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分析:伊朗與沙特外交危機加劇地區戰爭

  • 默多克

2016年1月3日,伊朗安全部隊守衛在沙特阿拉伯大使館外,同時,一群示威者抗議沙特處死什葉派教士奈米爾。

2016年1月3日,伊朗安全部隊守衛在沙特阿拉伯大使館外,同時,一群示威者抗議沙特處死什葉派教士奈米爾。

居住在也門首都薩那的41歲會計師蘇爾坦·扎伊德坐在傳統的也門矮式沙發上品茶。他說,沙特阿拉伯與伊朗的外交爭端已經加劇了也門的緊張局勢,而且危機還在惡化。

科威特是最近一個召回駐伊朗大使的遜尼派穆斯林主導的國家。在科威特之前,巴林、蘇丹和阿聯酋也召回了各自大使,並與伊朗斷交或降低外交關係級別。此前,沙特處決了什葉派教士奈米爾,引發了一場國際爭端。

沙特星期六進行處決後,沙特駐伊朗大使館遭到襲擊,沙特隨即斷絕與伊朗的外交關係。

美國國際戰略研究所執行主任馬克·菲茨帕特里克說,這一地區的裂痕實際上遠比目前的爭端來的嚴重。

他說:“科威特、阿聯酋和巴林對伊朗威脅的感受幾乎是一致的,伊朗核協議加深了這一威脅。”

如果伊朗與世界大國之間的核協議能按計劃執行,預計西方國家對伊朗的製裁將得以解除,這會極大地擴大伊朗的經濟力量和它資助地區民兵武裝的能力,例如黎巴嫩真主黨和也門的胡塞武裝。國際戰略研究所執行主任菲茨帕特里克說,這不僅僅是一種經濟上的對抗。

他說:“這場衝突更多地是一種遜尼派與什葉派之間的分歧,也是數百年來波斯政權與阿拉伯國家之間的爭端。這是歷史的一部分,也是這一地區關係不斷惡化的一部分。”

海灣國家分析諮詢公司(Gulf State Analytics)共同創辦人喬治奧·卡菲羅說,如果這一地區以及戰場上的主要參與者無法坐下來談判的話,地區爭端就不太可能通過和平會談解決。

他說:“這場外交危機讓敘利亞和平談判的前景變得更加渺茫,對於也門的問題也是如此。”

分析人士認為,這次外交危機的最大受益者是“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他們利用這一地區的混亂和分裂壯大力量。

卡菲羅說,大國之間不太可能爆發正面戰爭,但是沙特和伊朗可能都會加大在敘利亞和也門內部衝突中的參與。敘利亞和也門的內戰經常為視為是沙特和伊朗這兩個中東強國之間的代理人戰爭。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