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逃出摩蘇爾居民 講述伊斯蘭國的各類詭計

  • 默多克

逃出摩蘇爾居民在東部難民營。

逃出摩蘇爾居民在東部難民營。

伊拉克摩蘇爾的戰亂將無數市民淪為難民。佔領該城的伊斯蘭國恐怖份子喬裝打扮、寓軍於民,用自殺炸彈手對抗政府軍,更是觸目驚心。美國之音記者默多克在伊拉克摩蘇爾採訪了當地難民,為你報導難民的親身經歷。

難民拉緹瑪艾哈邁德對美國之音講到摩蘇爾學校時說:“教師在教室裡用子彈教學...一顆子彈加一顆子彈等於兩顆子彈。”

幾個小時前,她剛剛逃離位於摩蘇爾東部的家。伊拉克軍隊正在當地與“伊斯蘭國”武裝分子激戰。在摩蘇爾城邊,她和其他的婦女兒童一道坐在塵土之中,等待著把他們送往營地的巴士。他們還不知道究竟甚麼時候能夠出發,也不知道到了營地之後等待他們的是甚麼。

幾天前,伊拉克軍隊進入了戈亞裡區,當地仍然無人居住。路上到處是燒焦的汽車,店鋪大門緊閉。擠滿逃難者的巴士和卡車不斷趕到。車上的男子都留著跟“伊斯蘭國”激進分子一樣的鬍鬚。他們被搜身,以防隱藏武器,並被告知與婦女兒童分開,另外坐成一群。

這裡離“伊斯蘭國”控制的摩蘇爾城只有七公里,軍人和平民家庭擔心自殺炸彈手混雜在人群當中。

15歲的達麗婭解釋說:“激進分子還把白旗掛在車上,裝成難民,靠近政府軍,然後把自己炸碎。”她和別的女性描述了“伊斯蘭國”武裝分子使用的很多詭計,這只是其中之一。她說,愈來愈多的“伊斯蘭國”武裝分子穿上了跟伊拉克特種部隊類似的黑色制服,很多人還在最近開始剃掉標誌著他們身份的鬍鬚。

拉緹瑪說:“人們逃離'伊斯蘭國'地盤的時候,激進分子有時跟著他們一起走,然後把自己炸死。而且,各家逃走之後,他們就佔了他們的房子,假裝成平民百姓。”

她說,她的鄰居逃走後,“伊斯蘭國”狙擊手就佔據了他們的房子。

雖然情況複雜,但是在被收復的附近城市巴特拉,有關官員說,伊拉克軍隊做好了克敵制勝的準備。在經歷了“伊斯蘭國”統治後,巴特勒成為一片廢墟。伊拉克反恐局發言人薩巴赫努曼說,前線戰士接受過城市戰以及與躲藏在平民中間的敵人交戰的訓練。

“我們正在戰鬥,而且將繼續戰鬥下去,直到消滅‘伊斯蘭國’為止,”他說,“我們相信,當我們解放摩蘇爾時,伊拉克境內的‘伊斯蘭國’也就完蛋了。”

他還說,終結“伊斯蘭國”在伊拉克部分地區的統治,會讓國家不受“伊斯蘭國”組織的危害,但是這並不一定意味著伊拉克免受戰爭和恐怖主義的危害。

“恐怖分子不會絕跡,戰爭也不會結束,”他說,“但至少‘伊斯蘭國’會被消滅。”

這些逃出城的女子雖然前途未卜,但在相對安全的戈亞裡,她們的臉上露出了笑容,嘲諷著曾經統治她們的“伊斯蘭國”激進分子。

拉緹瑪對美國之音記者說:“多年來我們第一次看到一個女人穿著牛仔褲坐在外面。在那裡每個人都必須遮蓋得嚴嚴實實。”

其他人也隨聲附和,抱怨“伊斯蘭國”的著裝規定。達麗婭說:“你不能穿高跟鞋,因為他們說,鞋不能發出‘踢踏’的聲響。”

她還說,更讓人氣憤的是,她七歲的妹妹也被迫戴伊斯蘭頭巾以示貞潔。她抱怨說:“她們10歲的時候就必須把臉全都遮蓋起來。”

在場的多數女性仍然蒙著臉。不過她們說,在“伊斯蘭國”佔領摩蘇爾之前,這並不是她們的穿著方式。如今,她們又有了穿著自由了。少數幾個人,比如達麗婭,戴著彩色的頭巾,而且把臉露了出來。

婦女兒童登上大巴。男子則爬上軍用卡車,在離開的時候,站在車邊露出頭看著車外。軍人們說,這種輕松時刻可能是好景不常,因為營地很快就會人滿為患。國際移民組織說,自從收復摩蘇爾的攻勢三個星期前開始以來,有將近3萬5千人流離失所。

有關官員說,戰事結束前,失去家園的人數有可能上升到一百萬。

“我們沒有預料到有這麼多人,”一位特種部隊軍人解釋說,“人們確實是在逃離‘伊斯蘭國’,但他們也是在逃離那種缺少吃的、缺少電的惡劣條件。”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