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西方等國制裁 會否推動俄中結盟?

  • 白樺 莫斯科

莫斯科紅場(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莫斯科紅場(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未參與西方對俄羅斯的制裁,這使目前急需外來支持的俄羅斯感到安慰。而克里姆林宮智囊則警告西方制裁將推動俄羅斯同中國結盟。但許多分析人士認為,俄中相互猜疑和互不信任促使雙方無法結盟。

馬航班機悲劇後,美國和歐盟最近啟動了對俄羅斯新一輪制裁。但一些俄羅斯媒體說,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並未參與,而且在烏克蘭危機和對馬航班機悲劇的報道上,中國官方媒體沒有象西方那樣批評指責俄羅斯。此外,普京總統5月份訪華並簽署重要能源協議,俄中關係的密切程度前所未有,依靠中國支持,俄羅斯的處境並非象一些人分析的那樣悲觀。

同時,俄羅斯政治學者米格拉尼揚最近在美國的《國家利益》雜誌上撰文說,美國在南中國海和東中國海的爭端中支持中國的對手,並遏制中國崛起,美國對中國的立場以及對俄羅斯的制裁將推動俄中兩國走到一起,他不排除兩國將結成軍事政治同盟的可能。他警告說,俄羅斯同中國下一步怎樣行動要看西方的制裁動作。俄、中關係還有很多發展空間。

這位一直堅決支持普京,並積極宣傳解釋俄羅斯對外政策的克里姆林宮智囊說,在美、俄、中三角關係中,美國同俄羅斯的關係,以及美國同中國的關係都遠比俄羅斯與中國的關係差。美國聯合俄、中任何一方的潛力都比不上俄、中攜手共同抵制美國在一些敏感問題上對這兩個國家的施壓。

米格拉尼揚5年多來一直是俄羅斯官辦的“民主與合作研究所”紐約代表處主任。這個機構的任務是監督美國和歐洲國家的所謂侵犯人權情況。米格拉尼揚特別強調,俄羅斯的軍事力量、科技、還有發展潛力與中國的經濟實力和人力資源聯合起來,那樣將決定許多重要國際事務。俄、中潛在同盟會讓美國和歐盟在許多地方都會感到意想不到。

克里米亞被吞併後,有俄羅斯知名學者曾把普京和希特勒相提並論,並抨擊俄羅斯的舉動如同二戰爆發前的納粹德國。米格拉尼揚隨後四月份在親官方的消息報上撰文為希特勒辯護,並解釋戰前的希特勒並非如同人們想象的那樣壞。米格拉尼揚的舉動招致了俄羅斯知識界許多人士的抨擊和西方學術界的反感。

政治學者薩林認為,俄羅斯權貴階層中確實有一部分人主張同中國接近,但即使所謂的親華派也並不是真的想同中國結盟,而是希望能同中國在經濟領域更多合作。

薩林說:“權貴階層中的多數人都主張在亞太地區俄羅斯應推行自己的獨立政策,中國當然是該地區中的重要伙伴,甚至是戰略伙伴,但絕不是俄羅斯唯一的伙伴。同中國結盟將妨礙俄羅斯在該地區推行自己的靈活政策。因此許多人反對僅同中國發展關係。”

俄羅斯同樣與中國的主要對手,印度、越南等國積極發展關係。烏克蘭危機爆發前,俄羅斯同日本的關係也大幅升溫。

俄羅斯戰略學者科諾瓦洛夫說,同中國結盟的主張沒有任何吸引力,更不被人看好。中國同越南、日本等國都有領土糾紛,俄羅斯根本就不想捲入到這些衝突中。

科諾瓦洛夫說:“俄羅斯根本就不想扮演一種在這些衝突中支持那一方的角色。更何況,就如同俄羅斯願意同中國發展關係一樣,俄羅斯也同樣想同日本更多地加強關係。在制裁的環境下,俄羅斯更感興趣密切同這些國家在經濟、金融和能源等領域的合作。”

科諾瓦洛夫說,俄羅斯同中國的關係中仍然存在著許多不信任因素。比如俄羅斯國內有不少人認為,中國一直在覬覦著俄羅斯遠東和西伯利亞的遼闊領土和資源,但他不認為這種觀點代表著俄羅斯的國家立場,也是對俄中關係不正確的評估。

烏克蘭為危機爆發後,俄羅斯國內的反美情緒,反西方情緒高漲。在這種氣氛下,俄羅斯列瓦達中心不久前的民調顯示,中國成為僅排在白俄羅斯之後,被俄羅斯民眾認為最友好的國家。

但莫斯科卡內基中心的學者舍夫佐娃很不以為然地表示,俄羅斯民意在一年內對西方態度變化如此之快,完全是由於官方媒體洗腦宣傳的結果。如果克里姆林宮想做的話,官方媒體同樣能改變民眾對中國的立場。

舍夫佐娃說,雖然包括普京在內的俄羅斯領導人都強調俄羅斯應轉向亞洲,但俄羅斯社會和權貴階層其實都沒有準備好同中國結成長期和穩固的同盟。

舍夫佐娃說:“因為在目前的這種形勢下,俄羅斯與中國接近,可看成是俄羅斯投奔中國。俄中接近可解釋成雙方都擁有共同的敵人,那就是西方。俄中友誼也就意味著是建立在反對某一方這個原則基礎上。如果從國際政治經驗來看,所有的以針對某個敵人,或是遏制敵人而建立起來的同盟都不是長久和穩固的。”

舍夫佐娃說,俄羅斯在未來的幾年內未必能躲掉經濟危機,國力也將繼續衰落,在這種情況下同中國結盟,俄羅斯早晚都會出現自卑感,這就造成雙方的合作不平等,兩國關係基礎不牢固。

舍夫佐娃說,普京5月訪華簽訂的天然氣合同在國內被許多人看成嚴重損害俄羅斯利益,再加上俄、中兩國目前在中亞地區的利益爭鬥,或早或晚,這些矛盾都會浮出水面,只是雙方現在都默不作聲,裝出一種不存在這些分歧的樣子。

舍夫佐娃說,俄羅斯目前的處境促使它尋找支持和盟友,俄羅斯現在有求於中國的要超過中國對俄羅斯的需要。但需要現代化變革的俄羅斯無法從中國獲得它最需要的東西。除了高科技中國仍然依賴西方外,俄羅斯更無法從同樣貪污腐敗猖獗的中國那裡吸收到法律之上、自由媒體等這些現代化社會必備的東西。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