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支聯會公佈六四26週年悼念活動

  • 湯惠芸 香港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左二)與多位支聯會常委展示今年首次印製的《六四答問》小冊子。(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左二)與多位支聯會常委展示今年首次印製的《六四答問》小冊子。(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星期四召開記者會,公佈今年六四26週年「5-31愛國民主大遊行」及「6-4維園燭光悼念集會」的安排。支聯會表示,今年的愛國民主大遊行,與過往十多年的遊行路線有所不同,起點由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改為灣仔修頓球場,終點由政府總部,改為北京駐港代表機構中聯辦。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回應記者提問表示,今年5-31愛國民主大遊行終點改為中聯辦,主要是由於最近有中國記者高瑜等維權人士被重判入獄,遊行有必要直接向北京駐港代表機構中聯辦表態,包括綁上黃絲帶等,但是無計劃發動參與者留守。

今年香港支聯會5-31愛國民主大遊行的起點改為灣仔修頓球場,終點則改為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美國之音湯惠芸)

今年香港支聯會5-31愛國民主大遊行的起點改為灣仔修頓球場,終點則改為北京駐港機構中聯辦。(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俊仁說:尤其是近來關心到很多維權律師、維權人士被打壓,又關心到高瑜被重判,也影響到國內(大陸)的言論自由,更加看到現在所謂「七不講政策」,會帶來更大的收縮及鎮壓。所以大家都是基於一種很焦慮、大家對內地(大陸)的情況很關心,所以覺得應該要去到中聯辦抗議是更直接。

何俊仁表示,今年支聯會一如過往20多年,在銅鑼灣維多利亞公園舉辦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為回應本土派及部份香港年輕人有關支聯會為何「堅持建設民主中國」等疑問,何俊仁表示,今年支聯會首次印製《六四答問》小冊子,包括網上版及5千本印刷版,在六四紀念館及六四燭光晚會現場派發。除了派發小冊子,支聯會將於6月4日下午,在維園舉行「建設民主中國的本土意義」座談會。

香港支聯會召開記者會公佈今年六四26週年悼念活動的安排。(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支聯會召開記者會公佈今年六四26週年悼念活動的安排。(美國之音湯惠芸)

何俊仁並表示,較早前學聯提出今年不會出席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不過支聯會仍然有邀請學聯以及9間大專院校的代表出席,目前有3間院校的代表回覆會出席六四燭光晚會,但詳請要稍後公佈。何俊仁認為,雖然今年的六四燭光集會上,首次沒有學聯代表到台上發言,但他相信仍有會很多年青人參與。

何俊仁說:香港維園的燭光集會已經成為世界歷史的紀錄。在人類的歷史上,我們見過有這麼長的時間,超過4分之1世紀,每一年在同一日有這麼多的群眾聚集在一個地方,抗議、尤其是有十多年抗議自己、管治我們的一個強權的政府,是沒有的。有很多集會很多人,但是沒有維持這麼久,但我們維持了26年,而它為何有這麼大的撼動力呢﹖就因為它人數不少,最少都有5萬,最多超過幾十萬,所以大家看到人數是象徵著力量。

多個香港天主教及基督教團體合辦六四26週年研討會。(美國之音湯惠芸)

多個香港天主教及基督教團體合辦六四26週年研討會。(美國之音湯惠芸)

多個香港天主教及基督教團體,最近合辦六四26週年研討會,邀請學者、宗教界人士出席,探討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嚴厲控制意識型態的新威權主義和國族主義統治手法,對中國以致香港的政治、經濟發展帶來甚麼影響。

香港公開大學人民社會科學院講師鄭煒在研討會上表示,1989年六四事件發生之後,中國的發展方向偏重經濟,政治改革幾乎停滯不前,但中國的國力表面上一直變強沒有轉弱,反映經濟自由化未必推動政治民主化。鄭煒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實行「韌性威權主義」,也反映在去年底北京如何應對香港的雨傘運動。

鄭煒說:(港府與學聯)談判之前,就講很多外國勢力,之後就沒有講,即是見到他(習近平)不是完全為了國族主義就勉強說有外國勢力,因為他知道這些講法未必完全被大多數市民接受,所以他選一些大部份市民可能都會擔心的,破壞經濟、影響民生這些講法。同時將整個雨傘運動定性為,你會見到很多留言在國內(大陸)的論壇,國內的人是相信雨傘運動未必是一場民主運動,他們會覺得有點分離主義,你會見到他(習近平)如何定性這場抗爭,是看到在過程中,多多少少我覺得是鞏固了他的統治。

香港公開大學人民社會科學院講師鄭煒表示,出席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的人數是否因本土化思潮興起而減少,有待觀察。(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公開大學人民社會科學院講師鄭煒表示,出席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的人數是否因本土化思潮興起而減少,有待觀察。(美國之音湯惠芸)

