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中國近現代史學者章立凡談薄熙來案

  • 東方

知名中國近現代史學者章立凡 分析為何薄熙來敢於抗拒。(美國之音東方拍攝)

知名中國近現代史學者章立凡 分析為何薄熙來敢於抗拒。(美國之音東方拍攝)


薄熙來貪污、受賄、濫用職權案雖然一審結束,但餘波仍在北京盪漾。美國之音VOA衛視駐北京分社記者東方專訪了中國知名近現代史學者章立凡,請他梳理薄熙來案一審的種種非同尋常之處,解讀薄案對北京高層政治以及三中全會的影響。接下來是專訪的第一部分。

薄熙來案件一審結束之後,審判長的法槌餘音未消,中國官方的《法院網》8月30號
發布消息說,中共人大十二屆四次會議通過決議,免去劉吉恩等人的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員職務。根據中國官方公開的資料顯示,劉吉恩為最高檢正廳級檢察員,香港報紙稱劉是〝薄案專案組〞組長。中紀委隨後對中國龍頭國企中石油開刀,海外輿論稱劍指薄熙來之上的大老虎。總之,薄熙來案件一審雖然告一段落,北京的感
覺是樹欲靜而風不息。目前在海外輿論場上爭論不休的問題。到底薄熙來在法庭上
的表現是照本宣科,還是按照事先排練的劇本演出,有沒有出乎當局意料的成分?

章立凡說:“我想是出乎了意料的。我想一開始是有劇本的,也是有協議的。但薄熙來是個不講規則的人,所以他把之前的承諾都背棄了。”

在濟南報道第二天庭審的時候,當時發現,整整一個上午,微博直播突然終止,到中午又突然放出。而且第二天濟南中院的微博明顯比第一天要延遲很多。延遲,是不是意味著當局對這種直播方式並沒有完全達成共識?

章立凡說:“我想原來可能沒有這個預案,就是沒有對於他突然翻供以後應該怎樣處理的預案 。所以可能第一天所謂直播按原來的預案進行,但到了第二天其實就改變
策略了 ,等於做了調整。我們可以看到當天新聞聯播都沒有播這個事情,官媒也基本上沒甚麼聲音,然後第二天就變成官媒也是萬炮齊發 ,微博直播也有調整。其實我覺得這個直播的方式, 他們說是一種利用新媒體的創新,我覺得不是。我記得看幾年前我們看一些個北京的法院案子的審理,就採用了實時在法院網站上文字直播,這個文字直播基本上就是記錄員隨著敲,隨著就在網絡上出現了。比如像有一個小販崔寅杰刺死城管的這個案子, 好像就是這個情況,其他的案件也是這個情況。所以我覺得這個微博所謂的直播其實是經過整理和剪裁的,它和真正意義上的網絡直播好像還有差距。”

薄熙來在法庭上反複說自己不愛錢,並不想問鼎國務院總理一職,遑論篡黨奪權,覬覦黨的總書記的上位。章立凡最近發表的文章中,提到薄熙來這個人愛權不愛錢。究竟這是否薄熙來的思維方式和行為方式?他到底是怎樣一個政治人物?

章立凡說:“我多少對薄熙來的這種思維方式有一點了解。我也認得一些跟他或跟他家族比較熟悉的朋友。我們曾經也談起過,就在薄熙來在去年兩會被溫總理點了重慶的問題以後,我們那天正好有個小聚餐 。那個時候,正好就有薄熙來的同學,和他們這個家族比較親密的朋友。他們認為薄熙來這個人好像不是很喜歡錢,他就喜歡女人和權力。他們也覺得可能他可能是想做點事,他可能有政治上的抱負,或者說政治野心。這個案子的實質還是一個政治審判 ,是一個政治案件。但是採用了貪腐指控的方式來解決政治問題。所以才會導致庭上出現一些沒法紕漏的,或者是需要刪除的內容。 因為這些內容正好暴露了這個案件政治上的本質。”

有台灣律師根據中國官方公佈的庭審記錄,對比當年台灣總統陳水扁的舞弊案,認為薄熙來這個情況在台灣根本不能定罪,檢方大多數依據的是供詞,缺乏直接而確實的證據。薄熙來在庭上也充分地利用了這一點。如果完全按照法律,薄熙來則有可能會被判有罪或者無罪,考慮到今天的中國政治格局以及中國尚沒有司法獨立的體系,究竟認為薄熙來能脫罪嗎?

