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程翔談被囚千日而“無悔”

  • 蕭洵

程翔(左)在新書《千日無悔》發佈會上介紹獄中遭遇

程翔(左)在新書《千日無悔》發佈會上介紹獄中遭遇

曾被中共政府以間諜罪名下獄的資深傳媒人程翔在剛剛出版的一部新書中,描述了他被囚期間所承受的巨大身心創傷。程翔說,儘管他因“文字獄”坐牢千日,並沒有改變他的愛國初衷。

程翔新書題為《千日無悔》。新書2月29日發行當天,他對美國之音談及為何他坐了一千多天的監牢,仍然感到“無悔”?

程翔說:“我在獄中反省自己(每)一分鍾(所做的)每一個決定。我覺得自己的每一個決定,都是以國家利益為主,而不是考慮個人的利益。那麼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即便有今天這樣的遭遇,我也不需要後悔了。這是一層意思。”

*身心折磨不堪回首*

程翔說,《千日無悔》的另外一層意思是,那些日子的煎熬,的確是非常的痛苦;但是,熬過去以後,他感到自己更加有力量,而且悟出很多道理,因此覺得無悔。 程翔的新書《千日無悔》介紹獄中遭遇

程翔的新書《千日無悔》介紹獄中遭遇

不過,程翔說,他在獄中,尤其是最初一百天被單獨囚禁的日子,所蒙受的身心折磨不堪回首。

他說:“最痛苦的是頭一百天單獨囚禁的狀態。因為單獨囚禁的是一個沒有自然光,只有燈泡的地方。它有窗,但是窗都用厚厚的遮光帘給擋住。按照亞里士多德的說法,人是社會動物。人如果沒有人與人之間的接觸、交流,人性是不能夠全面體現的。”


*單獨囚禁吞噬人性*

程翔說,單獨囚禁給他造成很大的焦慮、恐懼;再加上不見天日,很快導致身體出現一些病變,比如說失眠、便秘,並很快發展到嚴重的心律不齊等。

在非常痛苦的狀態下,程翔希望從哲學裡得到啟發。但是他說,在看過佛教、道教和儒家的書之後,痛苦有所減輕,但是心中總是有一種 “於我心有戚戚焉”的感覺。這位曾經的無神論者說,他最終從《聖經》中找到了解脫。

現年62歲的程翔是新加坡《海峽時報》中國報道特派員。2005年4月在廣州被捕,翌年8月31日被以間諜罪判刑5年。2008年2月初,程翔獲假釋回到香港。

*程翔:間諜罪實為“文字獄”*

程翔當時被指向台灣間諜組織代理人、台灣中華歐亞基金會負責人薛宏義和戴東清提供中國國家情報。

不過,程翔一直堅稱他從來沒有從事間諜工作。

至於獲罪原因,程翔至今以敏感為由拒絕多談。

他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這樣說:“關於這個原因我現在還是不想多談。書中只是很簡單地一筆帶過我猜測的原因。那麼我猜測就是捲進高層的政治鬥爭裡面,不自覺地捲進去,才會出現現在這種情況。”

程翔將自己的遭遇歸因於“中國文化裡一些不好的基因”,也就是“文字獄”。

*杜絕冤假錯案須有獨立司法*

程翔在書中談及他的“冤假錯案”,將中國刑事訴訟法和他的親身經歷做了“詳細對比”。他說,中國的法律從文字上看挺不錯,但問題是,寫歸寫,做歸做,因此搞出很多冤獄。

他說,中國的制度需要改革。程翔說:“我覺得關鍵還是中國的司法制度始終不從政治中獨立。如果說司法是為政治服務的話,那麼中國的冤假錯案是根本不會平的。所以我覺得根本問題,就是我們要建立一個真正獨立的司法體制,徹底改變司法為政治服務這種不合理的狀況。這樣才能夠根絕這種冤假錯案。”

程翔被一些香港媒體稱為“愛國分子”。他認為自己很迂腐,儘管有此遭遇,仍然不改初衷。他說,磨難反而讓他更堅定地沿著“愛國道路”走下去。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