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關注暗殺金正男預示的北韓局勢與中朝關係


《東京新聞》編輯委員五味洋治與他的關於金正男的書倍受日本內外注目(歌籃)

北韓領導人金正恩的大哥金正男日前在馬來西亞機場被暗殺案正在撲朔迷離之中,日本政府和大小傳媒輿論都開始加緊收集相關情報和探討、分析案件原因和今後局勢。

北韓 領導人金正恩的大哥金正男在吉隆坡機場被暗殺的消息傳到日本後,日本政府和各大傳媒、輿論連日加緊收集情報和分析,主 要的內容圍繞兩大方面:一是金正男被殺及何以被殺所釋放出北韓金家王朝什麼訊息;二是長期流亡海外、受中國庇護的金正男被殺對朝鮮半島局勢和中朝關係有何 影響。

日本首相官邸週三(2月15日)召集了外務省和全國警察廳、東京警視廳等相關部門開會,分析朝鮮半島局勢和可能影響的日朝關係等。

內閣官房長官菅義偉當天在記者會上稱:“(日本)正與有關各國合作,邊收集情報邊分析,到現在為止沒確認與我國安全保障直接有關的特異事項。”

連日外務省透露分析說,雖然金正男對金正恩全無影響力,但應關注這一案件可能預示北韓的恐怖政治加劇,以及發生政變的可能性降低。

防衛省透露的分析則說,暗殺看來是金正恩排除異母兄弟來安心執政,但安心後有何行動難以預測,發射彈道導彈與暗殺幾乎同時。

相當於三軍司令的自衛隊統合幕僚長河野克俊說:“如果案件是北韓操縱,我們該牢記北韓現體制的異常性”。

生前告白

金正男是前北韓領導人金正日與著名演員成蕙琳的兒子,金正恩是金正日後來與另一演員高英姬所生。成蕙琳失寵後長居並死於莫斯科,金正男由金正日撫養到9歲,然後到莫斯科跟母親生活,隨後到瑞士留學。

日本《東京新聞》編輯委員五味洋治2012年出版的書《父親金正日與我金正男獨家告白》匯集了他採訪金正男7小時和與金正男來往超過150封電郵的內容,首次在國際上披露鮮為人知的金家王朝內一瞥,當時引起日本內外極大矚目。

金正男被暗殺後,五味難過地說,那本書出版後,他就再也沒獲得金正男的消息。他說:“金正男的手機號碼看來沒變,每次一接通,用英語回答的對方聲音應該就是金正男,但一報姓名,對方就掛斷。郵件也是,都能順利送去,卻不獲回覆。先後給金正男的澳門地址寄去日語版本和韓語版本書,也沒被退回,我直覺是他的環境相當惡劣。”

偶然結識

五味2004年9月去北京採訪朝核危機六國談判時,在北京機場等待採訪朝方代表,忽見一名像金正男的旅客(2001年金正 男持假護照訪日被捕的圖像在日本不斷播放過),曾學韓語的五味便趨前用韓語問“你是金正男嗎?”對方答“是”,五味遞上名片,這時其他記者湧至,金正男匆 匆招出租車就走。

幾天後金正男給五味電郵,為那天失禮道歉,於是兩人開始交往。後來金正男解釋,云云記者中,他選擇五味是因“你的提問比其他日本記者易答。”

但五味認為金正男是因日本記者比南韓記者對待北韓溫和,所以選擇與他交往。不過他也說:“認識金正男才知道朝鮮人與想像中不同,金正男待人親切、有禮、風趣,可能從小寂寞,所以重視、廣交朋友。”

交往兩個半月後,金正男對五味也稱不再來往。但2010年10月金正男又給五味電郵,當時北韓已定金正恩繼位,金正男看來很不快、想宣洩,約五味去澳門面談。為了遮人耳目,五味還帶太太同往,後來五味太太對金正男的印像也是“值得終身交往的朋友”。

