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人士:民航機向中國通報將削弱日本島嶼控制權

  • 許波

一架等候在東京成田國際機場的聯航班機。中國11月23日宣布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中日有爭議的東海島嶼也在識別區範圍內。各國航班面臨向中國通報的要求。 (資料圖片)

一架等候在東京成田國際機場的聯航班機。中國11月23日宣布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中日有爭議的東海島嶼也在識別區範圍內。各國航班面臨向中國通報的要求。 (資料圖片)

中國宣稱,星期六正式生效的東海防空識別區不針對任何特定國家和目標,不影響有關空域的飛越自由。但是飛越中國劃設區域的外國民航卻發現他們不得不事先向中國民航當局報告它們的飛行路線圖,從而捲入了北京與東京的外交爭論。

按照國際法的規定,一國飛行器進入另一國的防空識別區,需要向該國報告其飛行計劃。該國也可以採取某種方式,如起飛戰鬥機,監視外國飛行器。而有些國家對防空識別區卻做出更為強勢的規定,要求任何非本國航空器在飛入本國防空識別區之前,都要向該區的航空管理單位提出飛行計劃及目的,否則會被視為非法入侵。

據路透社報導,南韓交通運輸部門的一位官員表示,飛越中國新劃設的防空識別區的南韓飛機將會向中國民航部門通報他們的飛行路線圖,但是其飛行路線不會受到影響。

台灣民用航空管理局官員說,台灣民航將向大陸民航當局提供類似的飛行路線圖,但是其飛行路線不會要求做出調整。

日本民用一位航空局官員說,飛越這一空域的終點為非中國大陸的日本民航飛機可能需要知會中國民航部門。另一位官員補充說,通過中國劃設的東海防空識別區的日本民航班機已經被告知需要“更小心地通過這一空域”。

澳大利亞航空有限公司的一位發言人也表示,飛越這一空域的澳大利亞班機將不得不遵守北京的新規定。

亞太地區熟悉外交事務的人士認為,北京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要求外國民航通報路線圖將為日本、美國和其他一些擔心中國通過這一行動宣稱主權的國家帶來麻煩。

路透社援引一位沒有透露身份的亞洲外交官的話說:“沒有人願意陷入這樣一種境地,即你遵守了中國的規定,你就等於默認了中國對這一地區的主權宣示。有人擔心中國正在玩這種遊戲。”這位外交官補充說,鑑於有爭議的尖閣列島(中國稱釣魚島)位於中日防空識別區重疊部分的中心,北京的這種做法並不是偶然的。

日本的日美中外交政策研究所華裔高級研究員楊中美認為,中國在釣魚島主權問題上與日本的較量在經歷了各自申訴主權和中國突破日本的實際管轄權兩個階段之後,已經進入了第三個階段,即爭奪行行政治理權的階段。中國劃設包括尖閣列島在內的防空識別區的目的之一就是宣稱對該島嶼擁有這種權力,這將讓日本民航陷入進退兩難的境地。

他說:“日本的飛機是最麻煩的,其他國家的飛機不存在領土主權問題,只是一個通報而已,不存在很大的麻煩。日本方面如果通報中國,就要承認中國的治理權;如果不通報的話,那麼它在飛行業務上就要受到很大的妨礙。所以我覺得對其他國家問題不大,主要的問題是,中日在爭奪治理權方面已經上升到一個新的階段了。”

日本航空公司和全日空航空公司表示,迄今為止,它們的航班還沒有受到中國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的影響。

日本自1960年代便劃設了防空識別區,但是日本官員表示,東京只要求接近日本領空的外國民航申報其國籍和飛行目的,其言外之意是,中國要求外國民航通報航空計劃和路線圖是更為強勢的規定。

旅日華裔學者楊中美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
“中國這樣做是有意為之。日本所認為的通報手續方面的區別其實並不是甚麼了不起的問題,通報時多講兩句話也就是一個通報,其性質是一樣的,並沒有大的本質區別。中國要求通報航線圖實際就是專門針對日本來的,就是說如果你要進入飛越釣魚島上空的路線,也包括台灣的飛機閔航,就必須通報。在這種情況下就造成了一個治權的管理。中國的做法是通常的國際慣例,雖然比日本稍微複雜一些,但在性質上沒有大的區別。”

中國國防部在星期六宣佈劃設東海防空識別區時還表示,如果時機成熟,北京還準備在其他地區設立類似的防空識別區。但是國防部發言人沒有明確說明中國下一步的具體措施。

中國目前也宣稱對擁有豐富油氣資源的南中國海島嶼和大部份水域擁有主權。觀察人士認為,如果北京在那裡設立防空識別區,預計將引起國際社會更大的反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