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中東局勢動盪令以色列不安

  • 鮑伯

以色列軍醫在與加沙交界的邊境治療一名中槍的市民 (資料圖片)

以色列軍醫在與加沙交界的邊境治療一名中槍的市民 (資料圖片)


2013年,中東地區出現了更多的動亂,好幾個國家爆發民眾起義,影響仍在繼續。這讓以色列既放心,又不安。而以色列領導人最擔心的是結束伊朗涉嫌進行的核武器項目的努力。

很少有人相信伊朗真的會放棄它否認存在的核項目。特拉維夫國家安全研究所的坎姆說:“雖然伊朗面臨經濟困境,但是他們投入了這麼多人力財力,不可能現在就結束。所以伊朗人現在就是使用各種辦法,放棄一些東西,然後爭取到比他們放棄的要多得多的好處,一旦時機合適,再繼續推進核項目。”

以色列領導人還關注著敘利亞戰爭。戰爭分散了敘利亞政府及其盟友、伊朗和真主黨的注意力,耗費了他們的資源,以色列喜歡這一點。但以色列國際反恐研究所的卡爾蒙說,必須密切關注敘利亞局勢:“要注意誰將控制現在由包括聖戰者和一些地方軍閥在內的幾十個小組織佔據著的大片地區。”

敘利亞衝突加劇了中東地區遜尼派和什葉派穆斯林之間的緊張關係。坎姆認為,這對以色列有好處,儘管大量武裝人員的參與令人擔憂:“我們擔心,衝突未來在某個時刻一旦緩和下來,我們將發現這些傢伙要把我們當作挑戰目標了。這是個問題。但現在還不是,不會馬上出現這種情況。我們眼下看到的是一些相對比較小的事件,但未來情況會發生變化。”

埃及的軍事政變讓以色列官員鬆了一口氣。開羅新政府在西奈半島靠近以色列的地區壓制了恐怖活動,並希望削弱統治著加沙地帶的反以色列哈馬斯運動。

以巴和談在凍結三年之後重新開始,給人們帶來一些希望。但大部分觀察人士並不樂觀。

卡爾蒙說,各方都受制於己方的強硬派:“所以我認為我們應當有一個臨時協議,在非常短的時期內讓巴勒斯坦人在領土問題上獲得一些象徵性進展,有更多的行動自由和經濟刺激措施,以及一個非常籠統的框架,以此為基礎來討論一個最後協議。”

巴勒斯坦人比較悲觀。東耶路撒冷PASSIA研究所的馬赫迪說,巴勒斯坦人不認為以色列準備妥協,例如凍結約旦河西岸定居點建設:“在不完全自治的情況下,我們受到而且將繼續受到掣肘,軍事上受制於以色列,受西方大國的控制,市政府等機構由一些平庸的人坐鎮。”

以色列領導人表示,他們隨時準備做出妥協,但是需要有安全保障。然而,過去一年來各種事件層出不窮,這種保障越來越不可能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