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界宣傳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方案

  • 湯惠芸 香港

學聯及學民思潮共同提出的「學界平等方案」獲民陣等民間團體及數十名學者支持 (照片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提供)

學聯及學民思潮共同提出的「學界平等方案」獲民陣等民間團體及數十名學者支持 (照片由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提供)

香港政府第一階段政改諮詢還有一星期結束,多個政黨及團體最近積極宣傳以及提出
2017年普選特首方案。香港專上學生聯會最近在多間大專院校擺設街站,宣傳學界以公民提名特首候選人的方案,有學生代表表示,未決定7月1日是否發動民間佔中。

港府就2016年立法會選舉,及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的第一階段政改諮詢,將於5月3日結束。過去超過十年發起7-1大遊行的香港民間人權陣線,最近召開大會,表決民陣推薦的政改方案。結果26個出席團體超過半數支持學民思潮及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共同提出的「學界平等方案」。

學界「雙軌制」方案提出公民提名,必不可少,2017年特首普選,全香港1%合資格選民,即大約3萬5千名選民連署提名一位特首參選人,就可以成為特首候選人,提名期不少於兩個月,提名委員會無任何否決權;而提名委員會應由立法會直選議員組成,只要有8%的提名委員支持,便可提名一位特首候選人。

學聯秘書長周永康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學界方案以立法會直選議員作為提名委員會,必然牽涉到功能組別議員及目前提委會4大界別的廢除,相信這個方案可以將北京操縱特首普選的可能性減至最低。

周永康說:“一方面有公民提名權,其實提名門檻不高的時候,1-1.5%(合資格選民)其實已經確保了不少的(特首)候選人可以從聯絡香港人的支持、爭取香港人的支持而入閘。另一方面,提委會由所有直選(立法會)議員組成,他們本身就需要向市民問責,而向來直選議員的議席確實是更能夠反映香港的民意取向,我相信在這個制度的設計下,更加可以反映到香港人真正屬意的特首候選人,如果在這方面真的能夠反映到香港人的民意的話,這樣確實北京的旨意是很難介入到這個制度或者選舉裡面。”

學聯部份成員大專院校的學生會最近在校園擺設街站宣傳學界政改方案。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梁麗幗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首兩日擺街站派發超過200份學界平等方案宣傳單張,並收到20多份學生簽署的佔中意向書。梁麗幗表示,鼓勵學生簽署佔中意向書,參加5月6日和平佔中商討日(三),投票讓學界方案可以「入閘」,成為6月20至22日佔中全民公投的3大方案之一。

問及如果學界方案未能在佔中全民投票成為最多選民支持的最後方案,學聯會否放棄學界方案,支持全民投票選出的最後方案﹖梁麗幗表示,這個問題需要深思熟慮,學聯認為最後的方案必須符合幾個原則,包括公投的程序必須公平、公正、公開,但假如公投出現行政混亂,以及最後選出的方案得票率相差很少,而且太保守,完全不符合學界公投超過1萬3千位學生投票支持的公民提名及票值均等的提委會,學聯都會考慮繼續堅持學界方案。

梁麗幗說:“首先一個方案如果它有號召力要佔中的話,大家都一定是覺得那個方案是很值得爭取,我大膽說一個假設,假如到時投票選出的方案,很不幸譬如可能是比較保守的18學者方案,其實在香港有多少人願意為了一個只是如此保守的方案走出來佔中呢,其實我覺得數目不會多的。但是我們學界曾經很清晰地表達過立場,假如6月22日投選出來的方案是符合我們公投的兩項原則,在這個情況下不能得到中央的認可,或者找很多北京官員出來放消息,說這個方案違背他們的原則不會接受,這樣我們學界是會走出來做一個起頭,帶動行動升級,包括佔領行動,都有可能是我們牽頭去做。”

最近有民間團體包括民陣、學聯提出7-1遊行後可能發動「民間佔中」,梁麗幗表示,目前7-1是否發動佔中仍未有共識,主要視乎6月22日佔中公投結果出來後,北京及港府官員的反應,而港府的第一階段政改諮詢報告會在7月3日公佈,可能建制派及港府官員在當天才會表態提出佔中公投方案他們不會接受。

