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美國大學加入庇護運動 保護無證學生

  • 美國之音

除了越來越多的城市宣佈是無證移民的庇護所外,其它機構、其中包括一些著名的大學也加入了這種庇護運動,保護無證移民不被遣返。害怕被遣返的還有“追夢者”,也就是幼年來到美國的那些年輕的無證移民。

甚麼是罪犯呢?三歲時和全家一道來美國的普納姆達斯作出了回答。

她說: “嚴格說來,我就是罪犯,因為我沒有確定自己身份的一張紙。”

達斯是奧巴馬總統2012年發佈的兒童暫緩遞解行政命令(DACA)的受益者。根據這項命令,在兒童或少年時期進入美國的無證移民有權獲得可以更新的工作許可,並且免於遞解出境。 這樣的人大約有75萬。

侯任總統川普可以輕而易舉地推翻這項命令。他說,這項命令是“歷來由一位總統採取的最不符合憲法的行動之一”。不過,他後來軟化了立場。他對《時代》週刊說,他會“想想辦法”,讓每個人都滿意。

在紐約市,沒有合法移民證件的學生感到的不安和大規模的校園抗議促使大學的官員行動起來,他們向學生保證要繼續支持和保護他們,不管他們身份如何。這就是所謂“庇護所大學”。

律師維多利亞坎波斯認為,當選總統川普不會徹底撤銷這項行政命令。

她說:“他們不僅是受保護的移民,還是有信用、有債務的人,更不用說遣返他們要耗費多少人力。紐約的法院已經夠忙的了。”

但是,也有人支持撤銷兒童暫緩遞解命令,律師阿南德阿胡賈就是其中之一。他爭辯說,既然父母是非法來美,子女就要繼承這樣的後果。

他說:“你如果不執行這樣的法律,就是鼓勵柵欄另一側的人。他們會想,我如果翻過柵欄進入美國,雖然我的身份可能是非法的,但至少我的孩子可以得到好處。”

許多身份曝光的人,比如達斯和另一位兒童暫緩遞解令的受益者、來自孟加拉的移民權利組織者納伊姆伊斯蘭姆,對前景感到擔憂。但是他們說,繼續前行的關鍵還是靠自己。

伊斯蘭姆說:“當民選官員承諾說這是個庇護無證移民的城市、他們要保護我們的所有權利的時候,我們如何要他們兌現呢?靠他們發揮領導作用不如靠我們自己。我們知道自己需要甚麼,知道自己需要做甚麼,所以這些事情必須由我們自己來做。我們必須自己發揮領導作用來推動自己的安全。”

他說,需要整個社區來宣傳和維護每個人的權利,不管是有證移民還是無證移民。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