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障礙鏈接

日本稱 將以積極姿態協助解決國際爭端


日本的新安全姿態,安倍晉三呼籲修憲。

日本的新安全姿態,安倍晉三呼籲修憲。

日本副外相杉山伸介星期三在紐約表示:“為了幫助有關方走上和平解決任何爭端的正確道路,日本將採取更積極的姿態。”但他同時認為,處理日中關係的基本重點是在現有經濟法規的基礎上加強與中國接觸,以使經濟好轉,因為 “中國經濟下行現狀對任何國家都不利”,“如果現在的趨勢持續下去,不僅中國領導人而且整個國際社會都十分頭疼。”

在回答有關日本是否會為世界和地區和平大膽進行干預時,這位副外相說,他不想使用大膽和干預的詞,“直到現在,日本的外交一直太非挑釁、太不積極,只對我們必須回應的事做出回應。”

*日本正改變消極回應外交姿態*

但是他表示,安倍晉三政府正在對這一姿態做出改變,“雖然到不了干預和調停的程度,但是會量力而行。”他解釋道:“不僅僅向需要人道援助的地方提供援助,而且為和平做出更積極的貢獻。”

他說,在動用武力問題上,日本“和平憲法”的原則是“基本上僅為了防衛日本,在這一點上我們絕不動搖。”

但他同時表示:“我們要做的是,為了協助有關方走上和平解決任何爭端的正確道路,日本將採取更積極的姿態。”

杉山伸介是在紐約亞洲協會星期三舉行的“日本的新安全姿態:對亞洲及世界的影響”活動中發表上述看法的。

*安倍呼籲修憲*

日本共同社星期三報道,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說,日本自衛隊的存在與禁止日本擁有軍力(的憲法)是矛盾的,因此,他呼籲修改禁止日本擁有軍力的憲法第九條。

安倍說:“日本70%的憲法學者持有自衛隊有違憲嫌疑的觀點,有意見認為這種情況應該解決。”

日本憲法第九條第二段說:日本“永遠不得保持海陸空軍力和其它戰力”。

安倍說:“抱著應由我們自己改變的看法,自民黨公佈了修憲草案。”
日本現行憲法頒佈於二戰後的1946年11月,是由美國幫助起草的,延用至今。安倍說:“有的內容已不符合時代”。

安倍表示,日本自衛隊在60多年時間裡在國內外參加的各種活動,已獲得國民毫不動搖的支持。

自民黨的修憲草案指出:“日本擁有自衛權,並規定,將為自衛權建立一個組織。”

*先釋憲再修憲*

日本憲法規定,修憲需由參眾兩院三分之二議員提出,並由全民半數以上批准方得立案。眼下自民黨與其聯盟在眾院擁有三分之二多數,但在參院僅為多數。安倍表示,會讓此成為今夏舉行的日本參院選舉的議題。
去年9月,日本眾院通過決議,重新解釋憲法第九條,使日本自衛隊能夠參與海外的集體安全行動,為日本發揮其區域和全球安全提供者的作用拓展了新的機遇。同時,去年美日安保條約的更新也把美日同盟擴大到如網絡空間等新領域。

星期三,在與紐約亞洲協會政策研究所主席、前澳大利亞總理陸克文的對談中,日本副外相杉山伸介說,安倍首相的基本目標,第一是經濟,第二是經濟,第三還是經濟。他說,眼下安倍的重點是使預算在國會通過,然後推動相關立法。

*與中國接觸是基本重點*

在談到中國時,杉山伸介說,雖然日中之間有一些難點,但歸根到底日本認為,中國經濟下行現狀對任何國家都不利,包括南韓、日本、澳大利亞,或東盟國家,“如果現在的趨勢持續下去,不僅中國領導人而且整個國際社會都十分頭疼。”

因此他說,在現有經濟法規的基礎上與中國的接觸是個重要問題:“雖然我們必須對中國在東中國海和南中國海的行為表態,但也許現在的基本重點是我們如何能進一步與中國接觸,使經濟得以扭轉並更好。”

在談到北韓核試驗和發射導彈威脅地區和國際安全時,他表示,關於北韓,他唯一能說的就是按現有模式,如安理會決議,“國際社會做得愈多,不幸的是,情況看上去愈糟糕。”

杉山伸介說,亞洲國家,包括日本,都無意引用聯合國憲章關於提供集體軍事行動的第42條,但“沒有這一選擇,只推動和平談判、非軍事、經濟或外交途徑施壓,令人懷疑我們怎麼能改變平壤。”

*安倍是個溫和保守派*

杉山伸介說,並非如外界給安倍貼上的民族主義領導人的標簽,“他確實不是左傾自由派,也不是個極右派,而是個溫和保守派”。

他說,安倍把經濟發展放在首位的政策得到日本社會廣泛認同,使日本有了不同於過去二十年的非常穩定的政治環境。

跟隨安倍參加過許多國際峰會的杉山伸介表示,安倍致力於新日本和為國際社會做積極貢獻的政策,是一位與傳統日本領導人不同的日本首相。他經常向安倍遞交談話要點,有一次安倍告訴他,如果你參加國際會議,如G7, 想認真地向你的對手推動某個事項,“第一,你不能念稿,必須說自己的話;第二,你必須看著對方的眼睛。”

XS
SM
MD
LG