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印度寡婦獲得新生


阿拉迪米斯特里曾經想過輕生,她16歲結婚,2年後就成了寡婦,現在55歲的米斯特里回憶起她是如何艱難度日的。

“我曾經想,我是怎麼活下來的?我非常苦,我要過飯,當過傭人,我再也受不了了,我就來到這裡。”

非政府機構蘇拉布國際組織接納了溫達文市的米斯特里和將近900名其他寡婦,給了她們再生的機會。

去年,最高法院就寡婦的惡劣生活條件作出裁決後,建議蘇拉布組織給予幫助。現在這個自籌資金的組織為那些生活在政府庇護所裡的寡婦提供食物和醫療,還有美月大約40美元的生活費,以及就學和職業培訓。

蘇拉布組織的創始人本德施瓦帕薩克說,很多婦女被家庭成員趕出家門,遭到社會排斥,通常只能在寺廟附近乞討為生。對她們來說,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

“10個月前,她們都想去死,現在她們都想活下去,享受生活,她們很幸福。我們通過這個方法改變了婦女的想法,因為她們擁有所有資助。”

這些寡婦中,很多人不能自立,她們從東部的西孟加拉邦來到溫達文渡過餘生,溫達文是印度教克里希納神的誕生地。

雖然印度社會正在緩慢地改變,可是幾個世紀來,寡婦被認為是不詳之物,甚至被指責導致了她們丈夫的死亡。很多寡婦只能過著艱苦和孤獨的生活,她們不能參加婚禮等宗教活動。

不過今年,這些婦女幾十年來第一次慶祝印度教灑紅節。社會學教授拉維潘迪說,蘇拉布組織讓這些婦女回歸主流的機會。

“蘇拉布組織不僅提供資金援助,而且還為取消社會禁區帶來極大的變革。”


米斯特里等很多寡婦說,蘇拉布組織提供的免費醫療、高水準的生活和電視等設施,讓她們的生活在幾個月裡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我平靜多了,神派這些人給我帶來平靜的生活,連我的父母都做不到,我過上了新的平靜的生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