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近現代史學者章立凡談薄熙來案之二

  • 東方

知名中國近現代史學者章立凡 分析庭審遺漏重大犯罪事實 (美國之音東方拍攝)

知名中國近現代史學者章立凡 分析庭審遺漏重大犯罪事實 (美國之音東方拍攝)


薄熙來貪污、受賄、濫用職權案雖然一審結束,但這場世紀大審給中國政壇造成的震盪仍在繼續。美國之音記者東方專訪了中國知名近現代史學者章立凡,請他梳理薄熙來案審判的過程,解讀薄案對北京高層政治以及三中全會的影響。接下來是專訪的第二部分。

很多外媒在報道薄熙來案件在濟南一審的新聞時,包括美國之音在內,都注意到庭審記錄通過沈陽中院剛剛注冊的官方微博公之於眾,並認為這是中國司法進步的一個表現。是不是今後所有的大案、要案的庭審過程都能夠通過微博公開,或是當局
僅僅選擇薄熙來並給他特殊待遇?

章立凡說:“如果說今後所有的中國普通人也能夠享受像薄熙來這樣的公審待遇,那我想可能司法真的有進步。但你回顧一下 薄熙來在重慶時候的黑打,你對照一下當初李庄案的審判。你就會發現在大多情況下,中國的司法很難談公正。只是由於薄熙來的特殊身份,同時也是為向外展示中國司法的公正,所以他享受了一個特殊待遇。我想這也並不能說明中國的法制因為薄熙來而進步了。”

*法庭遺漏重大案情*

對薄熙來的貪污腐敗的指控以及審判能否能夠解讀為中共反腐的里程碑?你怎麼看待被告律師提出的薄熙來貪污腐敗只限於在大連,他調到重慶後腐敗活動嘎然而止?

章立凡說:“實際上在這個案子還沒有審的時候,我就提出來,我說對這個兩千五百萬的控罪,我認為這個數字跟實際情況有很大的差距。而且我想用所謂受賄,我覺得很難說明谷開來殺人的動機。谷開來會不會因為大概一千六百萬元人民幣這個數字,也就是法國別墅的這個數字, 而且這只是指法國別墅的價值而已,中間的佣金可能並沒有這麼多,為這麼點錢去殺人,我覺得不可理解。

但是在庭審上,薄熙來無意中說漏了一句。他提出一個關於一千四百萬英鎊回扣的問題。這個問題實際上應該是谷開來的一個重大的漏罪。雖然我也查了一下 ,這是在重慶江北的一個地產項目,之後沒有進行。這個中間,海伍德和薄谷開來 究竟有多少經濟上的和權錢上的這種交易?我們現在不 是十分清楚。薄熙來的律師在庭上說,從2005年以後,薄熙來就沒有貪腐記錄。這就會引起人們的一個反思,難道真的從他權利變大了,地位升高了以後,2005年以後,薄熙來就沒有貪腐了嗎?我想這也是一個很讓人懷疑的問題。”

*避免聯想*

庭審記錄中的這些明顯的漏洞,官方會回應嗎?

章立凡說:“我覺得這些年來我們注意到有很多有明顯漏洞的一些官方信息,官方不予解釋,對公眾的質疑也不予理睬,就是採取這種鴕鳥政策。我想這種情況很普遍。

還有一點,我想之所以指控這麼低得貪腐數字,其實是怕引起公眾對於普遍貪腐的體制的一種聯想。因為在薄熙來事件發生之後,在2012年外媒曾經有過比較大的爆料,對於高層其他人財產的大爆料。我想如果對薄熙來的指控是比較巨大的數字,可能就會引起別人的聯想,比他地位高的人,他們會貪多少呢?我想這個對於政府的形象是不好的。為此就是說,這個審判它有個底線。這個底線就是對這個體制的損害降低到最低限度,使公眾對於高層的貪腐狀況了解的愈少愈好。”

從目前的情況看,薄熙來會輕判還是重判?對檢方提出沒有自首情節要從中處罰的要求,你怎麼看?

