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熱比婭:願與中國當局對話,不願代表極端勢力


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資料圖片)

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資料圖片)

針對中國當局齋月期間在新疆禁止維吾爾公職人員和學校師生封齋,人權組織國際特赦7月9日晚在華盛頓專門舉行聲援維吾爾人的齋月晚餐會。與會演講的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卡德爾女士接受美國之音中文部專訪時表示,世維會不會代表製造暴力的維吾爾極端分子。中國當局應當和尋求和平的世維會展開對話接觸,新疆的民族矛盾衝突也只有通過對話才能解決。

世界維吾爾大會主席熱比婭女士在接受美國之音專訪的時候,全面介紹了她的組織對新疆民族矛盾成因的判斷和解決民族問題的主張。

她表示,維吾爾民族面臨的困境已經成為一個國際關注的議題。世維會十年來一直敦促中國當局停止對維吾爾人的宗教、文化和經濟等方面的壓制。世維會目前最大的憂慮是,雖然世維會鼓勵維吾爾人以和平方式表達訴求,但是中國政府持續的壓制只會導致維吾爾民族的絕望,繼而導致暴力。

新疆

新疆

熱比婭認為,中國政府對維吾爾民族的壓制有其背後的原因:“中國的領導層不穩定,因此他們需要尋找一個威脅,來團結民眾。這是一個很好的藉口,現在中國政府把維吾爾民族描繪成中國最大的威脅,是中國國家安全最大的威脅。他們很容易把維吾爾人說成是恐怖分子,因為維吾爾人是穆斯林,所以樹立這樣一個威脅,他們就可以給中國民眾說,現在有很大的恐怖主義威脅,我們得打擊恐怖主義。通過這種方式,中國政府就可以團結起民眾。”

熱比婭女士問,為什麼以前新疆維族和漢族之間沒有暴力,沒有仇恨?而現在卻出現了這種局面?她認為,這是中國政府的政策所致,在於中國政府根本不願傾聽維吾爾人的訴求和心聲。

她說:“今天維吾爾人的境遇甚至不能和毛澤東、鄧小平和胡耀邦時期相比。因為在那個時期,中國當局還願意傾聽維吾爾人的抱怨和訴求,但是現在他們根本不願意這樣做。那個年代漢族至少還要遵守需要尊重維吾爾民族傳統的法律法規。”

熱比婭說,維吾爾人正在失去自己的一切,正在失去他們的宗教、特質、歷史、文化、語言、土地和經濟利益,什麼都在失去。他們該怎麼辦?如果他們稍有不滿,就會受到懲罰甚至被捕。這就是為什麼維吾爾人會四處在鄰國尋求避難,而以前這種情況幾乎沒有。

熱比婭表示,維吾爾人是熱愛和平的民族,他們的要求並不高。如果中國政府告訴漢族定居者尊重維族的傳統和文化,不要騷擾、羞辱和歧視維吾爾人,維吾爾人也會投桃報李,尊重漢族。因此,熱比婭認為,最終需要通過對話來解決民族問題。中國政府應當和世維會這樣的代表維吾爾人的組織進行接觸對話。她說:“我們當然計劃和中國政府進行對話。但是中國政府並不喜歡我們,他們指責我們是恐怖分子,是極端分子。他們不想和我們有任何對話。”

熱比婭表示,現在的中國領導層覺得自己很強大,所以他們可以為所欲為,可以任意壓制維族,也包括漢族民眾的要求,壓制任何不同意見。最終,中國領導層的這種做法會導致災難。她舉例說,像伊利哈木·托乎提這樣的模範學者,他本來可以成為中國政府和維吾爾人之間溝通的橋樑,本來應當受到政府的嘉許才是,但是他卻遭到逮捕判刑。

美國之音記者問:有報導說,維吾爾一些極端勢力表示熱比婭和世維會不能代表維吾爾人,對此她有何看法?熱比婭女士是這樣回答的:“從某種意義上說,他們這樣說也算對。我們世維會本來就不想代表他們這些人。因為我們促進的是和平,而且是由衷的。我們代表著維吾爾民族的主流,我們崇尚和平,我們鼓勵這些人用和平方式解決問題,我們要避免暴力,我們反對一切形式的暴力行為。”

熱比婭告訴美國之音,因為她推動和平方式解決新疆民族問題,她本人甚至接到過這些極端分子的威脅電話說,“你這樣做事,不能代表我們。”熱比婭說:“當然,我自己也確實處在一個艱難境地。因為極端派人士告訴我說,你採用和平方式的運動什麼事也辦不成。我們等了你10年,本來想你可能能夠實現一些目標,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生。中國政府在不斷加強對維族的壓制,殺死我們的兄弟姐妹。你這樣做什麼也阻止不了。”

熱比婭說,即使聽到極端分子這樣說,她還是奉勸這些人要多一些寬容。熱比婭同時通過美國之音呼籲,漢族人也應當向中國政府施加壓力,促進中國政府改正針對新疆的政策。

熱比婭告訴記者,她很喜歡“維吾爾母親”這個稱號。因為她自己是11個孩子的母親,同時撫養了很多孤兒,因此她不喜歡暴力。她還寄語美國之音的中國觀眾:“我想,不管是維族還是漢族,我們都應當走到一起,團結起來,為了不被逮捕入獄,不被迫害甚至處死,共同來反對中國政府的壓制政策,為了實現中國的民主化而抗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