無證移民的子女來說,卻是一個望塵莫及的奢望,最近,在與首都華盛頓接壤的維吉尼亞州,有7名學生就因無法享受州內學費待遇而把州政府告上了法庭。下面的法律窗口節目,我們就來聽聽兩位無證移民的子女講述她們就讀美國公立大學時遇到的挑戰以及提起這個訴訟的經過。

露比•維拉羅埃爾•奧雷拉納(Lube Villarroel Orellana)今年18歲。她和父母以及兩個哥哥住在這棟租的房子裡。

“我們全家都來自玻利維亞。13年前,我5歲時,我們來到美國,直接落腳在維吉尼亞州。最初,我們並沒有想呆下來,但最後還是這麼做了,因為我們很快適應了美國的生活。”

露比和吉安卡拉在一起(美國之音方正拍攝)

露比和吉安卡拉在一起(美國之音方正拍攝)

露比就讀於北維吉尼亞社區學院,主修國際關係。 4個月前,她申請得到了“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

“幼年入境暫緩遞解”(Deferred Action for Childhood Arrivals),簡稱DACA,是奧巴馬政府2012年通過實施的一項聯邦計劃。它規定,16歲之前被非法帶入美國的未成年人如果正在高中就讀或者已經高中畢業,年齡在31歲以下,而且沒有犯罪記錄,可以申請“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一旦身份獲批,他們可以申請得到工作許可和社會安全號,並考取駕駛執照,而不用擔心被遣返出境。這是一個兩年有效身份,但是可以無限期續延。

據悉,全美有17個州允許持有“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的學生享受州內學費待遇。遺憾的是,維吉尼亞州不在此之列。在該州,儘管有7,000名學生得到了這個身份,但是,他們不能享受州內學費待遇,因為“維吉尼亞州高等教育委員會”(SCHEV)決定並通知其下屬院校,“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計劃的受惠者一律不能作為本州居民享受州內學費待遇。

吉安卡拉在校園裡(美國之音方正拍攝)

吉安卡拉在校園裡(美國之音方正拍攝)

西蒙•桑多瓦爾-莫申伯格律師。

西蒙•桑多瓦爾-莫申伯格律師。

這個規定對露比這樣的學生來說是一個非常沉重的負擔,因為他們要比本州其他學生支付高幾倍的學費。按規定,本州全日制學生若就讀北維吉尼亞社區學院,每學期只需支付2,000美元左右的學費,但若作為外州學生就讀該學院,就要支付5,000美元左右的學費。

“對我們這些在這裡生活了這麼久的學生來說,因為身份問題而受到歧視,並且無法享受州內學費待遇,這是不公平的。但是,我們現在既有社會安全號,又有'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聯邦政府應該可以放心,我們會繼續留在這裡,而且會續延這個身份。”

露比說,爭取州內學費待遇對她個人以及她的家庭來說都非常重要。

“我爸爸患有血癌,而且失業在家。所以,我要幫媽媽支付賬單,我們有很多賬單要付,再加上我的學費,負擔就更重了。如果我們勝訴,我們家在經濟上會更有保證,更穩定。”

吉安卡拉•羅佳斯•曼多薩(Giancarla Rojas Mendoza)現年19歲,來自玻利維亞,目前,持有“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在維吉尼亞社區學院主修政治和經濟學。

“我父母13年前來到美國。7年前,他們把我們接到這裡。他們對我說:你要來美國了,我們很快就見面了。我當時不知道自己是被非法帶入美國的,我只知道要和父母團聚了。”

吉安卡拉說,她下一步計劃轉到維吉尼亞州的喬治梅森大學深造。但是,她必須以外州學生的身份每年支付大約3萬美金的學費,而本州學生只需支付1萬2千美金。

“我知道,我們雖然要求得到州內學費待遇,但並不認為就可以心安理得地享受它。我們必須努力去得到。我本人作為女性和少數族裔,要更加努力才是,但是,我希望人們能站在我的位置上思考問題。因為沒錢支付學費而退課,甚至輟學,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克里斯•法瑞爾(美國之音方正拍攝)

克里斯•法瑞爾(美國之音方正拍攝)