金正男向五味說,他對權力並沒興趣,但認為北韓必須學中國改革開放,尤其是他看了上海以後,“否則北韓國民的支持也沒了、經濟也完了”。

金正男也批評北韓三代世襲體制(這一點金正男多次對外國記者說過,認為北韓已成國際笑話),但也承認他留學瑞士後認同西方民主制度,曾遭金正日嚴厲警告,父子之間生出了隔閡。

流亡中國

五味說,金正男與異母弟妹從不在一起生活,甚至沒見過,但金正日曾寵極金正男,2001年金正男持多米尼加假護照訪日時被日本扣留並遞解出境,才使他完全失去繼位機會。

日本政府曾透露,當時日本接到來自新加坡的告密,說金正男持假護照正前往日本。雖然事後日本政府也懷疑那個告密可能與金家權鬥有關,如果當時視而不見,也許後來就不是金正恩繼位,但一名外務省官員感嘆地說:“日本不會也不懂那麼做,只管違法就該取締。”

金正男失寵後,流亡中國,金正日提供他過了富裕生活。五味說:“他在北京出手闊綽、交結了不少中國高幹子弟,他們暱稱他'胖哥'”。但金正男也告訴五味,他在北京“總是感覺身邊有人,他們可能既保護我,也監視我。”

五味說:“在北京與金正男見面時,他總是很緊張,不斷環顧四周,但在澳門他就顯得很輕鬆,談笑風生、充滿幽默。”

五味說金正男與妻、兒住北京,在澳門和新加坡有北韓人的妾及子女,此外身邊還常有女人,“他近年常生活在中國以外地方,可能也是厭倦在中國行動不自由。”

對金正男被暗殺,五味說:“2011年金正男就曾說他存在生命受威脅的可能性。”日本廣泛相信金正男是被金正恩下令所殺,日本有報導說金正日死後和姑父張成澤被金正恩處決後,金正男逐漸斷了生活來源,捉襟見肘到在餐廳賒賬。同時張成澤等被處決,政權內廝殺開始,一些流亡海外的北韓異見者有意擁金正男組織流亡政府,促使金正恩要殺金正男。

中朝關係

不過《朝日新聞》引述中國消息人士證實日本早有傳說,2012年金正男已在中國逃過一次被暗殺危機,當時中國逮捕了北韓派來的暗殺團隊並遣返北韓傳話:“別在中國肇事”。

據日媒報導,金正男在澳門的妾已向中國駐馬來西亞大使館要求協助接收遺體、阻止馬來西亞交給北韓,但中國態度不明。馬來西亞是與朝鮮關係良好的少有國家之一,吉隆坡又是東南亞航線中轉站,近年已成北韓特工海外活動基地。

不過日本傳媒、輿論紛紛質疑以往嚴密保護金正男的中國,何以這次沒能阻止暗殺,不少看法相信隨著朝鮮親中的張成澤及其人馬消失,中國評估張成澤悉心照顧的金正男價值也降低了。

日媒關注到中國環球網日前發表的一篇評論員文章,筆名為“單仁平”的該網總編輯胡錫進2月17日撰文說:“金正男早已淡出北韓權力圈,也看不出有其他什麼現實影響力,他的死原本帶不來任何具有地緣政治意義的觸動。”

文章除了諷刺南韓認定北韓謀殺了金正男並警告海外傳媒“似在有意把中國拉進這個故事”,最後也說:“無論什麼樣的暗殺都應 受到譴責,由於中國離半島近,中國公眾自然願意看到事情水落石出,讓在這起案件前前後後扮演了不光彩角色的人和力量紛紛現形,這件事離中國的切實利益挺遠 的,我們的興趣是處於人類基本的正義感。”

日本輿論廣泛分析認為,無論如何,張成澤和金正男消失,是北韓斷了對中國關係渠道,結果是中國對北韓影響力更低。而北韓以往在海外從事恐怖活動後,特工都有自殺企圖,但這次不僅沒有,而且似乎還存在嫁禍於他國的“妙算”,也是北韓恐怖活動手段更險惡的象徵。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