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學者:亞洲精英治國角色異乎尋常


喬凡娜∙多爾和卡爾∙傑克遜在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所談亞太民主問題 (美國之音平章拍攝)

喬凡娜∙多爾和卡爾∙傑克遜在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所談亞太民主問題 (美國之音平章拍攝)

研究者們從1999年開始,在印尼、南韓、菲律賓和泰國四國對大量的當地民眾進行調查採訪。近日,他們將研究成果集結成書,名為《亞太的不完全民主:以印尼、南韓、菲律賓、泰國為證》。11月19日,該書的兩位作者喬凡娜∙多爾(Giovanna Dore)和卡爾∙傑克遜(Karl D. Jackson)在華盛頓智庫卡內基國際和平研究所對該書的主要發現和觀點做了闡釋。

*搖擺的大眾民主觀*

研究者們發現,儘管這四個國家都已在某種程度上建立了民主制度,但是其中一些國家的民眾對於民主的理解依舊比較片面,對民主的支援態度也尚處在搖擺之中。

當受訪者被要求給出民主的定義時,儘管大多數人都能簡單描畫出民主在他們心目中的圖景,但有很多答案卻明顯是一種基於本國歷史經驗的個人化的表述。比如,在經歷了多次軍事政變的泰國民眾的眼中,民主就是政府能夠順利更迭。而在受美國影響頗深的菲律賓,人們認為所謂民主,就是成為美國的樣子。

令研究人員頗感意外的是,儘管在被問到「民主是否對你的國家有好處」時,幾乎所有的受訪者都給出了肯定的回答,但是當同時被問到「專制政府是否對你的國家有好處」,以及「軍政府是否對你的國家有好處」時,竟然也有幾乎半數的泰國、菲律賓和印尼受訪者回答「是的」。對此,喬凡娜∙多爾解釋說。

“我猜測,他們或許並不是想要一個獨裁政府或者軍政府,但是他們可能也很欣賞這種政府的某些方面,比如在做決策時很有力,很快。又或許他們認為這種政府在發展經濟、制定社會福利政策方面是讓國家受益的。”

不過多爾依然認為,受訪者的這種回饋是很「反常識」的,畢竟這幾個國家全都實實在在地經歷過專制政權、軍政府甚至是獨裁者,這些國家的民眾曾經為了推翻這樣的政府而奮起反抗,這讓人很難理解他們如今竟然還對自己曾經拋棄的制度保有某種留戀。

卡爾∙傑克遜指出,在印尼和泰國這樣的國家,單純支持民主和單純支持專政的人數都不多,絕大多數人都處在中間的灰色地帶。他認為這對於這些新興的民主政體來 說是一件很危險的事,因為大多數人對民主的態度處在搖擺之中,他們很容易會為了某個專制政權給出的政策誘惑就轉而拋棄現有的民主制度。這也正是這些國家目 前的民主體系在面對危機的時候如此不堪一擊的原因之一。

研究同時發現,儘管這些國家的民眾在大選中的投票率相當之高,但是他們對政治的參與方式也僅限於投票,傳統民主理論所預測的中產階級和公民社會團體參與政治 的意願以及效果都很不顯著。公民只有在選舉前後才真正參與到民主體系中來,而在兩次選舉之間的那幾年裡,便形成了公民權利的真空。傑克遜教授說。

“在兩次選舉的間隔中,佔據統治地位的還是精英集團的利益,靠選舉上台的總統和立法者在這段時間裡,很大程度上其實處在專制狀態下。”

*經濟發展非推動民主解藥*

傳統的民主理論有這樣一種說法:在經濟發展的初期,民眾對專制政府的需求相對較高,而當社會財富累積到一定程度,民眾,尤其是中產階級的民主訴求就會提升,公民社會團體也獲得了充分發展。因此經濟發展越快的國家民主的發展也會越快。

然而在這項針對四個亞洲國家的研究中,研究者們發現了很多與這條理論相悖的證據。

首先,研究發現,經濟因素對這些國家的公民參與政治的熱情和模式幾乎沒有任何影響力,中產階級在政治態度、政治參與程度和參與方式等方面同其他的社會階層別無二致。民眾也不曾將經濟狀況和民主制度關聯起來思考,他們既不認為國家的經濟發展得益于民主制度,也不認為個人收入的增加或者減少會影響到他們對於民主 的態度。

泰國城市中產階級普遍支援軍人推翻民選政府。泰國官員11月20日說,泰國目前的軍管法在可見將來不會取消。

在四個被研究的國家中,南韓是經濟發展程度最高的,但資料顯示,南韓的公民社會團體無論是數量還是積極程度卻是最低的。

研究者們因而指出,民主進程是一個很複雜的過程,既不能指望經濟的發展和財富的積累能自動轉化成民主的推動力,也不能忽視民眾在尋求民主的道路上複雜的情感和迷茫。

*精英集團很重要*

多爾認為,在亞太國家,受到歷史、文化等因素的影響,民主很難成為一個自下而上的過程,因而精英階層需要發揮更為重要的作用。

傑克遜教授也說:“我們的基本結論就是,精英集團比我們所設想的要重要得多,這些國家的領導人也比我們所設想的要重要的多。原因很簡單,因為從社會底層而來的政治壓力比我們想的要小。”

他認為,一個社會的民主程度是從社會底層到精英集團多個變數共同作用的結果。一個國家在社會底層的民主推動力比較低的情況下,依然可以享有逐漸完善的民主制 度,這需要精英集團內部能夠充分認可和接受民主的「遊戲規則」,領導人之間對彼此有足夠的信任,以此來保證民主體系的運作。

2000 年的一個雨天,在小布殊總統的就職典禮上,他的競選對手戈爾也站在觀禮的人群中,向這位實際上比自己少了53萬張普選票的總統致以祝賀。傑克遜教授說,這一幕恐怕很難在民主制度不夠成熟的國家裡見到,但這正是精英集團內部堅守民主遊戲規則的體現。也正是這種堅守,讓民眾投票率只有百分之三十幾的美國邁著堅實的腳步行走在民主的道路上。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