章立凡說:“控方已經在法庭上指出薄熙來不存在從輕處理的情節,而且薄熙來這種公開的翻供,可能會導致在量刑上的加重。同樣罪行成立,原來可能走底限,現在可能走高限。 但是我想他不會死。現在這個體制不太能承受將薄熙來處死這樣一個政治衝擊。如果那樣的話,可能真的會造就了薄熙來的一世功名。他有可能變成一個中國法制不公的犧牲品,變成這樣一個人物。這樣的話,他可能會博取更多的公眾同情。

我想他的刑期可能不超過劉志軍吧。也許是無期,也許是20年。以他現在64歲的年齡,如果判他二十年,他出來後也已經是84歲的老翁。我想他的政治能量已經是消耗完了,儘管他自己不是這麼想。”

*精神領袖*

不過,你最近寫的文章中分析說,薄熙來其實並不在乎判多少年。他把寶押在未來五到十年中國會發生巨大的變革,因此他有可能東山再起上。海外媒體也有分析說,即便是薄熙來不能成為執政黨的領導人,他有可能成為中國反對黨的領導人,或者成為挺薄派的精神領袖。你如何看待這一分析?

章立凡說:“薄案本身導致高層的權鬥進一步的延伸和深化。這個我們現在也正在觀望中,因為新的消息已經出來,有可能比薄熙來地位更高的人被拋出。我想這個可能就是導致權力鬥爭的升級。也就是說,薄熙來在未來的政治格局中,他可能還有機會。為甚麼呢?我們注意到他在庭上的最後陳述,他雖然是否認了所有的控罪。
但是他竭力用體制內的語言來表述,他只表明他用人失察,他有錯誤,他對不起黨
和人民,等等。這套都是體制內的語言。這種語言有助於讓他這些體制內的支持者
繼續支持他,因為他必須阻斷任何想拋棄他的這種政治交易。他想拆散這些東西,想讓原來的支持者繼續支持他,還想讓基層的那些薄粉們繼續挺他。這個可能是他的一個目標。

然後他還有一個中期目標。現在看,中國政治體制改革在今後四年多的時間裡很難進行,我們現在看不到這樣的跡象。我想中國的政治危機和社會分化會加劇,還有就是中國經濟現在有出現滑坡的可能,這些都可能導致某個時期因為某個事件引發政治上的巨變。我想可能薄熙來之所以不甘心,他可能等候這個機會。

即便前面兩個實現不了,短期的和中期的實現不了,他作為中國左派長期的精神領袖地位,其實通過審判他已經樹立 。最不濟,他還是一個中國左派的精神領袖。他即使是住在監獄裡面,就像我們看到的,阿拉伯世界的恐怖組織的領導人,雖然他們住在監獄裡,但他們仍然是精神領袖。他最終他可以保持這個地位。”

*薛蠻子享受薄熙來待遇*

我們注意到官媒態度在報道薄熙來案時的大轉彎。第二天官方媒體用強硬的和富有感情色彩的字眼對薄熙來萬炮群轟,到庭審最後一天態度明顯變緩,強調以法治解決貪腐。這背後是否隱藏著某種信息?當局是不是希望淡化薄熙來對中國政治的影響?

章立凡說:“還有一個要注意到,就是在庭審結束之後,很快就宣布要召開十八屆三中全會。然後在這個過程中,還有一個很戲劇化的事件,就是 對美國公民薛蠻子拘捕的事件。然後官媒開始大肆炒作這個事件了,薛蠻子一下享受了跟 薄熙來同等的待遇。我覺得這中間有轉移視線的意圖。

一個,就是讓薄熙來事件告一段落,然後表示中國的法治和反腐取得了勝利,然後轉入下一個議題,我們要討論下一屆三中全會上各方的利益格局,以及今後四年多時間的政治路線,以及未來的經濟政策的出台。我想可能是因為想轉 入下一個議題,所以才有這樣一個降調。

同時再用另一個八卦事件來吸引公眾的視線,所以才對薛蠻子的嫖娼事件進行了一個高調的炒作。我想這個都是一環扣一環。”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