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決策者 是否以“錢荒”展示改革決心?

  • 蕭洵

2013年6月26日,一位攤販坐在北京街頭人行道上販賣氣球。

2013年6月26日,一位攤販坐在北京街頭人行道上販賣氣球。


近日席捲中國銀行界並導致市場劇烈波動的“錢荒”或許因為央行暗示干預而緩解。中國央行在過去兩周給金融系統“斷奶”的做法被廣泛視作決策者展示改革決心的一個姿態。但央行立場鬆動後﹐有批評者對政府是否真的有決心對利益集團下手不感樂觀。

經過數日波動﹐中國股市星期二(6月25日)再度震盪。當日閉市後﹐中國人民銀行發佈了一個公告﹐似乎意在平復投資者的情緒。而在這之前﹐官媒還曾放話說﹐證監會和央行不是“奶媽”。

央行表示﹐近日“已向一些符合宏觀審慎要求的金融機構提供了流動性支持。一些自身流動性充足的銀行也開始發揮穩定器作用向市場融出資金。”

《華爾街日報》在星期三的一篇分析報道中說﹐中國央行此舉是在暗示它正試圖結束意在擠出信貸泡沫的“錢荒”局面﹐因為在中國和海外市場出現大幅下跌後﹐表明央行的政策可能會產生事與願違的結果﹐並有可能導致中國經濟大幅放緩。

不過﹐央行並沒有明確是否已經決定結束此次針對過度放貸而採取的非同尋常的做法。《華爾街日報》報道說﹐這也顯示出中國央行在運作方面缺乏透明度。央行因為沒有向市場解釋這次行動而廣受投資者和分析師的批評。

中國央行從6月初開始削減向銀行間借貸市場投放的資金量﹐導致銀行間利率從通常的2%到3%﹐飆昇到上週末的兩位數。星期二時﹐該利率降至5.8%﹐仍遠高於正常水平。

外間對於央行在未作說明的情況下就採取緊縮信貸的行動進而導致市場波動的做法感到不解。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羅伯特‧蒙代爾對《華爾街日報》說﹐他對中國央行應對“錢荒”的做法感到“奇怪”。蒙代爾說﹐收緊資金更多的是宏觀經濟上的問題﹔信貸緊縮會削弱經濟擴張﹐不利於增長。

另有分析認為﹐央行不作聲﹐是因為它在重大問題上沒有決策權。倫敦的經濟研究機構凱投宏觀的首席亞洲經濟學家馬克‧威廉姆斯在24日的一份分析報告中說﹐利率是由國務院掌控﹔央行過去曾有權決定準備金要求﹐但過去兩年似乎也失去了這方面的權力。

儘管引發市場劇烈震盪﹐中國央行﹐或者其他決策者﹐在金融機構資金趨緊時不予干預的反常做法還是贏得了不少掌聲。一些分析認為﹐這是中國的決策者在展示他們願意用陣痛換取長期收益的決心。

凱投宏觀的中國經濟分析師王秦偉說﹕“過去幾年以來信貸快速增長已經積累了一定的風險﹐如果持續下去的話﹐將來會造成更大的影響。目前來看﹐可能需要金融機構和一些信貸快速增長的企業進行一些調整。”

王秦偉說﹐從此次決策者應對“錢荒”異於以往的做法﹐以及政府近幾個月來對信貸﹑引資銀行和理財產品等方面監管的加強﹐以及對地方政府債務的認識和重新清查等﹐表明新一屆政府正在做一些事情﹐推動改革向前發展。

至於本屆政府如何走﹐能走多遠﹐王秦偉認為還有待觀察。他說﹐關鍵還要看今年晚些時候召開的三中全會將有什麼樣的政策出臺。

新任領導人習近平上任後﹐外界對他在政治和經濟層面推動改革曾有相當大膽的期望。但是過去幾個月﹐許多曾對習近平抱有期望的人開始感到失望。

曾因撰寫《中國即將崩潰》一書引發爭議的章家敦在談到他對中國新領導層的看法。

他說﹕“我們真的摸不清新任領導人到底想做甚麼。有關改革的問題眾說紛紜。不過我們沒有看到有甚麼政策計劃。這方面的計劃要等到秋天召開的三中全會。但重要的還不是看他們怎麼計劃﹐而要看他們實際上做了甚麼。”

章家敦對於新領導層能夠制訂出可實施的大膽計劃並不樂觀。他說﹐不幸的是﹐北京有太多的既得利益﹐他們會竭力反對改革。

章家敦說﹐過去十年間﹐中國的領導層也曾表示要推動經濟改革﹐但是結果卻截然相反。他說﹐本屆政治局常委中只有李克強算是真正的改革派﹐但他不認為這位身處代表既得利益的其他常委之中的新任總理能有何作為。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經濟學教授彼得‧納瓦羅說﹐他不清楚中國的新領導人是否真的了解中國的經濟﹐在這方面他們需要接受檢驗。

納瓦羅教授在談到習近平時說﹕“我們要關注的是他如何處理長遠的危機﹐因為眼下的危機會過去。中國經濟存在大量產能過剩﹐而且房地產存在的泡沫可能會在一夜間破滅。我認為﹐不經歷一些陣痛﹐這些問題是無法得以解決的。”

納瓦羅說﹐作為一個美國人﹐他最擔心的是新的中國領導人會象他們的前任一樣﹐在遇到危機的時候﹐仍然會回到以低廉成本向全球市場傾銷產品的老路子。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