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國中亞經濟帶計劃 或因“伊斯蘭國”受阻

  • 白樺 莫斯科

中國僅能出錢?今年夏季來俄羅斯參加軍事比賽的中國軍人。(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中國僅能出錢?今年夏季來俄羅斯參加軍事比賽的中國軍人。(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伊斯蘭國”和宗教極端勢力對中亞地區的影響和威脅日益加強。有分析人士認為,這一趨勢將對中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中國在中亞的投資甚至新疆局勢產生影響。但也有人認為,相關威脅雖然存在,但不應被過分誇大。

“伊斯蘭國”和宗教極端勢力最近成為中亞地區討論和關注的一個主要議題。吉爾吉斯斯坦安全部門宣佈,他們在星期四消滅了一個試圖在首都比什凱克和其他地區從事恐怖活動的極端團伙,在槍戰中有一名安全人員受傷。吉爾吉斯總統阿塔姆巴耶夫已下令加強對國內安全形勢的監督。

俄羅斯經濟危機使很多過去在俄羅斯打工的吉爾吉斯人被迫返鄉,其中一些人前往中東加入極端組織。吉爾吉斯官方說,目前有5百多名吉爾吉斯公民已前往敘利亞加入“伊斯蘭國”。

哈薩克斯坦政治學者薩特帕耶夫說,前往中東加入“伊斯蘭國”的哈薩克公民有4百多人,除了成年男子外,他們當中還包括婦女和兒童。他認為,類似問題一直困擾中亞地區。因為在更早之前,不少中亞居民曾在鄰近的阿富汗加入那裡的極端組織。

中亞安全只能依靠俄羅斯?俄軍秀肌肉,今年夏季俄空降兵在莫斯科郊外表演。(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中亞安全只能依靠俄羅斯?俄軍秀肌肉,今年夏季俄空降兵在莫斯科郊外表演。(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薩特帕耶夫說,中亞國家政府的確很害怕許多人從中東回國後會使中亞局勢惡化。另一方面,包括哈薩克斯坦在內,中亞地區愈來愈多的年輕人熱衷極端宗教思想。

薩特帕耶夫說:“有兩個因素,一是愈來愈多的人對宗教感興趣,二是當地居民對宗教的了解,以及宗教教育水平都非常低,這為極端宗教勢力的傳播提供了土壤。愈來愈多的人正成為極端宗教勢力和‘伊斯蘭國’的支持者。”

薩特帕耶夫說,中亞的一些極端勢力可能同“伊斯蘭國”或是“基地組織”沒有任何實際聯繫,但他們在從事恐怖活動時更願意使用這兩個恐怖組織的牌子。中亞的安全問題現在愈來愈受到各方重視,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不久前特別同安全官員討論了打擊恐怖主義和極端勢力的問題。

許多俄羅斯官員也強調阿富汗的極端勢力可能進入中亞地區。俄羅斯總統阿富汗事務全權代表卡布洛夫最近表示,如果“伊斯蘭國”恐怖組織在阿富汗繼續保持目前的進攻趨勢,中亞各國都將受到嚴重威脅。俄羅斯國防部副部長安東諾夫,以及俄羅斯在北約的代表格魯什科最近也都發出類似警告。他們認為,“伊斯蘭國”和塔利班在阿富汗境內正在控制更多地區。

親克里姆林宮的俄羅斯政論人士普羅漢諾夫說,正是由於俄羅斯擔心阿富汗局勢惡化,可能會在中亞地區開辟繼烏克蘭和敘利亞之後的第三條戰線,俄羅斯對土耳其的報復行動顯得非常有限。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格羅津說,中亞地區最近一年來都加大了在國防和安全情報領域的開支投入,各國紛紛購買新式武器,招募更多的安全人員,並舉行更多的演習。不少人擔心到明年春季時,當地的安全局勢會遇到更大挑戰。格羅津認為,中國更將因為中亞局勢惡化深受打擊。

格羅津說:“北京到那時立刻會面臨如何保護在中亞的投資和天然氣供應問題,並將會凍結經過中亞的交通走廊和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另外對新疆的局勢也會產生影響。伊斯蘭極端勢力會試圖經過中亞進入新疆。中國可能將不得不拿出更多的錢和資源來扶持今天的中亞各國政府,避免他們倒台。”

格羅津說,可能正是由於對中亞安全方面的擔心,中國的絲綢之路經濟帶計劃迄今為止說的很多,遲遲不見落實和實施。他認為,除了出錢之外,中國目前還無法在安全領域幫助中亞各國抵禦威脅,由於俄羅斯在敘利亞的舉動證明了俄羅斯在安全領域的的決心和能力,中亞地區都將有求於俄羅斯,這為俄羅斯提供了擴大影響機會。另外,對安全問題的日益重視也特別有利於美國擴大在中亞地區的影響。

參加今年5月9日莫斯科紅場閱兵彩排的哈薩克軍隊。(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參加今年5月9日莫斯科紅場閱兵彩排的哈薩克軍隊。(美國之音白樺拍攝)

俄羅斯的第201步兵師目前駐防塔吉克斯坦。俄羅斯同樣在吉爾吉斯的康特空軍基地駐扎大批兵力。由美國為首的北約部隊目前有1萬多人仍然駐扎在阿富汗。許多分析人士認為,最近10多年來由美國所領導的阿富汗反恐行動為中國、俄羅斯和中亞國家在安全領域減少了很多後顧之憂。

俄羅斯中亞問題學者庫爾托夫認為,中亞地區居民都以信奉伊斯蘭教為主,自然會成為“伊斯蘭國”擴張的目標。但由於“伊斯蘭國”目前受到各方打擊,處在防守地位,“伊斯蘭國”對中亞的威脅基本僅停留在理論上。由於各方努力,阿富汗的衝突也將限於阿富汗境內,還不會蔓延到中亞地區。如果阿富汗境內的“伊斯蘭國”勢力未來取代塔利班,中亞地區所面臨的威脅將更清晰一些。

庫爾托夫說,上海合作組織和俄羅斯主導的獨聯體集體安全防務條約組織將對中亞地區提供安全幫助。但中亞各國目前所面臨的主要威脅還是來自內部。

庫爾托夫說:“中亞地區的經濟現在陷入困境,失業人數增多,居民的不滿情緒增大,因此才有更多的人跑出去加入‘伊斯蘭國’”。

哈薩克總統納扎爾巴耶夫在國情咨文中絕大多數篇幅闡述了如何解決經濟問題和穩定金融形勢,而安全問題較少提及。學者薩特怕耶夫說,哈薩克領導人仍然把經濟問題放在首位。他認為,俄羅斯一些勢力故意誇大“伊斯蘭國”對中亞的威脅,想借此擴大俄羅斯在中亞地區的影響。

由於哈薩克斯坦等中亞國家都有很大的俄語系居民聚居區,在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後,中亞各國其實更擔心的是這些俄語系地區的分離勢力,所以都對俄羅斯的一些舉動非常警覺。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