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關注中國高考制度

  • 張楠

美國的亞裔學生討論關於美國大學入學情況

美國的亞裔學生討論關於美國大學入學情況


中國高等院校入學考試星期四拉開大幕﹐全國915萬學子步入考場﹐投入這場為自己爭取更好前程的“生死之戰”。此次大考﹐不僅牽動着考生和家長的心﹐也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

高考在中國意義非凡﹐因為能否考上好大學決定着應試者未來的命運﹐正所謂“一考定終身”。

星期四是高考第一天﹐一切都要為高考讓路﹐就連正在北京舉行的上合組織峰會﹐都推遲了半小時﹐以免跟考生搶路。

北京119中學門外﹐一大早就擠滿了考生以及同樣緊張的家長們。八點半鐘﹐工作人員開始放行。

“考生同學們﹐上午好﹗請你們把準考證準備好﹐家長後退﹐考生往前來。”

考生們揮手告別家長﹐好像英雄奔赴戰場﹐家長則用手擺出象徵勝利的V字﹐為孩子壯行。

陳奶奶目送孫女進入考場﹐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人流之中。

陳奶奶說:“都來了,爸爸媽媽都來了。(記者﹕高考特別重要﹐是嗎﹖)那當然了!終身大事。這一步走好了,後半生。。。”

陳奶奶家遠﹐為方便起見﹐一家四口在附近酒店租了兩個房間。

陳奶奶說:“特別緊張了﹐我們都特擔心。我們先從地鐵走了一遍﹐踩踩點,掐掐時間﹐害怕路上堵車。最後他爸爸媽媽說還是租房子吧!不怕花錢。租了兩晚上,一共是1500元。昨天下午,我們來了以後又補了倆小時課﹐把老師給接這來了。”

陳先生雖然家在北京﹐但是本人在江蘇工作。為了孩子高考﹐這次專門請假回京。

陳先生說:“(記者﹕請假領導能批﹖)那當然。這是大事啊!誰不讓自己孩子上個好學校﹐將來有個好前程。”

中國在“文化大革命”中停止了大學教育﹐1977年才恢復全國統一高考。中國人民大學教授周孝正就是那年考上大學的﹐他記得當時有1200萬考生﹐錄取率在4-5%。

2008年以來﹐高考報名人數持續下降﹐錄取人數持續增長。2012年全國考生報名總數為915萬﹐比去年減少2%﹐全國平均錄取率達到75%。

雖然“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激烈競爭已經不復存在﹐但是高考受關注的程度並未降溫﹐高考的“社會總動員”反而愈演愈烈。

在北京﹐不少家長帶考生來到國子監﹐祭拜孔子像﹐有的甚至花1800元為孩子“請”“狀元符”和祈福牌﹔在南京﹐一座寺廟的欄杆上﹐掛滿了家長為孩子參加高考祈福的紅飄帶﹔在安徽六安市毛坦廠鎮﹐數萬民眾為考生送行。

為了迎接高考﹐北京交管部門早就做出細緻安排﹐為全市106個考點逐一制定了交通秩序維護疏導方案﹐並開闢了臨時停車場。

郭曉強說:“一一九中學週圍都是黃金地段,形成了113個車位﹐相對來說很不容易。之前﹐利用夜間進行了兩次演練。演練挺成功,今天上午考點週邊沒有一點交通影響。”

交管部門承諾﹐考生如遇交通方面的突發緊急情況﹐可撥打122咨詢求助。一些出租車公司還啟動了網絡預約出租車﹐免費送考生服務。

考生家長趙先生認為﹐如此看重高考是因為時代變了﹐文憑變得愈來愈重要了。

趙先生說:“像(勞模﹑掏糞工人)時傳祥,現在我不相信再有時傳祥,因為做這個得不到過去得到的那種榮譽﹐他沒有那張文憑。假如說清華的跟大專的(畢業生)放在老總面前,不用比﹐清華的起步8000元﹐大專的起步2000元。2000的還不能說甚麼。你幹不幹?不幹走人。我這有清華的。”

一些家長認為﹐中國的高考制度應該改革。他們談到美國的制度﹐認為把SAT(Scholastic
Assessment Test)考試跟平時學分﹑社會實踐﹑業餘愛好﹑志願活動﹑領導能力等結合起來﹐才能體現學生的綜合素質和真正水平。

據中國“國際在線”報道﹐去年中國出國留學的人數達到30多萬﹐比上年增加了20%左右。21世紀教育研究院副院長熊丙奇說﹐這一現象說明﹐如今更多的考生選擇更為適合自己的考試制度和教育制度。

不過﹐周孝正教授認為﹐高考是中國目前最清廉﹑最公正的一種制度性安排。

周孝正說:“像中國的提幹﹑原來分房子﹑所謂的評職稱﹑漲工資等﹐這些制度都沒有高考公正。我們有句話說,不患寡而患不均。現在大陸上最公正的一個分配稀缺資源的制度安排就是高考。”

他認為﹐美國的高校入學制度﹐只能是中國努力的方向﹐目前還遠不具備實行的條件。

周孝正說:“如果把這些環節都加進去﹐比如說藝術特長生﹐給你加幾分﹔做了志願者﹐給你加幾分。在中國這種腐敗的社會中,所有這些東西的原始記錄都可以作假。怎麼監督它?現在我們中國的腐敗到了甚麼程度了。”

有些家長讚同周教授的觀點。對於他們來說﹐現在談高考改革已經毫無意義﹐當務之急是幫助孩子把試考好,“金榜題名”才更加重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