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限奶令成效不足 年晚再現奶粉荒

  • 湯惠芸 香港

北區水貨客關注組社交網頁圖片,香港連鎖藥房最近出現排隊買奶粉的人龍

北區水貨客關注組社交網頁圖片,香港連鎖藥房最近出現排隊買奶粉的人龍

據多份香港報章報導,12月聖誕旅遊旺季及明年1月底農曆新年前,香港再度出現奶粉荒。據香港《明報》12月中的調查報導,走訪新界及港島區共23間藥房,發現某些品牌的奶粉缺貨,甚至有藥房標價約75美元一罐的「天價」奶粉。後來藥房負責人澄清,只是店員標錯價錢,點算後「天價」奶粉沒有售出。不過,香港多份報章的報導都發現,最近很多香港藥房出售某些熱門品牌型號的奶粉,都比建議售價高超過4成,甚至接近一倍。

香港社交網絡群組、北區水貨客關注組發言人梁金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香港最近在年底再次出現奶粉荒,主要由於中國民眾對香港進口奶粉需求殷切,加上一個月前中國有關當局宣佈,中國零售奶粉將會加價,導致走私水貨集團到香港大量收購奶粉,運返中國儲備,到奶粉加價時出售賺取差價;另外,農曆新年前也是水貨客搶購奶粉的旺季。

梁金成說:大家都知道,他們(水貨客)大概會在農曆年三十之前一、兩日開始休息,跟著之後內地(大陸)那班水貨客大概到初八左右才回到香港開工,當然有些可能會早些,他們當然現在就會囤積一些奶粉在大陸,如果沒貨的時候,香港人會不會有這麼多人可以運這麼多奶粉上大陸都是一個問題。

據香港《明報》記者直擊帶水貨奶粉的過程,有水貨拆家在新界上水火車站附近,招攬記者及其他途人協助帶奶粉過關,到深圳羅湖口岸交收。水貨拆家會要求協助帶奶粉的人士先支付港幣按金,然後憑收據到深圳羅湖口岸交貨時,連同按金及酬勞收錢,每盒或每罐奶粉的酬金約2至2.5美元。

據香港《晴報》星期五報導,羅湖公安12月初雖然嚴打走私水客,但羅湖口岸交通樓五樓候車室士多卻淪為水貨倉。該報記者直擊水貨客螞蟻搬家,將香港奶粉送到上址。另有深圳港貨店聲稱,獲旅行團帶奶粉供貨,更有香港藥房協助囤貨。梁金成批評,中國海關執法不力,他指出,中國海關總署一早有通告,在香港將奶粉帶到大陸,約值26美元的奶粉需徵收約2.6美元稅金,但中國海關一直沒落實收稅的規定。

梁金成對美國之音表示,對於有香港市民參與中國走私水貨奶粉活動感到可悲,他指出,隨著中國民眾對香港進口奶粉的需求越來越大,水貨拆家開出的酬勞也越來越高,每帶一罐奶粉可收取約5美元,港府今年3月實施限奶令後,每人每日限帶兩罐奶粉,可以賺取約10美元,吸引很多無業的公公、婆婆,或者每天穿梭中港兩地公幹的人士,甚至跨境學生加入帶水貨的行列。

梁金成說:所以這件事(帶水貨)我們很怕如果變成一個習慣的時候,是可能會影響到我們整個香港人的價值觀,即是明明這是一些犯法的行為,變成合法的行為,這個我覺得真的很影響香港人的價值觀。有些人覺得容易賺錢的,或者之前我們的網站也有報道過,譬如有些學生可能會帶手機(過關),手機都可能80元、100元(約10至13美元)一部,變成他們(學生)會覺得既然這樣都容易賺到錢,我還需要努力學習嗎﹖不如從事水貨行業,反正內地(大陸)一個這麼龐大的市場。

梁金成表示,某些品牌的1號及3號奶粉出現較嚴重的缺貨情況,可能與去年龍年效應,大陸新生嬰兒潮有關。最近香港衛生署刊登廣告宣傳,市面出售的1號配方粉成份大同小異,家長較難購買某品牌嬰兒慣常飲用的配方粉,可轉用其他品牌,但是梁金成認為,對解決香港奶粉荒作用不大。

梁金成說:現在發現到、我們留意到的就是1號及3號這兩種奶粉是比較缺貨,如果是3號奶粉缺貨,這個很明顯是因為龍年效應,即是龍年效應嬰兒到了那個年齡就要吃那種奶粉,另外1號奶粉也是,可能是那段時間內地(大陸)的出生率較高,自然該種奶粉的需求較高,我相信到明年變成2號的奶粉會有(供應)問題,變成是因應嬰兒的成長期去看,我相信是。

回顧過去一年,今年1月底接近農曆新年期間,香港曾經出現奶粉荒,引起香港家長極大不滿,為了打擊水貨客走私奶粉到中國大陸,保障香港嬰兒有足夠的奶粉供應,港府3月1日正式實施「限奶令」,每名16歲以上人士,除非有出口許可證,否則每24小時不可攜帶多於1.8公斤36個月以下嬰幼兒配方奶粉出境,相等於兩罐900克包裝的奶粉。違例者被定罪可被罰款接近6萬5千美元及監禁2年。

