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台商夫婦談政治背景與兩岸婚姻問題

  • 湯惠芸 香港

中山台商協會秘書長葉律松(右)與葉太太攝於香港迪士尼樂園(由被訪者提供)

中山台商協會秘書長葉律松(右)與葉太太攝於香港迪士尼樂園(由被訪者提供)

中國共產黨與中國國民黨在上世紀40年代發生內戰,導致兩岸分治的局面。兩岸民眾在不同的政治背景下成長,思想上難免有差異。不過,一對在國民黨及共產黨家庭背景下成長的台商夫妻說,上一輩的歷史恩怨已經淡化,政治問題不應該影響情感交流。

*台商初抵大陸有恐共心態*

從事燈飾製造業的中山台商協會秘書長葉律松是台灣中部苗栗縣人,從小接受國民政府的教育,年青的時候曾經加入國民黨,對中國共產黨有一定的排斥甚至有恐共的心態。

不過,到上世紀90年代初期,由於台灣工資大幅上漲等因素,導致經營成本增加,而當時中國大陸剛開放,很多台商都往大陸設廠減低經營成本。葉律松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1992年他到上海浦東從事貿易生意,剛到大陸做生意的時候,內心仍然有點害怕。

葉律松說:“我很怕共產黨,我一看到就怕了,畢竟我當過兵,我最前線的金門都去過了。但是我要來大陸做生意,因為我退伍之後我也沒有參與政治,甚麼都沒有,比較單純就是做生意。當然我從小受的教育就是國民政府,所以我們的記憶裡面都是留著那一段,來到大陸歷史層面又是另外一個,所以是完全不同。”

葉律松表示,他剛從台灣到大陸做生意,最不適應就是制度,因為兩岸的制度完全不一樣。為了處理生意上的問題,葉律松在朋友介紹下,聘請南京大學國貿系畢業的葉太太擔任他的助理。

*台商與大陸助理日久生情*

葉太太接受美國之音訪問表示,大學畢業後她曾經在多家港資及台資企業工作,不過,1992年擔任葉律松的助理之前,她認識的台灣人不多,而且對台灣人的負面印象比較多,例如台灣人談生意愛喝酒,處事不像外國客戶公私分明。

葉太太說:“台灣人的話畢竟是亞洲人,比較講人情,生意還沒有談之前先開始談感情,先拉上感情然後再開始談生意,這個給我的感覺就是沒有那麼直截了當,包括現在我對國外的客戶、我比較喜歡跟他們接觸,因為他們處事比較有計劃,不會像台灣人覺得大家是兄弟,打個電話就要過來談,這種處事方式不是很好。”

雖然對台灣人有負面印象,不過,葉太太說,在工作上與葉律松相處,大家自然而然地日久生情,經過8年的努力和磨合,2000年她跟葉律松結婚。但是由於他們經常留在大陸中山工作,不可能在台灣長期居留,就算結婚已經12年,葉太太仍然未能符合申請台灣身份證的資格。

根據台灣現行的法例,大陸配偶與台灣人結婚後,可以到台灣居住,前兩年為依親居留期;接著四年長期居留期;住滿六年後,方可申辦身份證。

*大陸太太入出境台灣不方便*

葉太太表示,她每次跟丈夫回台灣探親,都要親自到戶證事務所辦理入出境手續,也因為這些非常繁瑣的手續,讓她對台灣沒有辦法產生歸屬感。葉太太覺得台灣政府應該仿傚大陸,給予大陸配偶類似台胞證多簽的措施。

葉太太說:“為甚麼我們還要去做一些非常愚蠢的事情﹖如果是因為每次到戶證事務所簽證就要交錢,而且從今年開始就要漲價,如果台灣政府是要賺這筆錢,對於我們來說也不是非常介意,那麼政府就應該一次性賺夠,提供多次簽證的服務。像我們也不可能周末回台灣住兩天,周一返回大陸,因為必須等到工作日到戶證事務所蓋章,下次才能入境台灣。”

葉太太並表示,有時她通過台灣海關的時候,會被問到一些“八卦”的私人問題,以確認她是否假結婚,她認為這種待遇對守法的大陸太太相當不公平。

葉太太說:“並不是說台灣就沒有壞人,中國就沒有好人,沒有辦法先戴著一個有色眼鏡,把所有人認為你們這些人都有問題,要嚴加看管。政府的遊戲規則是定給一些不守規矩的人,但是當一些守規矩的人也要受到連帶的處罰的時候,我就覺得不公平。”

根據台灣內政部今年初公佈的統計,兩岸結婚登記對數已超過28萬對,大陸籍配偶在台灣居留人數達18萬人。葉太太認為,既然大陸配偶在台灣已經是一個為數不少的族群,台灣政府應該對他們採取更公正的措施。葉太太續說,在他們夫婦設廠的中山市東升鎮,有十對以上的台商夫妻都是兩岸婚姻的背景,她與住在附近的大陸太太都經常有聚會。

*兩岸政治背景無阻情感交流*

葉太太指出,除了遇到戶籍的問題,當初她跟父母提出要與台灣人結婚,令父母相當驚訝,因為她的父親是共產黨員,而且是高級軍官,曾經參與抗日戰爭、國共內戰、韓戰等重要戰役。

葉太太表示,小時候受的家庭、學校教育,會讓她覺得國民黨是一個敵對的陣營,但是長大後,尤其是在大學主修國際貿易,思想比較開放,對於替台灣人工作,甚至與台灣人結婚,思想上都沒有衝突。葉太太認為,父輩的國共恩怨等問題已經過去,她沒有親身經歷過這些事情,所以感覺不深。

葉太太說:“雖然我會經常聽我父親講一些東西,包括一些他的戰役之類,他也會跟我老公去聊,可能男生比較聊得來這些,因為我是女生,所以對這些事情的感覺沒有那麼深,只覺得我爸爸很英勇、很厲害,只是這樣而已。”

葉律松表示,雖然他曾經加入國民黨,但是與共產黨員的岳父溝通沒有問題,因為過去國共互相仇恨只是為了掌權,現在回看這段歷史,應該互相諒解,不應該因為政治影響兩岸民眾的情感交流。

葉律松說:“我說我是國共合作的代表,我蠻贊同,其實都不要認為自己就是對的、我都是好的,早期台灣人有台灣的優越感,我認為這些都沒有必要。早期大陸沒錯是比台灣落後,可是現在大陸未必比台灣落後,只是大陸的發展可能比較慢,兩岸都是中國人,其實都是那麼聰明,只是制度不同,生活、成長環境各方面不一樣,但是都是同文同種,大家應該平等去看待。”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