面對一些人士提出,在美國目前財政緊縮的情況下,無證移民的子女搶占了本來是為美國公民以及永久居民提供的有限資源。對此,吉安卡拉進行了反駁。

“總會有競爭存在,即使是在“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的學生之間,也要為獎學金相互競爭。所以,這是一個是否努力的問題,如果有人跟我說,他進不了大學,是因為我搶了他的位置,我覺得,他應該為說這話感到羞恥,因為他享受包括州內學生待遇和經濟資助在內的所有資源,而我不僅要申請爭取獎學金,而且每週還要工作40個小時以上,才能支付僅一門課的費用。”

為了給這些持有“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的學生爭取州內學費待遇,維吉尼亞州非盈利機構“法律援助正義中心”的移民法律師西蒙•桑多瓦爾-莫申伯格(Simon Y. Sandoval-Moshenberg)代表包括露比和吉安卡拉在內的7名學生,在2013年12月17日,到他們所在的阿靈頓郡巡迴法院,起訴了“維吉尼亞州高等教育委員會”。

“問題的關鍵是,'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的持有者是有證件的。他們擁有美國國土安全部頒發的證件,證件上面白紙黑字寫著:祝賀你得到了'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這是一個配有照片的身份證。其次,這些學生本人以及他們的家長都在向維吉尼亞州交稅。因此,那種指責他們不勞而獲的說法與事實不符。”

莫申伯格律師指出,州內學生和外州學生的大學收費標準之所以不同,是因為州政府不希望看到,某人在完成高等教育之後離開本州,從而使他們的投資付之一炬。莫申伯格律師說,持有“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的學生情況完全不同,他們自小在維吉尼亞州接受教育,有理由相信他們會繼續呆下來。因此,給予他們州內學費待遇,完全合情合理。

被告方“維吉尼亞州高等教育委員會”公關部主任在回复VOA衛視記者的一封電子郵件中說,“作為州政府機構,我們被州司法部長辦公室通知不得就懸而未決的訴訟作出評論。”

但是,保守派監察組織“司法觀察”的研究和調查部主任克里斯•法瑞爾(Chris Farrell)指出,首先,“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計劃本身就存在很大爭議,因為它是奧巴馬政府不願意實施聯邦法規而採取的一個權宜之計。其次,非法移民的子女到法庭上所要求的是作為美國公民都無法享受的待遇和優惠,這是不合理的。

“比如說,一個來自北卡羅來納州、馬里蘭州或其它州的學生希望到維吉尼亞州來上大學,雖然此人既是美國公民,也是他們所在州的公民,他也必須作為外州學生支付維吉尼亞州大學的學費。這不存在甚麼二等公民,或者受到不公正、不公平對待的問題。只不過因為他們不是維吉尼亞州的合法居民,因此就無權享受州內合法居民的學費待遇罷了。”

法瑞爾表示,他理解非法移民的子女因為父母做了違法的事情而要承擔後果,但是,與其把精力和財力耗費在爭取州內學費待遇這樣的問題上,不如用在爭取合法身份的問題上。

不過,這起訴訟最終可能不會在法庭上,而是通過州議會得到解決。維吉尼亞州眾議員卡耶•考瑞(Kaye Kory)正在提出一項議案,給予持有“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的學生享受州內學費待遇的權利。她認為,這不僅涉及道德和公平問題,也涉及經濟發展問題。

卡耶•考瑞眾議員

卡耶•考瑞眾議員

“如果某人被給予'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這意味著其家庭已經向維吉尼亞州政府交稅至少3年,了解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該州大多數無證移民家庭都在向政府交稅,因此,他們已經在為我們的課稅基礎和公立學校做出自己的貢獻了。

此外,新當選的維吉尼亞州州長麥考里夫2014年1月11號宣誓就職後,他所領導的州司法部必須對這個訴訟作出書面回應,以表明維州政府在州內學費問題上的立場。有些人士預期,無論是訴諸法律渠道,還是通過行政手段,由民主黨控制的維吉尼亞州政府都有可能向奧巴馬政府的政策看齊,而作出對持有“幼年入境暫緩遞解”身份的學生有利的決定。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