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印東京峰會安倍政權推“安保鑽石圈”


印度總理莫迪(右)星期一傍晚在東京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左)舉行會談。

印度總理莫迪(右)星期一傍晚在東京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左)舉行會談。

《日印東京宣言》包括政治與安全保障、地區與世界和平、經濟等部分,其中最受日本內外矚目的政治與安全保障方面,日印達成設置外交、國防部長2加2對話機制並在今年內實施的協議,雙方同意定期實施海上聯合軍演、日本繼續參加印度與美國的海上聯合軍演,以及日印開始舉行為推進防衛裝備合作的事務性談判、加快日本對印度出口海上救難飛行艇US2的談判、歡迎日印核能協定談判的進展等。

在另一個也深受日印兩國國內矚目的經濟合作方面,日本同意未來5年內官民對印度投資、融資共約3.5萬億日元(約337億美元),日本政府向印度基礎設施金融機構提供500億日元(約4.8億美元)的海外開發援助ODA低息貸款,而印度同意盡快實現向日本出口稀土等援助項目。

*謀求“鑽石”抗“珍珠”*

日本與印度的交往歷史不僅完全不同於日本與中、韓的糾紛歷史,而且也有別於與其他許多國家,例如二戰期間印度是國際上少有的支持日本的國家。二戰後至今,除了印度核試驗前後的短暫期間外,日印大部分時期友好,印度是日本主要的ODA援助國,但由於印度以往不結盟的外交立場,日印並沒在政治和安全保障方面明確合作。

伴隨中國崛起和印度開始崛起,日印顯得更加相互重視。在前印度總理辛格時代,日印首腦開始每年互訪,日本天皇、皇后去年也再訪印度。安倍前年12月第二次執政後,提出日本與美國的夏威夷、澳大利亞、印度構築像鑽石菱形的“安保鑽石包圍圈”戰略,因包圍圈覆蓋東中國海、南中國海,被中日內外廣泛視為是針對中國的“珍珠鍊”戰略。

重視經濟的莫迪今年5月出任總理後,顯得比辛格更親日,他在個人博客裡8次使用日語,並特地前往伴遊和舉行非正式會談。星期一在東京,莫迪以極頻密的行程出席日本經濟界午餐會,與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副首相兼財長麻生太郎、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等大臣接二連三地分別會談,還不忘在許多場合使用日語,突顯親日形象。其中莫迪與岸田會談還只定位日印“戰略國際夥伴關係”,但一個多小時後在首腦會談中就升級到“特別戰略國際夥伴關係”。

*安倍謀劃與莫迪現實溫差*

首腦正式會談一開始,安倍就形容日印關係是“最具潛在可能性的兩國關係”,莫迪則形容日本是“印度外交上最重要的關係國”,並稱在安全保障方面“印日兩國提升關係的時候到來了”,雙方都顯示了日印關係的發展潛力。在稍後的晚餐會上,莫迪致辭時還讚揚二戰結束時東京國際審判中唯一主張日本無罪的印度法官帕爾說:“從印度來東京的帕爾受到尊敬,令印度引以為豪,我們沒忘帕爾在東京審判中所起的作用。”

莫迪訪日以來,包括官方電視台NHK(日本放送協會)在內,日本主流傳媒都公認安倍謀求加強的日印關係是以針對中國、牽制中國為目的,安倍政權和日本政府則默認這一看法。星期一,《產經新聞》和《讀賣新聞》都高度讚揚日印首腦會談和《宣言》,《產經新聞》形容安倍“抑制中國的'安保鑽石構想'快完成”、《讀賣新聞》的社論說:“日本與印度加深了安保與經濟合作,希望今後日印關係能提升到更高層次。”

不過《朝日新聞》和《日本經濟新聞》則不同評價。 《朝日新聞》早在首腦會談前就分析說:“安倍雖謀求日印海上防衛合作來對抗中國的'珍珠鍊',但別忘了中國是印度最大的貿易國,印度的後院裡浸透著中國資金。”

分析說:“莫迪雖把日本作為首個主要外訪國,但他上任後首個國際電話卻是打給中國總理李克強”。分析還說“印度是有意購買日本製造的US2,但同時也要求日本的技術轉讓和在印度生產。”

《日本經濟新聞》的分析也說:“日印安保和經濟雙軌推進的特別關係現在還是形式,今後印度能舒緩多少不透明的行政規定才是焦點。”分析說:“日本長期謀求與印度締結核能協定、US2和新幹線貿易,結果都停滯在'歡迎'階段。”分析還引用外務省官員的看法說:“兩首腦其實是討價還價”,“因為印度要考慮中國這個最大貿易對像國和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預定9月中旬訪印的現實。”

横濱市立大學名譽教授矢吹晉分析安倍謀求的“安保鑽石包圍圈”說:“安倍當然是想聯合印度針對中國,但這根本是安倍愚昧地一廂情願。”

不過矢吹認為,在中國目前也希望為11月首腦會談鋪路時,“中國很可能會展示無視安倍謀求聯合印度針對中國這一動作”。

矢吹說,他8月下旬在北京出席一個學術研討會時,“感覺到習近平也希望與安倍會談的動向”,他認為這既存在中日關係需要改善的戰略原因,也基於中國是11月亞太經合組織峰會東道主的立場,他認為日印這次的親密接觸,可能不會影響中日正推進首腦會談的潮流。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