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一政協委員指對提案實話不易說

  • 美國之音

2017年3月3日下午政協大會結束後,中國全國政協委員、媒體人崔永元接受媒體採訪。(艾倫拍攝)

以主持“實話實說”節目而聞名的中國媒體人、全國政協委員崔永元發微博慨嘆“實話好難說”。崔永元披露,他在微博上發佈的3月5日在政協提交的有關轉基因食品的提案被刪除。他還說,他在官方媒體央視的前同事發短信說,已經收到審查部門的禁令,不准報導他提交的提案。

崔永元在微博上表示,刪除他的提案是給中國的人民政協制度抹黑,他想知道是哪個級別的辦事員在抹黑。崔永元週一在微博上再次發佈了他的被刪除提案,表示“希望更多的朋友知曉,知曉我在積極行駛人民賦予我的權力,同時也知曉有人阻撓我把群眾的健康問題提出來”。美國之音日前在兩會現場與其他媒體一道採訪了崔永元,他回答了美國之音關於兩會改革、新聞審查和言論自由等問題,也回答了多家媒體提出的諸多問題。

崔永元:我們在這兒敷衍,在這兒說套話,我們在這兒意思意思,好意思嗎?
美國之音:兩會有必要改革嗎?
崔永元:我覺得兩會特別有必要。
美國之音:怎麼改,甚麼方式?
崔永元:我甚至覺得可以這樣,比如我們要討論的大政方針,比如說人代會,政協會,要討論什麼問題,要解決什麼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都可以提前公佈出來,這是能做到的,那麼這樣我們就能提前聽到方方面面各方面的聲音,比如說老百姓會說,你們討論的問題,根本不是我們關心的問題。或者說老百姓會說你們討論的問題最好變一個順序,就是把我們最關心的問題,最好優先討論。這樣我覺得更會有效,更有的放矢。

*食品安全*

某媒體:你對食品安全有甚麼看法?
崔永元:食品安全的問題主要就是聽我的看法,還有誰操心這個事兒?我做食品企業就是要給大家提供一點兒安全的食品,我自己也體會體會做安全食品到底有多難,
某媒體:你想怎麼樣才能做到誠信和透明?
崔永元:這個非常簡單。就是全程讓公眾監督,就可以做到誠信。我是那麼表述的,我知道的都會讓你們知道,你們想知道的,都會讓你們知道。
某媒體:你對食品安全管理有甚麼意見?
崔永元:哪有人管啊?誰在管理啊?
某媒體: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
崔永元:怎麼管?你告訴我。我在下面做調研的時候,調查到一個區,這個區的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的局長我們兩個在交流,我就問他,你們這個區一年的抽樣檢查的費用是多少?因為我們要做市場的調查麼,他說是300萬,你知道這個300萬是甚麼概念?我這些食品,還沒有一個上市的,我已經花了150萬了。我就覺得,300萬,不可能解決一個區的食品藥品安全問題,這就是糊弄人。以前我不知道這個數字,現在自己親自參與這個,對這些數字我現在知道得愈來愈清楚。還有比如說,綠色有機,這個標記,你去到商場看去,到處都是,好像我們國家綠色有機是全世界最多的,但是綠色有機其實有一個標準,就說PM2.5, 它在年平均值是不能超過35。那你說有幾個是綠色有機的?根本就沒有,用的是那個包衣種子、污水,我已經跑了半年了,看得太多了。

*說實話遭封口*

某媒體:你對政府有沒有建議?給提個建議。
崔永元:我每年來開會,不就是為了提建議麼?
美國之音:你現在還做媒體(工作)嗎?
崔永元:不做,(央視)把我開了。不光不做媒體,前兩年對我下了封殺令,就是不允許報導我,不允許報導我的聲音,我非常憤怒。正規的方式,就是開除我這個政協委員的職務,或者說你用更嚴厲的法律措施,如果你認為我違法的話,否則的話你說我是選拔出來的政協委員,到這個地方代表公眾來履職的,結果你讓所有的媒體封殺我,這有甚麼道理?我到現在都想不通這件事。

*添亂幫倒忙*

美國之音:你對新聞審查這方面有沒有甚麼方案或者提案?
崔永元:我覺得,任何一個人,無論是從業者還是管理者,他們都知道最好的管理方式是甚麼,但是我認為通常都不選擇最好的管理方式,他們選擇的是效率最高的管理方式,但是新聞審查,包括電影審查,其實他好的表現不在於效率高低,而在於讓優秀的作品,好的作品,能夠面市,所以我覺得對於他們來說,可能是一個大的觀念的改良,還有一個文化的提升,他沒有文化他做不了這件事情,因為沒有文化就沒有藝術鑑賞眼光,他也沒有對新聞本身的判斷能力。他只要覺得有點兒不順眼,他就覺得封了,就行了,這就是他管理的方式:粗暴、野蠻。很多的時候,我看到這些時,以我的文化水平而言,我覺得他們一點兒沒有給黨和政府幫忙,而是添亂,本來這個事情是個小事,被他們弄成了中事或者大事;本來這個事情可以很容易地解決,被他們弄成一團亂麻,解決不了。這就是這些管理者的實際水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