據港府公佈的最新統計數字,自限奶令實施至11月底為止,共有2,511名人士被法庭定罪及罰款,罰款額由接近26美元至接近3,500美元不等,所涉及的奶粉超過13,000千克。如以900克一罐標準裝奶粉計,即涉及約15,000罐奶粉。另外,一名37歲香港女子曾經3次違法攜帶過量嬰幼兒配方粉(包括奶粉及豆奶粉)過關,在緩刑期間第4次違反限奶令,12月底被法院判處即時入獄35日;這是香港限奶令生效後,首宗違規者被法庭判處即時監禁的案件。

梁金成表示,限奶令實施超過9個月,香港再出現奶粉荒,反映限奶令成效不足,大陸走私水貨集團有新的對策,以化整為零、螞蟻搬家的方式帶奶粉出境,但限奶令必須繼續執行,否則以往明目張膽、大批帶奶粉出境的水貨客可能再出現。

梁金成說:其實限奶令我們覺得是對的,因為限奶令第一是限制奶粉流出香港,現在最大的問題是我們自己香港本身,無論政府、或者奶粉供應商以及零售商,他們有沒有一個好的溝通,是否有一個很好的供應鏈,令香港的爸爸媽媽他們可以買到奶粉呢﹖很明顯看到不是的,很簡單(港府)奶粉壓力測試,只有47間藥房去做,跟著做了一陣子有些(藥房)又說不做,我相信全香港不只47間藥房,得出來的數據如果說有公信力,我是絕對不相信。這個很明顯我覺得政府(港府)根本是無計可施。

北區水貨客關注組今年舉辦多項不同類型的反水貨客活動,包括年初的光復上水站行動、遊行、水貨客百態攝影比賽、水貨生態導賞團,以及9月份的反水貨客、要求當局取消大陸旅客一簽多行簽名活動。

支持反水貨客簽名運動的香港市民何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他在大陸置業,經常往反中港兩地,看到深圳羅湖口岸附近,經常有水貨攤檔出價向一般的旅客招徠收購港貨。何先生認為,打擊水貨活動應該禁止這類攤檔的設置,否則水貨客太多對香港居民造成很大滋擾。

何先生說:報酬是15至20元(人民幣)一罐奶粉(約2至3美元),經常有的,香煙約0.5美元,電話約16美元,有些人一日走三轉賺約100美元一天。

關注水貨客問題的香港立法會議員范國威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大陸食品安全問題及關稅太高,是走私奶粉水貨客猖獗的主要原因。

范國威說:第一當然就當然是國內(大陸)產品的質素、食物的質素令大陸多些市民願意用錢,特別是中產來到香港透過一些走私水貨客集團買香港的貨品。第二當然香港是一個自由港,大陸有很多產品都是有關稅,這些走私水貨客集團為何能夠生存,就是有這個經濟誘因,他們是走私漏稅,來到香港買一些產品回到大陸零售、集散,以賺取差價。第三是自由行及一簽多行,帶來大量的方便讓走私水貨客去走漏洞。

范國威表示,根據廣東省人民政府打擊走私及海防辦公室去年12月在互聯網上公佈的數據,每日往來香港以一簽多行簽註的自由行旅客,有95%有從事走私水貨活動,相關數字令人咋舌。范國威表示,港府應該取消一簽多行,以及評估香港的承載力,檢討自由行政策,設定上限,以解決水貨客猖獗問題。

今年3月參與反水貨活動的北區水貨客關注組成員胡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限奶令實施前她的妹妹在今年農曆新年前,曾試過買不到奶粉給女兒食用。

胡小姐說:真的買不到,一罐(奶粉)都買不到,跟著要用差不多雙倍價錢,去到旺角才有人肯賣一罐出來,我覺得是很誇張以及很離譜。

今年3月北京召開人大、政協兩會期間,有大陸代表不滿港府實施限奶令,認為是加深中港矛盾。也有很多大陸網民在互聯網討論區,發表對限奶令的不滿,胡小姐認為,大陸民眾的反彈不合理。

胡小姐說:我覺得他們(大陸民眾)很無理,就是好像將13億人的食品問題,你自己不好好把關,你自己不做好應做的事情,反而將責任推給一個700萬人的城市去負責,我覺得是非常不合理。

居住在上水的胡小姐指出,限奶令未能杜絕水貨客活動,只是令水貨客改帶其他水貨,例如尿片等,她認為長遠應該取消深圳居民赴港一簽多行政策,因為2009年實施該政策後,水貨客的活動才更猖獗。

另外,香港和廣東警方12月底聯手截斷一條40米長,由深圳通往香港的走私地道,地道入口位於深圳蓮塘港蓮一村一間出租屋的車庫內,出口位於界河附近一處蘆葦叢,十分隱閉。地道可供成年人通過,內壁由鋼架支撐,有路軌、小車、照明和通風設備,相信走私水貨客利用地道走私電子產品。深圳公安透露,地道挖掘得十分專業,估計花費接近50萬美元,但未及啟用已被發現。


圖片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