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支聯會遊行紀念六四事件23周年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支聯會舉行毋忘六四大遊行,呼籲北京當局平反六四

香港支聯會舉行毋忘六四大遊行,呼籲北京當局平反六四

香港支聯會星期日舉行毋忘六四大遊行,紀念六四事件23周年,提出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等訴求,主辦單位估計遊行人數與去年的2千人差不多。有參與遊行的中國遊客表示,希望享受香港可以自由表達意見的氛圍,但仍擔心回中國可能有壓力。

香港支聯會星期日舉行毋忘六四大遊行,紀念六四事件23周年,提出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等訴求,主辦單位估計遊行人數與去年的2千人差不多。有參與遊行的中國遊客表示,希望享受香港可以自由表達意見的氛圍,但仍擔心回中國可能有壓力。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星期日舉行紀念六四事件23周年大遊行,由維多利亞公園遊行到金鐘的香港特區政府新總部,主題是「毋忘六四傳真相,民主潮流不可擋」,並提出「釋放民運人士、平反八九民運、追究屠城責任、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5項訴求。

支聯會估計,由於香港特區政府及北京中央領導層將於今年換屆,相信會激起香港市民上街,估計今年的遊行人數約2100人,與去年的2千人差不多。而香港警方估計,今年的遊行人數約1300人。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

香港支聯會主席李卓人

支聯會主席李卓人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該會連續23年舉行紀念六四事件大遊行及蠋光晚會,希望向北京當局發出強烈的訊息,要求平反六四。

李卓人說:今年當然是新領導班子,香港也有、中國也有,我們希望新的領導班子更加可以聽到我們的聲音,就是應該中國要走向民主,所以今年我們的口號是"民主潮流不可擋",我們覺得中國新的領導班子不應該只是停留於經濟的改革,而是一直都是民主改革停滯不前。

中國遊客歐先生首次參加香港紀念六四遊行

中國遊客歐先生首次參加香港紀念六四遊行

參與遊行的中國遊客歐先生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今年是第一次參加紀念六四大遊行,一方面希望享受香港可以自由表達意見的氛圍,因為在中國大陸不可能舉辦紀念六四遊行,另外也覺得北京當局封鎖六四的相關訊息,當中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作為中國公民更加希望了解六四的真相。

歐先生說:真相的話其實我在中國大陸有翻牆(利用軟件突破互聯網的封鎖),基本上我都知道,我來參加這個遊行第一是想享受香港這種寬鬆、自由的社會生態,這種氛圍,也是表達自己對自由民主的嚮往和追求。

記者問及參加這次遊行之後,回到中國會不會有壓力﹖歐先生表示有所擔心。

歐先生說:其實心裡還是有點(擔心),因為我畢竟特別是接觸翻牆這種事情還不長,大概一年時間左右,所以還是沒有放下這個心理包袱。我也知道其實大陸很多維權人士、為了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士,都受到中共政府的打壓,就像陳光誠、劉曉波、艾未未、譚作人這些人士,有些關在監獄,有些在境外不能回到自己生長、成長的土地,這是非常悲哀,也非常感謝這些人,為了中國大部份的人,作出自己的犧牲。

香港學生總會副主席張秀賢

香港學生總會副主席張秀賢



今年18歲、就讀高中的香港學生會總會副主席張秀賢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他還未出生,今年是他第二年參加紀念六四遊行,希望北京當局平反六四,他認為香港的官方課本並未納入六四事件,將來要推行的國民教育不應該忽略對中國的國家發展缺乏民主的批判。

張秀賢說:我們學校教育有提六四,但只是很簡單的講是反官倒,但沒有理會一些學生的民主訴求,反而會令到學生以為是一些民生的需要,但是忽視了我們學生23年前的民主訴求。所以我們希望國民教育科應該是除了對國家發展的讚頌之外,都應該批判中國的發展。

六四舞台成員韋少力

六四舞台成員韋少力

六四舞台的成員韋少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一群支聯會的工作人員在3年前六四事件20周年的時候,組織起來編寫及演出一個紀念六四事件的舞台劇,而今年也有相關的舞台劇準備公演。韋少力表示,香港應該珍惜目前仍然可以自由紀念六四的空間。

韋少力說:我相信還是很珍貴,就是在中國的土地裡,還可以公開悼念(六四),我們都擔心今年是否最後一年,何時我們不可以再悼念。我們從不同的渠道、盡量不同的方法,譬如文化、登廣告,甚至在街上我們都會做很多形式,希望可以繼續流傳六四。我們試過在學校遁演,有次一位老師講了一句說話,對學生很有作用,有學生問為何我們還要讀這些歷史,老師說作為一個這麼大的國家,對一些做過的事承認這麼簡單的事,作為年青人也應該要承擔及承認自己做過的事。

1989年長駐北京採訪的香港記者劉銳紹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20多年來只要他留在香港都會參與紀念六四遊行,他認為多年來香港人持續不斷的舉辦紀念六四活動,可以稱為“保溫行動”。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

香港時事評論員劉銳紹



劉銳紹說:這個“保溫”不是保溫家寶,而是對六四的記憶大家要保持這個溫度,因為歷史如果被淡忘的話,下一代要做承傳者是相當困難,現在有關方面正是要將這些事,或者對官方不利的各種訊息淡忘,正因為這樣的時候,這個就是淡忘與反淡忘的一個角力。

劉銳紹認為,不應該以星期日參與遊行的人數不算太多,去衡量香港人已經淡忘六四,現在香港起的作用是保溫以致將六四的火種維持,等待日後擴大。他相信很多香港人都沒有放棄長遠要建設民主中國的理想。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