梁麗幗說:“其實還未真的有一個很大的共識佔領行動是否發生在7-1當日,還是等到真的有一些官員或者建制派人物等等出來,講這個方案他們不會接受。過去曾經聽過不同的一些佔領計劃,有人提出過可不可能在7-1遊行結束後,留守到翌日中午,這個就是癱瘓了中環一個上午,這些都是一些可行的方案。但是如果我們學生見到我們(佔中)投票方案不受到中央認可的話,會不會用這個方法去做佔領行動,仍然未有一個明確的決定。”

香港大學比較文學系一年級學生劉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有興趣了解學界平等方案的內容,他認為立法會的改革比較重要,因為香港欠缺一個對政府有效監管的機構,無論特首是否一人一票選出,欠缺監管的政府仍然是一個空中樓閣。劉同學認為,香港的政治生態、社會轉變不理智,他感到灰心。

劉同學說:“很多政府的政策,對於政黨甚至民間提出的指控,它都可以純粹笑完就不理,其實政府都可以這麼不負責任,而政黨甚至民間團體它們都用一個很暴力的方式去表達。甚至警察在執法方面,用很多行政上的手段,去達到它維持和諧的目的,其實這個遊戲我暫時未想到如何讓自己參與,然後有一個建設性的效果。以及之前提及傳媒受到政府抵制等等,其實某程度上都覺得香港很難玩這個遊戲,如果再悲觀的說,看看甚麼時候適合就移民。”

由多個泛民主派政黨、團體及立法會議員組成的真普選聯盟,最近在新界一個港鐵站附近擺街站,宣傳他們提出的「三軌制」提名特首候選人方案,包括政黨、公民及提名委員會提名,並呼籲市民簽署「一人一信」爭普選,在第一階段政改諮詢結束前,向港府表達意見。

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一人一信」爭普選反應不錯,會盡力爭取在6月22日佔中公投成為選民首選的方案。對於最近有北京官員及學者提出公民提名不符合《基本法》等言論,而港府第一階段政改諮詢期接近尾聲,鄭宇碩認為,目前能夠達成共識的可能性不大。
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表示,如果香港不能夠落實真普選,很難維持長治久安。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真普聯召集人鄭宇碩表示,如果香港不能夠落實真普選,很難維持長治久安。 (美國之音 湯惠芸拍攝)

鄭宇碩說:“最重要都是有一個讓市民有真正選擇的方案,對於這樣的結果,我們是不樂觀的,但我們會盡力而為。我們希望中國領導人明白,即是如果沒有一個民主選舉的方案,香港很難維持長治久安,香港政府在市民眼中也沒有認受性可言,也很難落實有效的管治。”

在街站簽名支持「一人一信」爭普選的香港市民李女士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一直以來香港人都不能選擇自己的特首,普選不一定能夠立即改善香港目前遇到的問題,但起碼可以用選票換特首,希望2017年的特首普選是沒有篩選的真普選。李女士並表示,如果2017年沒有真普選,擔心香港會越來越大陸化。

李女士說:“絕大多數的香港人、包括我自己,愛中國、愛香港,但是不愛中共、不愛共港,因為他們的愛都沒有心的,裝模作樣喜歡說謊,他們的字、愛字無心之愛,所以你強迫我說你一定要愛中共、愛共港,我只能夠寫那個無心之愛。”

香港市民余女士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在街站簽名支持「一人一信」爭普選,不是支持泛民的政黨,而是希望爭取2017年有真正一人一票的普選,候選人不是由北京指定的人選。

余女士說:“我都想以後的子孫好,即是說自己選出來的特首起碼認受性高些,即是我們說甚麼,他都會聽我們說,你現在不是的、梁振英那些,就算你將來說一人一票,你兩個(候選人)出來,是這兩個限定你選、其中選一個,我兩個都不喜歡我就不選了,對吧﹗”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