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海上保安廳計劃在今年4月成立一個支援東南亞國家提升海防能力的專責機構,把近年積極支援南中國海周邊國家提升海防能力的方針制度化,爭取與東南亞國家一起最大限度地迴避與中國軍事衝突。

日本海上保安廳計劃今年4月成立一個支援東南亞國家海防的新機構消息,去年聖誕節(2016年12月25日)由《朝日新聞》率先披露後,立即引起了中國註目。儘管還是個單向消息來源,但中國新華社就引用、報導了。新華社日語版報導中說:“該注目的是,為了加強海上警備,日本政府策定了2017年度海上保安廳高達2106億日元(約124億6000萬人民幣)的史上最高額預算”,並形容日本對東南亞國家“出錢、出力做後盾”。

兩週後,共同社也報導了類似消息,加盟共同社的日本各傳媒紛紛引用,使得海保廳這一計劃的背景和目的也開始在日本受關注。對此,海保廳回答記者求證時說:“支援東南亞國家提升維護海上安保措施一直是海保廳的工作和目標,至於是否成立新機構專責,任憑你想像。”

*長年方針*

海保廳提供的資料說明:“日本1969年以來開始支援許多國家提升海上安保能力,是基於以亞洲為首的各國邀請,通過日本國際協力機構(JICA),接受來自各國的研修者和從日本派遣專家去提升能力的同時,推進著與各國機關的提攜合作。”並強調:“通過支援各國海上保安機關等提升各種能力,海保廳為確保我國海上運輸安全作貢獻。”

海保廳說明具體訓練內容共4項:取締亞洲和索馬里周邊海域的海上犯罪、海上救難和防災、測量航道、航行安全。訓練內容還根據各國國情不同來製定,其中對完成航道測量課程的受訓者發放國際認可的證書。已實施過的訓練地點包括海保廳位於東京郊外的橫濱防災基地和橫須賀基地、九州國際中心、鹿兒島港、大阪灣海上交通中心等,對像國包括了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斯里蘭卡等;已派遣專家去指導的國家包括了斯里蘭卡、吉布提(非洲亞丁灣沿岸國)等,其中對菲律賓、馬來西亞和印尼各派3名專家常駐。

海保廳還說明,2000年以後,海保廳作為援助東南亞國家對抗海賊的方針,向印度、斯里蘭卡、緬甸、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文萊、印尼派遣過巡邏艦和巡邏機,並與菲律賓沿岸警備隊在馬尼拉灣、與越南海上警察在峴港實施過對抗海賊的合作訓練。

*缺席巡航*

1969年的日本,處於1964年東京奧運會促進了的經濟高度成長期。伴隨1954年日本開始的對外經濟援助ODA(正式名稱為政府開發援助)已形成固定體系和增大規模,日本海保廳支援東南亞國家的方針是作為戰後補償和協助東南亞國家打擊海盜以維持包括日本在內的各國航海安全的對外援助一環。

日本真正重視海保廳支援東南亞國家提升海防能力,是從2015年中國在南中國海建人工島、與周邊各國主權糾紛升級,美軍巡航南中國海,日本表明支持南中國海周邊國家爭取主權和支持美軍巡航,但卻沒加入巡航行動開始。

日本怎麼支持?不僅中美和南中國海周邊國關注,日本輿論也很關注。日本政府透過向傳媒發放消息來說明日本不參加南中國海巡航的理由主要有二:一是日本自衛隊的軍艦要確保與中國爭奪主權的東中國海安全,而且數量不少但有保養體制的日本軍艦不足參加南中國海行動。不過日本防衛監理研究所長山內敏秀否定這種理由,他說:“當然不是,如果日本真要參加南中國海巡航,這根本不是問題。”

第二個理由是受日本憲法制約,自衛隊不可走向海外戰場或可能成為的戰場。但這個理由在2015年9月日本國會成立了容許實施集體自衛權等相關內容在內的《安全保障關聯法》以後,也自動消聲。

山內敏秀認為,日本不參加南中國海巡航的最大原因是顧慮中國,他說:“雖然日本不是南中國海主權糾紛當事國,但南中國海航線是日本經濟、生活每天所需的原油進口的必經之路,所以也是日本的生命線。”

*心照不宣*

兩年來,日本支持南中國海周邊國家爭取主權的主要行動是通過海上保安廳的支援。隸屬日本國土交通省的海保廳,定義上是邊防機關,海保廳的巡邏艦至今沒搭載重型武器,而且由於一向支援東南亞各國對抗海盜,所以海保廳增加向南中國海周邊國提供新舊巡邏艦、巡邏機,海保廳與菲律賓、越南等國的交流,作為日本最大經濟援助國的中國也很難正面譴責。

東南亞各國在中國軍事崛起之中,十分期待日本壯大軍事牽制中國。安倍政權向亞洲各國說明日本準備行使集體自衛權時,只有中國反對、韓國未表支持、東南亞各國都表示歡迎。 2013年8月日本前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出席文萊舉行的東盟加三擴大防長會議、向東盟10國說明日本的新《防衛計劃大綱》和放寬武器出口限制等政策後,新加坡國防部長黃永宏說:“所有國家都歡迎日本的說明,各國都接受日本為了安全必要所採取的應對。”

但大部分東南亞國家也顧慮中國,不願正面對抗。東盟就是在面對中國巨大投資和援助中,因如何應對中國,裂痕愈來愈深,即使與中國爭奪主權的南中國海周邊國也並非都歡迎美國、日本介入,大部分國家立場搖擺不定、表裡不一。

*迴避衝突*

在彼此共有警惕與顧慮之中,伴隨日本放寬武器出口限制,日本海保廳的支援行動空間增大,日本政府提升了海保廳支援東南亞國家的層次,去年在日本受訓的越南、菲律賓等國海防官員還首次獲得安倍會見,突出了海保廳支援活動的重要性。海保廳計劃在今年4月成立專責支援東盟各國的機構,任命7名暫定“海上安保國際合作推進官”的新職位,負責訓練東南亞國家海防官員,並通過舉辦研討會等交流,加強日本與東南亞國家的海防合作與外交關係。

《朝日新聞》在引述海保廳官員透露的消息報導時說,東南亞各國近年基於中國活躍的海洋行動背景,紛紛仿效有70年歷史的日本海保廳,成立了海防機構,目的是分隔海防活動與軍事,迴避與中國軍事衝突。

原來就再三放話船艦陳舊、裝備不及中國搭載機關炮的巡邏艦等的海保廳,再通過把支援東南亞國家提升海防功能的活動制度化,增加兼備國防交流、外交功能,而獲得了70年歷史上最高額的2017年度預算。

在東盟10國中,至少已有8國要求日本海保廳巡邏艦、巡邏機,並提出培訓、加強交流的建議。繼菲律賓、越南、印尼等先後獲得日本巡邏艦、巡邏機支援,不僅泰國、緬甸等也已要求日本海保巡邏艦、巡邏機,而且與中國關係密切的柬埔寨、老撾現在也正在敲門。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