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年終報導:伊朗2014年面臨變革考驗

  • 裴新

伊朗重水核設施(資料照片)

伊朗重水核設施(資料照片)

2013年對伊朗來說是大變革的一年,選舉產生了一個比較溫和的總統,並且與國際社會簽訂合約約束核項目。但是,專家說對這些變革的真正的考驗將會在2014年到來。到時候伊朗將被要求作出更多永久性的政策變革。

伊朗外交部長和其他六名世界大國外交部長在十一月達成一個初步協議,限制伊朗的核項目,放鬆經濟制裁。這是一個重要的時刻。

這是伊朗這一年以來的巨大變革的結束。

一年前,當時的總統內賈德還沉浸在他的反西方論調中,拒絕就核項目展開任何實際意義的討論,伊朗經濟深陷於不當的管理和經濟制裁之中。

六月,伊朗選民們選出了一位比較溫和的候選人,哈桑·魯哈尼,來接替他。非常具有像徵意義的是,伊朗最高領導人哈梅內伊公開支持魯哈尼的新路徑。

所有這些累積成了11月在日內瓦達成的核協議。

退休美國大使理查德·勒巴羅:“我認為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但是我警告,我們不應該過分估計正在發生的事情。”

理查德•勒巴羅現在大西洋議會任職,他通過Skype接受采訪。他說: “我認為2014年將會是決定伊朗是否在戰略變革的道路上的重要一年。但是目前來說,我認為這是一個戰術性的動作。”

勒巴羅預測當伊朗達成一個長期核協議被要求作出更多讓步時,強硬派和溫和派的內部鬥爭會復發。

但是,在倫敦國際戰略研究中心的馬克·菲茨帕特里克說,至少在未來幾個月人們會集中註意力在談判上,而不是戰爭上。他說:“如果伊朗的核項目沒有被施加上限,它將會繼續發展在明年夏天前超過以色列的紅線,我們就很可能必須進行軍事選擇。”

菲茨帕特里克和勒巴羅都很懷疑伊朗領導人對於他們沒有興趣建立核武器的保證。專家說官員很可能想要在未來保有這個選擇權,但是也希望減輕經濟制裁來讓人民滿意。

菲茨帕特里克說,這個問題在於伊朗會接受多少限制,和如果它想要發展武器將會需要多少時間。他說:“他們會接受像美國希望的、感到舒服的那麼長的前置時間嗎?這將是即將到來的討論中的棘手部分。”

許多專家認為這些會談的為期六個月的截止時間將很難實現。即使一點進步都能讓中東和西方世界減輕顧慮、甚至打開在其他問題、特別是敘利亞問題上合作的可能。但是僵局將很可能重新引發近幾年來的緊張氣氛。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