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自衛隊首次參加美澳軍演 預習攻佔島嶼


日本自衛隊2014年軍演一景(資料圖片)

日本自衛隊2014年軍演一景(資料圖片)

正在澳大利亞參加美軍與澳軍“護身軍刀”聯合軍演的日本陸上自衛隊,周二(7月7日)開始了與美國海軍陸戰隊實施搭乘偵查艇登島的攻佔島嶼演習。

7月5日起至21日為止在澳大利亞北部城市達爾文等地展開的兩年一次美澳“護身軍刀”軍演,是澳大利亞最大規模軍演,這次是第六次。

由於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行動﹐激發南中國海局勢緊張,這次“護身軍刀”軍演﹐被國際間廣泛視為是美國聯合太平洋同盟國牽制中國,加強亞太地區軍事合作的一次軍演。

日本陸上自衛隊約40名官兵和新西蘭軍隊﹐都是首次參加“護身軍刀”軍演,參加軍演的自衛隊官民﹐是駐扎長崎縣佐世保基地的離島防衛專署部隊“西方面普通科連隊”,兩年前曾作為觀察員身份觀摩過“護身軍刀”演習。

參加這次軍演的自衛隊﹐主要是與美國海軍陸戰隊一起投入軍演行動,謀求提高彼此協調性。而首次參加“護身軍刀”軍演的新西蘭軍隊﹐則主要是與澳大利亞軍隊共同行動。

*價值觀共有國*

日美軍事同盟關係近年隨著美國與澳大利亞軍事關係密切,日澳軍事關係也漸增強。日本防衛研究所負責國際交流的特別研究官片原榮一說,美澳兩國的同盟關係不但基於自由、民主、法制、市場經濟的共有價值觀因素,而且雙方還有在投入戰爭的歷史中培育了的共同世界觀、文化和語言的通性。此外“美澳兩國對國際社會中迅速崛起的中國,都存在作為有責任的利益相關國,共同追求著能起建設性作用的角色,引導對華政策的戰略利益。換句話說,就是為了防止中國將來作為地區霸權國家,謀求構築和調整相關的戰略利益,類似日美同盟關係”。

2006年3月,日本首次與美澳舉行三國部長級戰略對話,確認了三國基本價值觀和戰略利益共有的亞太安全角色的重要性;2007年日澳簽署了《有關安全保障的日澳合作宣言》,其中包含兩國外交、國防部長2加2定期會談條款,是日本與美國以外,首個實現2加2的安全合作國。

近年隨著南韓總統朴槿惠的政權在歷史問題上,聯合中國針對日本,日韓關係惡化。與淡化的日美韓軍事同盟關係對照,日美澳軍事同盟關係日益鮮明。去年4月日本放寬武器出口限制後,日澳也達成了合作開發潛水艇的協議,是日本繼與美國、英國之後,第三個與之合作研究武器裝備的國家。

*新興軍事同盟*

美國再三斡旋日韓改善政治關係不果後,美國史汀生研究中心今年4月發表《日美澳安全保障合作:展望與課題》的報告指出,日美澳在亞太地區最具發展的三角安全合作關係中成長了,比任何三角合作關係更廣泛和強固。報告還稱日美韓同盟因日韓關係惡化達到了極限。

相當諷刺的是,日本引述史汀生這一報告竟都是來自南韓傳媒的報道,6月21日在東京召開的“第三屆日韓未來對話”研討會上,韓方學者們也紛紛顯示了他們對日美韓同盟漸趨衰弱、南韓漸趨邊緣化感到的不安。

去年7月,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內閣決定解禁行使集體自衛權後,繼美國表明支持立場後,澳大利亞也是國際上首個表明支持的國家。今年5月,日美澳防長在新加坡發表聯合聲明更確認了三國合作維持亞太安全的責任,其中包括4項牽制中國在南中國海填海造島行動的原則,並說明“歡迎日本參與7月美澳‘護身軍刀’軍演”。

雖然片原榮一說:“美澳‘護身軍刀’大規模軍演自1997年3月以來就有,目的是應付太平洋地區的緊急事態,號稱不是針對中國等特定國家”,但實際上安倍2006年首次執政時期提倡日美澳印(印度)構築“亞洲民主弧線”的原意是價值觀共有的民主國家合作防範中國霸權,以至於後來被部分日本輿論和中國傳媒改稱為“包圍中國的鑽石戰略”。

XS
SM
MD
L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