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印尼穆斯林抗伊斯蘭國誘惑

  • 帕登

2014年1月1日,印尼反恐部隊對印尼希普塔特一處據信是激進分子藏身地的房屋進行了夜間突襲後,警察守衛在現場附近。

2014年1月1日,印尼反恐部隊對印尼希普塔特一處據信是激進分子藏身地的房屋進行了夜間突襲後,警察守衛在現場附近。

過去十年來,印度尼西亞打擊恐怖主義的策略是通過警方行動和刑事訴訟,而非軍事行動。這個策略成功地遏制了本土的恐怖主義威脅。但是,人們愈來愈擔心,伊斯蘭國在敘利亞和伊拉克的崛起可能導致這個世界上最大的穆斯林人口佔多數的國家再次發生極端運動。

阿希甘姆(al-Hikam)寄宿學校位於雅加達市郊。印度尼西亞年輕男性在那裡學習如何用溫和的穆斯林教義來對抗極端的伊斯蘭意識形態。

這個由政府撥款的項目的負責人阿里夫扎姆哈里(Arif Zamhari)說,這些剛剛經過培訓的宗教學者們將會被派往全國各地的清真寺去講經。

阿希甘姆寄宿學校的阿里夫扎姆哈里說﹕“我們向社區民眾傳播和平的伊斯蘭教。你知道,這裡的問題是,到處充斥著極端分子的聲音,而我們這些溫和派卻從未表達觀點。”

印度尼西亞上一次發生嚴重恐怖襲擊是在2009年,當時雅加達的兩家酒店發生爆炸。那起襲擊標誌著與基地組織有關的‘伊斯蘭祈禱團’和東南亞其他激進分子近十年的恐怖活動的終結。

政府遏制印尼本土恐怖主義威脅的方法是通過逮捕而不是處死像穆斯林神職人員阿布‧巴卡爾‧巴西爾(Abu Bakar Bashir)這類恐怖主義頭目。對他的庭審喚起了公眾對暴力極端主義的反感。

但是今年,恐怖主義威脅有捲土重來之勢。在網上的一個視頻中,一個據稱是在敘利亞戰鬥的印尼籍伊斯蘭國激進分子號召穆斯林起來反抗雅加達政府。

雅加達衝突政策分析研究所(Institute for Policy Analysis of Conflict)的悉尼瓊斯(Sidney Jones)說,那個視頻敲響了警鐘。

瓊斯說﹕“印尼人第一次認識到伊斯蘭國對印尼主權構成挑戰。這種挑戰激起了反應。這不是說威脅是在突然之間增加的。”

警方之後逮捕了一些本土的伊斯蘭國支持者,並可能會以在友好國家協助叛亂的罪名起訴他們。當局還有可能吊銷大約150名印尼人的護照,這些人加入了在敘利亞的伊斯蘭國。

儘管一些人權組織認為警方在採取嚴厲手段時缺少民間監督,並對此感到擔憂,印尼還是堅持這個反恐策略。

一些溫和派伊斯蘭宗教領袖支持阻止境外組織的宗教教育資金進入印尼,尤其是來自伊朗和沙特的資金。但是,這樣的禁令也將包括基督教傳教組織。

悉尼瓊斯說﹐愈來愈多的印尼穆斯林利用社交媒體來反對伊斯蘭國所宣揚和實踐的極端暴力。

瓊斯說﹕“對於伊斯蘭國的出現,令人關注的是,印尼大多數的主流穆斯林感到多麼的恐懼。”

這個新的威脅提醒許多印尼人,儘管近五年來沒有發生嚴重的襲擊事件,但他們自己的反恐戰爭還遠未結束。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