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趙紫陽逝世8週年 數百人赴趙府拜祭

  • 楊明

2013年1月16日,在北京的上訪人士展示紀念趙紫陽的標語(博訊)

2013年1月16日,在北京的上訪人士展示紀念趙紫陽的標語(博訊)

2013年1月17日是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逝世八週年祭。數百名各界人士來到趙紫陽家中,祭拜這位因反對武力鎮壓參與民主運動的學生而下台的前中共改革派領導人。觀察人士表示,中共新一代領導人上台後釋放出一些好的信息,但解決六四問題不能光靠領導人,公民自己也要去推動。

星期四,北京連日的霧霾仍揮之不去,雖有陽光,天卻仍灰蒙蒙,不見民眾渴望的藍天。這一天,1月17日,是因六四事件下台的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逝世8週年紀念日。

一大早,許多來自各界的人士冒著仍未散去的霧霾,陸續來到趙紫陽生前寓所、北京東城富強胡同六號,祭拜這位被尊稱為“趙公”的前中共改革派領導人。

趙紫陽女兒王雁南的丈夫王志華對美國之音說,今年來祭奠趙紫陽的人士包括前新聞署長杜導正、前中央農村政策研究室研究員姚監復、前中央黨校理論研究室副主任杜光、“天安門母親”發起人丁子霖,以及趙紫陽原籍河南的鄉親等。不過他也表示,沒有任何體制內的官員或他們的代表到場。

她說﹕“今年,我直觀的感覺,就是來的人比以前多了,是比以前多很多,在院子裡站的滿滿的。有一些人已經很久沒來了,像胡佳。至於你說當局批准誰可以來,誰不可以來,我們不是太知道。但我們直覺就是來的人很多。”

與六四事件息息相關的民間組織“天安門母親”的發起人、前人大教授丁子霖的獨子,在六四事件中被戒嚴部隊開槍打死。丁子霖今天也像往常一樣來祭拜趙紫陽。丁子霖對美國之音表示,她在同趙紫陽女兒王雁南交談時問過溫家寶來過沒有,或者派人來過沒有,王雁南的答覆同以往一樣“沒有”。

溫家寶總理在六四期間是中央辦公廳主任,曾陪同趙紫陽到天安門廣場看望絕食的學生。

丁子霖代表“天安門母親”在祭拜趙紫陽的留言簿上寫下今年的感悟:“尊嚴重於生命。有尊嚴地堅守,是我們不移地信念。”
鮑彤(資料照片)

鮑彤(資料照片)


趙紫陽去世8年,現在的民眾應該從哪方面緬懷這位前中共領導人呢?前趙紫陽助手、政治秘書鮑彤認為,趙紫陽跟別人不一樣,他把人當人,而別的人是把人當做工具,當做傀儡、勞動力或戰鬥力。

鮑彤﹕“也就是說,把本來的人當做人,而不是領導的對象、管理的對象。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大的特點。中國的希望在於每個人用自己的腦子來想,用自己的手來做,用自己的眼睛來看。不需要用別人的眼睛來代替自己的眼睛。用別人的腦袋來統治自己的腦袋。”

胡佳因參與推動中國的民主在2008年4月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3年半。出獄後,胡佳又被軟禁在家中前後長達2年。今天是他過去5年來第一次來祭拜趙紫陽。

胡佳﹕“趙紫陽是一個懷有良知的公民和政治家,是這個國家建立以來僅有的幾位有良心的前中共高官。他就是在這個社會中頂天立地的公民。”

李鳳華來自河北省保定市,是中國眾多訪民中的一員。她和其他一些訪民日前在北京南站打出紀念趙紫陽的橫幅。

李鳳華說﹕“我們懷念他正值,不畏權勢,尤其是沒有對六四沒有鎮壓。我們挺敬佩他的。大多數訪民都在懷念他、紀念他,並參與懷念他的活動。”

1989年春,一場以學生為主的“反腐敗,反官倒”的民主運動在北京和各地展開。但是這場民主運動卻被當局定性為“動亂”,在6月4日遭到軍隊的血腥鎮壓。

六四事件到今年已經24個年頭。習近平等新一代領導人在去年11月中共十八大上接班,他們將如何面對六四事件,是外界關心的又一個問題。

趙紫陽的女婿王志華說,大家對十八大,對新一屆領導人是蠻期待的,畢竟是新一屆領導集體,期待他們有所作為,儘管他們推出的新政策,好像看起來是形式上的,也是個進步,挺大的進步。但是在六四問題上,很難判斷他們將會怎樣做。

王志華說﹕“但是我覺得六四這個事,不是對趙紫陽個人的事。六四這個事,在歷史上一定會有個交代的。至於是甚麼時間、怎麼樣,就看他們怎麼判斷,或者他們怎麼做了。我沒有辦法去猜的。”

丁子霖也認為,新領導人出台的一些政策,方向可能是好的,但道路是漫長的。

丁子霖說﹕“我覺得,從現在出台的反腐敗措施來看,應該是好的方向吧。但是他們能走到甚麼程度,過程有多漫長,很難預測。”

鮑彤則表示,解決六四的問題,不僅是領導人的責任,更是每個中國人的責任。

鮑彤說﹕“我們不僅對新的領導人抱有希望,而且要對自己抱有希望。我們不僅希望新領導人負起責任來,而且我們每個人也要負起這個責任來。如果他們能夠做好事情,他們負起很光榮的責任。我們支持他們。如果他們不做呢?那麼我們對他們只能施加壓力,沒有別的辦法。如果我們不施加壓力,那麼這個責任在我們。國家興亡匹夫有責。這個責任就是你說了沒有,想了沒有,看了沒有,做了沒有?”

胡佳也表示,雖然現在的領導人對當年六四的鎮壓不負有直接責任,但他們仍然是既得利益群體。他說,直到現在,他不認為他們有智慧和勇氣來改變中國一黨專制的現實。因此,他說,“我們不能等,必須去做”。

胡佳說﹕“這個世界的轉變,絕對不是共產黨恩賜我們的。他們完完全全來自有多少反抗,有多少對這種暴政的覺醒和反擊”。

姚監復2004年3月和5月曾有機會見到被軟禁家中的趙紫陽。他說,平反六四有兩條出路。一是被打倒的人上台執政,二是實行民主憲政。

姚監復說﹕“一種是改朝換代,一種是民主憲政。像國民黨從蔣介石到蔣經國到李登輝到馬英九,才能給2.28平反。六四的平反,必須是跟中國的民主化同步。不可能民主化沒推進到一定程度,就突然給六四平反。”

姚監復說,從目前來看,雖然給六四平反遙遙無期,但是可以採取一種辦法淡化六四,如採取懷柔手段,給六四受害者點撫恤金,或者好處。

據參加祭拜趙紫陽活動的人說,今天有好幾百人絡繹不絕地來祭奠趙紫陽。富強胡同六號門外有便衣公安和車輛,還有帶紅袖章的街道人員,一些上訪人員希望進入祭拜,卻被當地公安帶走,後在趙家的交涉下被放出來。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