章立凡說:“第一 ,按中國大陸現行的司法體系,他是不可能脫罪的。這個結果已經被預定好了,他一定會被判有罪。他自己可能也清楚這一點。但是他力圖在法庭上轉敗為勝,他想在政治上得分。所以他所作的這種翻供,以及他自己的最後陳述,其目的是他將來有可能為政治上翻身打下基礎。他保留他最後一口底氣,他向公眾表示我其實是清白的, 我可能是在工作中有失誤,我被我的老婆拖累了,我被我的下屬出賣了。總之他竭力維護他的一種清白的形象。然後他也打悲情牌,他說他自己就剩下餘生了,這些話。

還有,他很巧妙地抹黑王立軍。其實我們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他最後講了一些八卦的故事。 只有這種故事才是公眾最感興趣的。也正是由於他在王立軍不在場的那一天,他突然說了這些故事。而王立軍也沒有機會來辯駁 ,而他所說的一切就會到處被流傳。他形成了他的一種傳播上的效應。所以薄熙來是一個很懂傳播的人。在這一點上,我覺得他做的很內行。他很巧妙地利用了媒體,達到了他想達到的目的。”

一場嚴肅的審判最後被引入一場三角戀的八卦新聞。有分析說,對薄熙來而言,究竟這是要他善於利用媒體所精心策劃的高招,您怎麼看?中國官媒對薄熙來案件的報道您有甚麼評價?

章立凡說:“我想是這樣。還有一點,我們的官方媒體我覺得在這一方面就相對比較愚蠢。因為大家對官方媒體印象,他們的公信力不行。那麼他們愈是批判誰, 鬥爭誰,公眾就愈會同情誰。就連我這樣一個對薄熙來政治路線持批評態度的人,我都會在長微博的字裡行間去尋找對薄熙來有利的證據。我不自覺的會這樣。為甚麼呢?就是基於對官方媒體的反感。所以我覺得,官方媒體在這件事情上做的效果適得其反。”

薄熙來案件一審之後,海外輿論中有一種非常流行的看法,認為從政治基本盤上說,同是紅二代的習近平和他文革時喊二哥的薄熙來之間並沒有甚麼本質的不同。根據你對北京高層的了解,有沒有可能目前在中國掌權的紅二代在北戴河會議上已經從內部達成一致,將為薄熙來脫掉部分罪名,輕判薄熙來?

章立凡說: “我想這個輕判的意向是很明顯的。因為這個案子如果在胡、溫時代就做指控結案的話。我想指控可能比這次要重得多。那麼這一次呢,其實應該是想互相給個面子,然後就輕判,然後走過場。

這個可能有幾方面的原因,一個就是需要團結那些曾經支持過薄熙來的紅二代, 讓他們轉而支持現在的領導人。這樣可以團結紅二代的內部。

第二呢,我也注意到,在薄熙來要提起公訴的消息發佈之前,江澤明先生高調贊揚了習近平先生。 我想這可能也是黨內的主要派系可能就拋棄薄熙來達成了某種共識。

我想這都從一定程度上反映出有可能要輕判他。而薄熙來就是巧妙地利用了這一點。他把輕判的這種框架作為他絕地反擊的踏腳點。他知道你們再重判也超不過劉志軍。所以他就進行了絕地反擊。這就使得控方的陣腳被他打亂了。這確實是由於控方的優柔寡斷,和對他個人的一種輕信。

我想辦這個案子的時候,背後的總提調、總指揮可能是中紀委。 他們習慣於用一個
“家法”的處置方式處理司法案件。 他們認為,我們對薄熙來提起公訴,因為我們黨內的事還是好辦的,我們就用黨內的這套規則來要求薄熙來。哪知道薄熙來是一個沒有底線的人。他可能自認為我們家就是這個創始這個國家的大股東之一,我憑甚麼要聽你的呢?他有這種心態,他就會藐視一切規則。這個也就是這次庭審失控的根本原因。”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