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專訪拉爾森議員:美中關係是相互依賴

  • 楊晨

美國國會眾議員拉爾森 (中)

美國國會眾議員拉爾森 (中)

拉爾森議員是眾議院跨黨派中國工作小組共同主席﹐經常受邀到智庫和機構討論美中關係。

*“美中關係用接觸來定義*

關於美中關係的現狀﹐是朋友﹐敵人﹐競爭者? 拉爾森議員強調美中相互依賴﹕

“我認為我們要了解美中之間互相依賴已經存在﹔這種(依賴)在我們的關係中會製造出很多種現實。不管是經濟和貿易﹐還是人權﹐國家安全﹐外交關係﹐它會製造出很多種現實狀況。我們只能尋找途徑來應對這些現實。如果我們選擇﹐我認為我們應該﹐把我們的關係定義為與中國接觸。”

*對人民幣議案我會投反對票*

國會山頻繁出現的中國話題之一是人民幣匯率。 幾屆國會參眾兩院提出了多種人民幣議案文本﹐雖然都沒有成為法律﹐但不時地在國會引起波動。

拉爾森屬於眾議院反對這項議案的少數議員:

“這不是一個很好的法案。我也不認為它能夠解決支持它的人希望解決的問題。”

拉爾森議員說,美國國會兩院有不同的議事程序,很難預測眾院未來會不會就這項議案投票,不過他說他會投反對票﹕

“我會投反對票。 我不認為解決美國和中國的貨幣匯率問題應該是通過立法。我要強調一點﹐我對於中國政府在貨幣問題上扮演的角色也有擔憂。人民幣不是一個浮動的貨幣﹔他們沒有實施金融市場改革﹐而我認為這些改革對於中國想要在國際市場發揮的作用非常有必要。但是在中國這樣之前﹐第一﹐我不認為迫使人民幣劇烈變動是明智的做法﹐第二﹐在中國這樣做之前﹐它會繼續是一個發展中國家﹐永遠是一個發展中國家。”

拉爾森議員認為美中國之間有很多重要議題﹐例如知識產權保護﹐開放金融市場﹐保護主義措施等等﹔不能只注重人民幣議題而忽略了其他重要議題。

他說﹐美中關係非常複雜﹐因此雙方有必要同時談論國家安全﹐經濟﹐人權和民主﹐這就是美中經濟戰略對話(U.S.-China Strategic and Economic Dialogue)的作用。

*"美國仍然是製造業的領先者”*

美中貿易存在嚴重不平衡﹐很多人相信這種不平衡導致美國製造業就業機會流失。拉爾森議員認為﹐把美國製造業就業流失都歸咎於中國是不準確的﹕

“不過很多人相信這是事實。我認為﹐首先美國仍然是世界製造業的領先者。情況的確如此。這方面有數據支持。在我的選區﹐製造業是最大的就業創造者﹐比任何行業都多。在華盛頓州﹐2000年以來我們與世界其它地區的貿易增長了27%﹐ 而華盛頓州與中國的貿易增長了200%。當然我們與中國的確有着很特殊的貿易關係﹐這一點和其它州不一樣﹐但是說每一個製造業流失的就業機會都到了中國這是不正確的。”

他說﹐美國面對的不僅是中國的競爭﹐美國要與很多國家競爭﹐因此美國必須增加投資﹐保持競爭力﹕

“我甚至認為我們對自己的人民沒有足夠的投資。所以與其在與中國貿易問題上出於防守﹐我們應該轉為攻勢﹐我們應該改善自己﹐向世界展示我們最擅長的方面﹐讓我們為自己的國家投資﹐為提高競爭力投資﹐我們會贏得勝利的。”

*國會對中國最大的誤解*

國會中國工作小組的任務之一是創造一個環境﹐邀請政府成員﹑學術界向國會成員和工作人員介紹有關中國以及美中關係的發展。

他說﹐國會中對於中國最大的誤解是多數議員過多把注意力放在中國共產黨政權的統一決策性質﹕

“儘管中國是一個中央政府﹐由共產黨執政﹐但中國內部的政治運作絕對不比美國少。中國政府內部有很多的討價還價﹐雖然我們看不見﹐但的確在進行。美國的學者對這方面也有記錄和研究。我認為如果我們對中國共產黨和中國政府的政治運作和決策有更好的了解﹐我們就會對他們的政策有更好的了解。”

*未來美中關係存在爭執的領域*

拉爾森議員強調不管美中有甚麼差異﹐美中應該保持公開和坦率的對話﹕

“美中關係中會有爭執領域。台灣就是其中一個。美國實行一個中國的政策﹐我們相信台灣海峽的問題應該通過外交和對話解決﹐由台灣和中國大陸政府的意願決定。但是我們有台灣關係法﹐美國對台灣有責任和承諾。”

*最大的享受是可以無限地從國會圖書館借書*

拉爾森議員2001年當選國會議員﹐在進入國會之前他是一個地方民選官員。

他說﹐當地議題仍然是他的主要工作﹕

“儘管我在美中關係方面作很多工作﹐不過我最重要的工作是代表我選區的人民。”

拉爾森議員說﹐對他來說做一個議員最享受的就是可以從國會圖書館無限制地借書﹕

“教育非常重要。國會圖書館代表了思考的自由﹐新聞傳播的自由﹐它代表着教育﹐一個人通過教育提升自己。所以說能夠從這裡借閱美國出版過的任何書籍﹐有着重大的意義。”

拉爾森議員平時坐地鐵到國會上班的時候會也會抓緊時間讀書。所以下次你要是看到一個人在地鐵上捧着一本間諜小說在認真地讀﹐那可能就是拉爾森議員。

美中關係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