鄭煒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雨傘運動之後興起的本土化思潮,令到香港年輕人對紀念六四越來越冷淡,但是出席支聯會六四燭光晚會的人數是不是會減少,仍有待觀察。

鄭煒說:即是你可以由退聯幾件事看到,本土化思潮似乎是想、即是陳雲(香港城邦論作者)那套切割論,是在新一代似乎都相當受影響,而他們也相當接受這套講法,但六四可能(燭光晚會)現場我們現在都無辦法具體知道,但是去到那日到底會少了多少人,因為我們知道,差不多由2000年開始,其實是由新一代撐起六四的出席人數,現在他們有這樣的看法的時候,到底最終是不是會少了人數呢﹖

佔中發起人之一、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在研討會上表示,89民運反映中國公民社會的脆弱,很多參與者都沒有組織背景,否則不會出現全贏或者全輸的局面。

陳健民說:即是一定要取得那些東西,拿不到我就死吧,跟你一拍兩散,將運動推到那麼盡,到一個全贏或者全輸的局面,中間沒有一個所謂妥協點,好多人都認為當時裡面是很不好的,即是為何不可以利用機會與(中共)黨裡面的開明派多些討論,需不需要推到這麼盡呢。

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表示,立法會通過港府政改方案,而沒有大幅修改或合理解釋的話,會引發激烈的抗爭。(美國之音湯惠芸)

佔中發起人之一陳健民表示,立法會通過港府政改方案,而沒有大幅修改或合理解釋的話,會引發激烈的抗爭。(美國之音湯惠芸)

陳健民表示,89民運之後中國產生公民社會,是2008年汶川地震之後,但到習近平上台後,又開始倒退,他認為習近平大權獨攬式、由上而下的黨內改革,有如心臟科醫生自己替自己做心臟手術,風險非常高,而香港的政改、佔中運動在習近平上台後進行,可以說是「悲劇的時間」。

陳健民表示,香港的一國兩制對台灣只有負面的示範作用,去年11月底推動親中政策的國民黨在九合一選舉大敗,就是一個證明。陳健民並表示,香港的政改問題只有真普選才能救香港,否則香港將會走向激進化、本土化、犬儒化。

陳健民說:激進化,你看看退聯,退聯的同學不是覺得學聯太激進,而是覺得他們太溫和,所以攻擊他們的人主要是覺得他們太溫和,所以激進化一定會走,第二就是本土化,我不是中國人、我是香港人。第三就是犬儒化,有甚麼可以做呢﹖「搵食」罷了,不要妨礙別人「搵食」,這些心態越來越厲害。

陳健民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如果6月底立法會否決港府的政改方案,他認為不會出現太激烈的抗爭行動,但如果在一個只有40%左右、低民意支持度,而港府方案並沒有大幅修改的情況下,通過港府政改方案,會引發激烈的抗爭,不過人數有多少難以估計。

陳健民說:為何會通過呢﹖為何泛民部份人會轉「_」呢﹖是不是因為威迫利誘呢﹖如果是一種威迫利誘而不是透過大量修改現在8-31決定,以致贏到很多民意的話,一定會引發很劇烈的抗爭。究竟人數有幾多呢﹖我敢說,但我相信激烈的程度會很強烈,你要再出現好像佔領、上次雨傘運動這麼大規模,是天時、地利、人和的,佔中講了兩年、加上罷課、加上87個催淚彈,所以出現以十萬計的人,再重覆大規模不是太容易,除非幾個條件都這麼巧合出現,但是有相當數量的人,幾千、一萬圍著你,甚至有激烈的抗爭,是絕對有可能。

天主教神父陳滿鴻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利用民族情緒及民族主義,堅固中共統治的合法性。(美國之音湯惠芸)

天主教神父陳滿鴻表示,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上台後利用民族情緒及民族主義,堅固中共統治的合法性。(美國之音湯惠芸)

天主教神父陳滿鴻在研討會上表示,香港人通過立法會否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8-31決定下的政改方案,是法律上合法地對中共的權威的否定,他認為港人應該珍惜這個機會。陳滿鴻並表示,習近平上台後利用民族情緒及民族主義,堅固中共統治的合法性。他舉例,今年習近平在中國高規格紀念9月3日抗戰勝利70週年紀念日,香港也首次跟隨中國大陸,將今年9月3日定為公眾假期。

陳滿鴻說:其實中共是霸佔了歷史、中共劫持所有發生的事,利用這些事,有的事情是真的,利用這些事挑起仇日、仇美等等的情緒,作為它合法的管治。

陳滿鴻表示,這種民族主義的管治手法可能會造成民眾的「人格分裂」,一方面在文字上、理論上,中國的民眾談及日本大部份都是負面的批評,但是中國人又喜歡到日本旅行、買日本貨,這種現象就是民族主義宣傳下,製造出來的不正常現象。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