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香港學生絕食64小時 感受當年經歷

  • 湯惠芸 香港

絕食學生躺在地上休息

絕食學生躺在地上休息

香港超過100名大專及中學生,在六四前夕分別以絕食64小時及參加體驗營的方式,感受當年中國的大學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經歷,並傳承八九民運的精神。有大陸遊客表示,到香港旅遊才知道六四事件,但礙於中國教育背景,很難改變目前的社會狀況。

香港超過100名大專及中學生,在六四前夕分別以絕食64小時及參加體驗營的方式,感受當年中國的大學生在北京天安門廣場的經歷,並傳承八九民運的精神。有大陸遊客表示,到香港旅遊才知道六四事件,但礙於中國教育背景,很難改變目前的社會狀況。

香港專上學生聯會(簡稱學聯)最近在銅鑼灣時代廣場舉行64小時絕食,紀念六四23周年。由6月1日傍晚開始到6月4日早上結束,約有40位來自9間大專院校的學生參加,是歷來最多學生參與的一次。學生在時代廣場放置民主女神像,並有展板展示六四事件的報章報道等資料,讓途人了解六四史實。

學聯的《絕食書》以“六四不是往事、承繼八九精神”為主題,以絕食悼念六四的死難者,並且訴求平反八九民運,推動中國民主。

絕食學生代表楊同學

絕食學生代表楊同學

學聯代表楊同學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仿傚當年北京學生的絕食,是要繼承他們爭取民主的精神,而在香港著名購物區舉行絕食,是希望吸引更多的遊客,尤其是大陸遊客關注六四事件。楊同學認為,近年香港的六四活動參加者有上升趨勢,但是香港的社會運動仍然存在隱憂。

楊同學說:“遞補機制的變相方案通過了,這個其實是很影響香港人的選舉自由,以致網絡23條的出台,這些言論自由以至警權過大這些問題,我們基本的自身利益被侵害的時候,依然未有很多的人走出來去維護自己的權益,可能現在的社會氣氛是有些人確實很積極參與社會事務,可能有一批人其實是更加犬儒,覺得出來參與社會事務是沒有用,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隱憂。”

1989年在北京天安門採訪六四事件的前香港記者蔡淑芳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對六四事件感同身受,在2009年成立一個組織,通過各種渠道,協助中國在囚的民運人士及家屬,並希望搜集更多六四事件的見證,這次跟學聯的學生一起進行絕食,也是對六四死難者的感念。

前香港記者蔡淑芳

前香港記者蔡淑芳

蔡淑芳說:“這是透過身體力行的方式,去跟他們身同感受,我覺得如果社會一路冷漠,而這個冷漠可能是你沒有經歷過,我講多少次都好,你沒有經歷過的時候,你不會知道那些人多慘,那些受害者是如何難過,你如果不知道的話,可能就會站在加害者的身邊,而忘記了受害者的可悲。”

關注學生絕食的香港市民李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在現場的留言板上寫下“平反六四,毋忘血的教訓”的字句。李小姐認為,今日的中國表面上國力強大,但是仍然問題重重,要推動真正的改革,應該勇於承認以往的過失。

香港市民李小姐在留言板上寫下「平反六四」的字句

香港市民李小姐在留言板上寫下「平反六四」的字句

李小姐說:“很心痛我覺得,真的很想發聲,所以留言支持一下,以及是一個紀念,希望盡快平反,等這段歷史成為大家的教訓,知道其實自由不是必然,大家要好好珍惜最後這片土地。”

移居香港兩年的大陸新移民陳小姐,帶同接近3歲的兒子關注絕食學生。陳小姐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六四事件發生的時候她十多歲,住在家鄉河南,當時老師有提及六四事件,以後每到六四她都會感到難過。陳小姐指出,她移居香港前住在深圳,每年都會參加當地小規模、約十多人的燭光晚會悼念六四。

從深圳移居香港的陳小姐帶同接近3歲的兒子關注絕食學生

從深圳移居香港的陳小姐帶同接近3歲的兒子關注絕食學生

陳小姐說:“都有六四的時候在深圳都有燭光,我們在深圳的時候通常每年都會在公園,就是年青人做花圈都有。”

另外,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簡稱支聯會) 今年第二次舉辦「廣場的日與夜」學生營活動,星期六開始安排64名中學生在維多利亞園露宿,感受及體驗1989年北京的大學生在天安門廣場的經歷。學生營為時23小時,至星期日下午結束,其間安排互動劇場、講座等活動。

中國民運人士方政(坐輪椅者)到維園與參加天安門體驗營的學生對話並合照

中國民運人士方政(坐輪椅者)到維園與參加天安門體驗營的學生對話並合照

民運人士方政星期日到維多利亞公園與學生對談,方政表示,香港的中學生很有思想,希望六四紀念活動可以薪火相傳,讓年輕一代了解六四真相。方政接香港傳媒訪問表示,六四是北京當局不能迴避的問題,他認為有機會在中共召開十九大之前,重新評定六四事件。

參與學生營的香港學生曹倩彤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新一代年輕人常常被外界認為是沒有個人思想的一代,她希望藉著參加學生營讓外界知道,香港90後的年輕人不會輕易遺忘過去的歷史。

參加支聯會舉辦的學生體驗營的香港學生劉珮君(左)及曹倩彤

參加支聯會舉辦的學生體驗營的香港學生劉珮君(左)及曹倩彤

曹倩彤說:“我們無可能做到這麼偉大追究到屠城責任,但我們希望將這個事實的真相繼續宣傳下去,讓更多的新一代知道。雖然我們是90後,我們不是當年的見證者,但我們是這件歷史事實及任務的繼承者。”

參與學生營的香港學生劉珮君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希望透過體驗營了解更多六四史實,其中最讓她印象深刻是體驗營裡的互動劇場,模擬天安門學生當年的景況,在面臨解放軍可能清場的時候,應該撤離抑或繼續留守。劉珮君表示,體會到當時學生的心理掙扎,而她的決定是留守廣場,就算可能要犧牲性命。

劉珮君說:“譚顅同講過,革命就是要流血,我覺得歷史上沒有一樣改革不需要犧牲,如果我們小小一條命,或者是一小撮人的命可以換到更好的未來,我覺得這樣的犧牲都是值得的。”

到維園參觀學生營的大陸遊客Vicky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她是85後的年青人,以往在大陸完全不知道六四事件,去年六四其間來香港旅遊才知道六四事件,令她非常震驚,今年希望了解更多史實。不過,Vicky認為礙於中國的教育背景,當年六四學生希望推動中國的民主改革,仍然難以實現。

Vicky說:“因為我們在中國從小受的教育都是很多知識都是學校教給我們,包括我們的精神都是學校教的,所以我們都是一種被接受的狀態,我們不會想到說這個社會有很多不平等的東西我們要去反抗,從小就沒有這種精神。”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