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人民幣被納入SDR系列 成為IMF的雞與蛋難題

  • 蕭洵

人民幣

人民幣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暗示,人民幣被納入其儲備貨幣籃子或將推遲至少一年。IMF面對中國推動人民幣國際化的雄心,是表現出哈姆雷特式的糾結,還是出於“雞與蛋”的考慮,尋找推動中國當局放鬆對金融市場管制的最佳策略?

IMF執行董事會星期三(8月19日)表示,同意此前該組織工作組提出的有關將當前特別提款權(SDR)貨幣籃子延長九個月的提議。這意味著人民幣至少在明年9月底前不會被納入SDR貨幣籃子。不過,IMF執行董事會稱,將於今年底對未來貨幣籃子的構成作出決定。

IMF每5年對特別提款權籃子進行審查。依慣例,該組織應在今年年內就對此作出決定。當前IMF的SDR貨幣籃子包括美元、歐元、日元和英鎊四種貨幣。

美國之音未能聯繫到中國駐美大使館就此作評。

北京方面希望推動讓人民幣成為IMF儲備貨幣以使人民幣成為受尊重的國際性貨幣。而IMF,尤其是其佔主要話語權的美歐成員國則希望將中國在這方面的努力作為敦促其進一步開放資本市場的一個籌碼。

IMF總裁拉加德今年較早時曾明確表示,人民幣被納入SDR貨幣籃子不是“會否”,而是“何時”的問題。

不過,IMF的籌碼同時也令其在作出這個決定時感到糾結。

IMF上次更新SDR籃子貨幣納入標準是在2000年,即確定當前四種貨幣構成之時。IMF說,這四種貨幣有五年期貨物和服務出口價值最大的成員國或貨幣聯盟發行,並被基金組織定義為“可自由使用。”

在上次,也就是2010年審查時,人民幣是唯一不在SDR籃子內但符合出口“門檻”標準的貨幣。當時人民幣被認為不符合自由使用的標準。

IMF說,人民幣目前仍是唯一符合出口標準但其貨幣不在SDR籃子內的成員國,所以此次審查將會重點關注對人民幣作為可自由使用貨幣的評估。基金組織在其網站上發佈的消息稱,“審查的結果將是執董會在參考詳細的技術工作後所做出的決策。”

然而,從技術角度講,人民幣不符合“可自由使用”的標準是毋庸置疑的。華盛頓自由派經濟智囊機構加圖研究所貨幣研究副總裁詹姆斯多恩對美國之音說,中國與當前SDR籃子貨幣發行國家或聯盟不論在個人自由、法治,以及信息自由方面都難以企及,而那些都是一個繁榮的資本市場所需的。他認為目前人民幣不論從何角度都還不能算是一種國際性的貨幣。

不過,多恩認為,IMF眼下在SDR籃子審查方面的糾結是其內部在如何推動北京當局進一步推動人民幣匯率市場化及加快鬆動資本市場管制的問題上存在爭議的表現。

他說:“我認為關鍵問題在於正式加入儲備貨幣集團是否會加快中國的(貨幣)自由化?還是我們需要說,除非你開放市場,否則不會將你(人民幣)納入儲備貨幣?所以,這成了先有雞還是先有蛋的問題。”

多恩說,從經濟角度看,人民幣不應被納入SDR籃子,但從政治角度講,或許將其納入會推動中國的市場自由化。

人民幣匯率對其貿易伙伴國一直是個敏感的政治議題。今年早些時候,IMF表示,人民幣已經不再被低估。而上周中國央行出人意料地讓人民幣貶值,即刻在全球範圍掀起一波不算小的漣漪。

除了對中國此舉表示出固有的推動出口方面的批評和憂慮,不少經濟學家則對人民幣此番波動表示歡迎,認為這是當局在推動人民幣匯率市場化方面的一個積極嘗試或舉措。

華盛頓經濟智囊機構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的中國經濟問題學者尼古拉斯拉迪(Nicholas Lardy)也抱持這樣的看法。在被問及對IMF延長當前貨幣籃子做何評論時,拉迪對美國之音說,他仍然相信中國當局會在年底IMF就SDR籃子構成作出決定前在金融市場化方面推出更多的改革舉措。

但是,康奈爾大學戴森學院的經濟學家埃斯瓦爾普拉薩德在其為華爾街日報撰寫的評論文章中,則批評決策者在中國經濟面臨種種問題時,繼續以其一貫的零敲碎打的漸進方式進行重要改革。

普拉薩德說,這些改革從長遠看有利於中國經濟。但是,他在談到人民幣時則指出,“一種貨幣在國際金融中的力量不僅來自其背後經濟體的規模,也來自支撐他的體制。獨立的法院、一家獨立的央行以及一套具備自我修正能力的政治體系都是必不可少的。”

然而,中國當局及其領導人並沒有表現出在這些方面進行或者深化改革的跡象。加圖研究所的貨幣問題專家多恩說,習近平曾經表示中國將會在年底前放鬆對貨幣的管制,並且開放其資本市場,但他認為其言不足信,因為當局已經這樣說了若干年了。

鑒於當前中國經濟面臨下行壓力,多恩認為當局現時更難下決心在這方面有重大進展。回到SDR籃子審查問題,IMF的決定,或許要看多恩所說的其內部的雞派或蛋派誰會佔上風了。不過,他警告說, IMF如果最終打算在人民幣未符合自由使用標準情況下將其納入SDR籃子,則需準備面對中國在其貨幣被納入儲備貨幣俱樂部後卻不遵守承諾所帶來的窘境。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